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593章 阴沟翻船

说着,江年有意无意的看了那些江家人一眼。

果然,江良也在其中,不过身上的伤没好利索,他盯着江年,满眼赞许。

江年等的就是这个赞许。

身后微微一颤。

是江采萍。

她转手要把程星河从江年手里给抢过来!

这一下速度极快,一般人,肯定是反应不过来的。

可没想到,江年一反手,空气对着江采萍的方向就撕裂了过去。

江采萍轻灵的一转身,堪堪避开,可身侧连树带一大片草,被全部炸碎,露出了一大片焦土地。

江采萍咬了咬牙。

以江采萍的能力,按理说是万无一失的,可江年手里,有雷公锥。

江年厉声说道:“李北斗,管好你身边的人……不,该说邪祟,反正你身边,蛇鼠一窝,也没什么好东西,不然的话……”

江年的雷公锥往下一压——程星河身体猛然就是一抖,他脖子上的皮肤被压的深深凹陷,涌出一条血线。

可他咬着牙,只有不甘心,却一下没出声。

平时,这货最怕死,最怕疼。

江采萍眼神一凝,转脸看向了我:“相公……”

她低下头,只剩下自责了:“是妾坏事儿……”

我摇摇头:“不怪你。”

江年冷冷的盯着我:“行啊,平时什么出生入死的朋友,还不如一个邪祟,说什么仁义,到最后,还不是重色轻友?”

“这死王八蛋,我……”

哑巴兰也恨不得冲上去,可江年把雷公锥抓的很紧,哑巴兰一靠近,那雷公锥又深了几分。

苏寻立马把哑巴兰给拽回来了。

“别这么多废话。”江年嘴角一勾:“先把我们家先生给松开。”

接着,跟白藿香颐指气使的一甩头:“卖药的,把你那些毒药也撤了。”

他是拿准了,只要把程星河抓在了手里,我们都得听他的。

白藿香看了我一眼,我点了点头。

程星河一咬牙:“正气水——你去了,我跟你急!”

白藿香没回头,一甩袖子应该是把毒药给清理了:“先活下来再说吧。”

熊皮人出了口气,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。

但是看得出来,他想活。

是啊,混到他这个能力,这么死了,无异于阴沟翻船,谁不憋屈?

药一撤,那些江家带来的人,团团就把这里给围住了。

江年环顾四周,舒了口气,看向了穿熊皮的,神色恭敬:“您……”

他以为,我理所当然要放人。

可我反手就把穿熊皮的卡紧了,声音一冷:“你手里有人,我手里也有人——要不,咱们比比,谁手快。”

熊皮人身体一震。

江年也是一样,这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他虽然跟我没接触过几次,但我做的事情,他们江家人心里都清楚。

我心软,仁义,宁愿自己受伤,也会护着身边的人。

这对他们来说,或者对我自己来说,都是一个很大的缺点。

可我现在想明白了——真要护着自己的人,光靠着仁义不够。

现在这个情形,我一松手,熊皮人重获自由,程星河也不会落什么好,周围的那些人一拥而上,把我们抓住,那玄武局还是破不了,程狗还是得死。

松开熊皮人,才是堵死自己最后一条路。

程星河倒是眼睛一亮:“七星,干得好!”

江年的呼吸顿时就乱了。

他是一个擅长谋划的人,对自己行事的要求,就是滴水不漏——可一旦出现了失控,他会慌。

现在就是这样。

我看向了那些被我们放进来的江家人,缓缓说道:“江年,你再不松手,你们先生就完了。”

七星龙泉的锋芒,隐隐炸起来一层金气。

江年吸了口气,厉声对一边的江家人说道:“大家不用担心,一起上——他这个朋友在我手里,他不敢……”

“既然怎么都是死路一条了,我为什么不敢?”我看向了那些江家人:“还是说——江年,你根本就没把这个熊皮先生,放在心上,甚至,你就是想着借刀杀人,借我的手害死了你们先生,你自己取代他的位置?”

江年表情顿时僵住了:“你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你是个什么人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你哥哥江景是怎么倒的霉,可能大家也清楚。”

江年的眼睛顿时充了血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“江景落了现在这个下场,不就是你一手谋划的吗?”我答道:“有些死路,是你给江景指的。”

这话一出口,那些江家人顿时全愣住了,看向了江年——尤其是他们两个的爹,江良。

江年呼吸一下就乱了,死死瞪着我,骂道:“血口喷人,无凭无据,他是我哥,我为什么害他?”

“正因为他比你早出生,所以是你哥,也是风水江的继承人——不过嘛,他要是不行了,位子空出来,不就是你的了吗?”

当然了,话说到了这里,江家人也不可能全信——毕竟无凭无据,谁也不傻。

可我接着说道:“你的兄弟宫一片晦暗,遮不住了,更别说——你们江家,祖传的兄弟相争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”

只有手足相残的人,兄弟宫才会晦暗。

所有江家人的视线,都落在了江年的脸上。

江年的脸色顿时煞白煞白的。

谁都看的出来,他心虚。

“一个人,为了风水江家继承人的位置,自己亲哥哥都坑,那借着我的手,坑死新来的先生,也不奇怪,”我悠哉悠哉的说道:“背叛这种事儿,有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。”

“他胡说……”

可没人去看江年了——只盯着我。

“熊皮先生可不想死,”我接着说道:“现如今,不知道你们,是听这个先生的,还是听江年的?”

那些江家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犹豫不定了起来。

显然,熊皮在江家地位极高。

越高越好。

“那我就算你们默认,想让这个熊皮先生活了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那,第一,先把玄武局镇物的位置告诉我。”

江家人的表情,悚然一动。

我知道,他们有比我完备的地图——否则不会凭空进到桃花乡和这里来。

熊皮身上一颤,当然也想挣脱,可聪明如他,知道诛邪手和太岁牙都在我身上,他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惜命的人,都不会冒这种险。

“人只要活着,就还有希望,是不是?”我接着说道:“死了,就全完了。”

这话说的熊皮人心里一动。

果然,他微微点了点头。

江年忍不住了:“可咱们已经拦到了这里,不能功亏一篑……”

“住嘴,你这个小畜生!”江良厉声说道:“他给咱们江家做了多少事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他出事儿!”

说着,在众目睽睽之中,亲自出来,给我指向了一个位置。

“就是这里。”

很好。

我接着说道:“第二——江年,把程星河送到了我们这里来。”

江年不甘心,可江良一声暴喝:“你没听见?”

江年只好松开了程星河。

他们立刻接住了程星河。

苏寻跟我点了点头——意思是江良指的地方,确实有一个入口。

那地方乍一看,很像是一棵披着藤蔓的大树,但其实,像是一座很小的塔。

我拽着熊皮过来,一下就把熊皮推到了塔前面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塔里窜出了什么东西。

跟我猜的一样——江良指点的位置,是假的。

江家众人一愣,对着熊皮就扑了过去,要把他救出来,我却趁机抓住了自己人:“跟我走!”

下一秒,七星龙泉开路,一片江家人被掀翻,我带着他们,冲到了另一个位置。

“苏寻,开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