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58章 龙之逆鳞 飞一下皇冠打赏加更三更合并

这一下,摧枯拉朽,把那些雾霾一样的尸油小鬼直接拦腰截断,黑漆漆油腻腻的尸油瞬间在空中炸裂,连马元秋都被溅了一脸。

他抬起头,没空去擦脸上的尸油,只是死死的盯着我,嘴边冒出一句:“坏了……”

程星河盯着我,已经傻了眼:“又发大招了……”

我回头看向了潇湘,七星龙泉上,已经漫上了那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我要把那些金丝玉尾绳,统统砍断!

兰老爷子显然也意识到了,手上头上的青筋全爆了起来,眼看那些秽气弥漫的更浓烈了。

潇湘眼里的杀气虽然没减,但是明显露出了痛苦之色,细腰被金丝玉尾绳死死陷入,身上的鳞片,竟然慢慢往下消退!

我扬起了七星龙泉,直接对着金丝玉尾绳劈了下去。

“啪!”

这一下,剑锋酣畅淋漓,所向披靡!

坚固的金丝玉尾绳发出脆快的声音,根根断裂,直接碎在了地上,阵法瞬间破开,秽气一下就退散了,而控制金丝玉尾绳的兰老爷子一惊,像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不可能……”

但是绳子已经断了,他身体控制不住的被带了一个踉跄,眼看要伏在地上,可他还是倔强的用一只胳膊支撑着着自己,抬起头,重复着:“不可能……我姓兰的的能抓麒麟,能擒玄武,不可能连一个毛头小子都……”

这话没说完,一口黑血从他嘴里喷出,溅了一地。

哑巴兰大叫了起来:“太爷爷!”

他想跑过去,可被程星河拦腰抱住:“你看看七星他老婆!妈的,这下完了,咱们都要成中元节祭品了……”

马元秋一双眼睛,则全在潇湘身上。

只见绳子断落之后,潇湘身上,笼罩着一层银色的气息,像是一团迷雾,而这迷雾之中,夹杂着许多细小的闪电和低微的雷声。

这一层迷雾越来越大,透过迷雾,隐隐约约,能看见那个白色的,极为壮美的轮廓。

接着,那个轮廓猛然腾空而起,半空之中,发出了一声清越无比的声音。

怪不得,人们都跟宝剑出鞘的声音叫龙吟——原来,这就是龙吟声。

我抬起头,看见了我有生以来,见到的最壮美的景象。

一条巨大的,白色的龙盘在了半空,就算是阴天,满身的鳞甲也带着惊人璀璨的光华,那个气势,睥睨天下,俯视众生!

这就是潇湘的元身……

然而,美则美矣,却让人不敢逼视——她银色的瞳仁竖起,浑身是腾腾的杀气,俨如上古传说之中毁天灭地的杀神!

那几个武先生已经吓的呆若木鸡,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有一个反应快的,倒在了地上,挣扎着想要跑,可腿脚酸软,根本连爬都爬不起来,更别说跑了。

马元秋扬起脖子盯着潇湘,显然也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而潇湘又一声狠厉的龙吟,像是爆发了雷霆之怒,接着,一阵疾风从半空之中凌厉的扑了下来,刚才那几个用铁莲子打我的武先生瞬间就消失了,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。

接着,她对着兰老爷子和马元秋就冲过去了!

马元秋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但是他也知道——光凭着退,是躲不开的,这个时候,除非是能上天遁地!

而兰老爷子刚才就在千手观音锁龙阵上费了全部的心力,现在坐在地上,连呼吸都困难,顿时也露出了一脸骇然之色。

一个华美至极的龙头裹挟着云雾冲出,光华璀璨,对着他们俩就张开了锋锐的牙齿。

可这个时候,哑巴兰瞬间甩掉了程星河,对着兰老爷子就扑了过去:“不管你是谁,你敢动我太爷爷一根汗毛,我跟你拼命!”

哑巴兰……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潇湘,别伤哑巴兰!”

可潇湘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,显然想把哑巴兰也一下吞了!

我立刻扑了过去,要把哑巴兰给拽开:“你别作死!”

哑巴兰怪力惊人,死死抱住兰老爷子就是不松开:“要杀,连我一起杀!”

我抬起头,发现潇湘真的不认识我了。

她对着我,也张开了大口,口边,是凛冽极了的寒气……

就在她要一口吞下我们的时候,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扑了过来,炮弹似得往我们身上狠狠一撞,把我们三个直接撞开,潇湘锋锐的牙齿几乎是擦着我胳膊过去的,我瞬间感觉胳膊上一阵剧痛——整个被碰下去一层皮。

这么锋锐……

撞过来的正是气急败坏的程星河:“你们都傻了?都活腻了?那他妈的是龙,是杀戮成性,见血要命的龙!”

嘴里这么说,你还不是也过来了——这个义气,我记住了。

回过头,我发现马元秋也跟刚才那几个武先生一样不见了——跟小葫芦岛的传说一样,地上只剩下了一只鞋。

而巨大的阴影投下来,我抬头,发现潇湘眼里,虽然映照出了我的影子,杀气却一点都没减弱,我伸出手想去触碰她:“潇湘,是我!”

可潇湘根本就认不出来,摆了华美的尾巴,张开了大嘴,低吼一声,就要再对我们冲过来。

“妈耶……”程星河一声惨叫抱住脑袋:“只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了……”

“潇湘……”我就算对着这个风雨欲来的形势,也没有避让,更没有畏惧,只站在原地,任凭寒气从身边穿过:“你回来!”

就在这一瞬,微微眯起了银色的瞳孔,竟然真的有点迟疑。

我心里一阵高兴,她认得我!

与此同时,我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四周围的树林里,像是来了很多人。

是地阶高阶——身上都带着杀气!

而马元秋也缓缓从树丛后出现了。

这个老王八蛋!原来刚才——他是故意诈死,来降低我们的戒备心。

而刚才那个形势,我根本也没来得及望气!

程星河瞬间也傻眼了:“这老小子……居然还带了外援!”

这些人手上,还要一种怪怪的灰气——跟阴茯苓一样!

兰老爷子脸色也变了,表情阴晴不定的说道:“原来……你还有后手。”

马元秋一笑:“我这个人啊,喜欢双保险——再说,其实一开始,我也没想到兰老爷子你能失手。”

兰老爷子脸色更难看了,可他似乎对马元秋有所忌惮,话到嘴边咽了下去。

江辰也鹤立鸡群的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,看着潇湘,叹为观止:“原来世上真的有龙——还是这么美的龙。”

他语气里的欣赏,让我心里老大不舒服。

潇湘低下头,狠厉的盯着他们,张开嘴就要扑过去。

可这个时候,那些地阶的先生忽然就把那些灰色的东西,对着潇湘投射了过来。

那些东西见风,成立一团一团的黑雾,对着潇湘就狂喜的扑了上去。

我还没看清,程星河一把抓在了我手上:“坏了……那是蟠龙虱,专门克龙!”

原来,蟠龙虱是一种灵虫,专门吃龙身上的灵气——龙的鳞甲刀枪不入,可蟠龙虱能分泌出独特的毒液,专门能融化龙的鳞甲,钻到了下面去吃龙的肉!

马元秋见程星河知道,倒是有点意外:“想不到,你还见过点世面——没错,为了这点东西,我们早就开始准备了,这方面的古墓,和风水眼,不知道找了多少,就为了招待这条龙。”

果然,潇湘见到了蟠龙虱,表情越来越冷了,她一挥爪子拍掉了许多,落在地上纷纷爆开,但那些蟠龙虱实在太多了,还是有不少落网之鱼落在了潇湘的鳞甲上。

不长时间——潇湘身上就有了一片一片的血痕!

我的心顿时疼了起来——之前就有河洛留下的旧伤,再碰上这个,她现在有多痛?

无论如何,我要保护她!

程星河看出我不对,要拉我,可我甩开了他,奔着那些放蟠龙虱的先生就过去了:“潇湘,你快走!”

七星龙泉一起,黑色烟雾被我直接斩断,不少人见了我的身手,低声咂舌:“一个玄阶,为什么有这种本事?”

“他到底什么来路?”

潇湘迟疑了一下,将要腾空而起,可马元秋却早就准备好了,对我投过了一个黑色的东西。

那东西碰上了七星龙泉的剑气,在空中炸开,落了我一身黑色的粉末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肩膀猛然一阵剧痛——这个感觉竟然特别熟悉。

我吃过这个苦头,瞬间反应过来了——这是上次在太极堂,中的封灵散!

这东西,见伤口,就能潜进去!

行气瞬间消散,手腕上那个贯穿伤一瞬间痛入骨髓!

我倒抽一口冷气,七星龙泉瞬间坠地,马元秋的声音阴森森的响了起来:“我早算过了,这一次的卦象,是旗开得胜。”

一股子剧痛顺着肩膀上的伤,一直往里渗,像是数不清的钢针游走在了血管里。

马元秋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的右手食指:“潜龙指确实不错……能给你藏这么多的好东西。”

藏了东西……

我冷不丁就想起来了,上次,潇湘让黄河边的蛟进入到了食指里。

难道,刚才那个行气,是蛟给我的?

对了,潇湘以前在潜龙指里修养,可能把那个蛟龙的灵气完全压住,她这么一走,蛟龙的力量就散发出来了!

可封灵散专门克制身上的灵物,我眼看着一条胳膊又跟上次一样,慢慢就黑了下来。

程星河一看,脸都白了,骂道:“你这个老王八蛋怎么这么不要脸,打不过就出阴招!?”

说着,对着马元秋就扑了过来。

马元秋完全不以为意,可不少人虎视眈眈出来,直接把程星河摁在了地上。

而这个时候,一阵疾风起,潇湘见到我受伤,眼神一狠,显然怒气更盛,对着马元秋就冲了过来。

不少人立刻护住了江辰,把他拉到了安全的地方,程星河趁机刚挣扎起来,抬头这个场景,就是一声惨叫,哑巴兰祖孙连叫都没叫出来,人都呆滞了,我却还是毫无惧意,要吃就把马元秋这个死老头子吃了!

可马元秋大声就说道:“邪神,我知道,你把这个破局人看的比命还重,你要是不想让他死,就给我老实点!”

说着,马元秋一手卡在了我脖子上,我眼前顿时全白了……

而潇湘眼看着马元秋这么做,眼里满是怒意,沧然一声龙吟,可她竟然真的停了下来了,死死的盯着马元秋。

我想让潇湘过来,我想让她别为了我受制于人,可我脖子被卡的死死的,根本喊不出来。

马元秋十分满意,接着看了江辰一眼,大声说道:“还有……对江辰跪下!”

江辰推开身边的人,看着潇湘的表情更感兴趣了:“这龙,也能认主?”

认主,我脑门上的青筋顿时就要爆发出来,这个王八蛋,你特么凭什么……

龙高高在上,是最骄傲的生物,何况潇湘又是吃香火受供奉的,让她下跪,没有比这还难受的折辱了!

马元秋……我想把所有的力量都调出来,把马元秋摁在地上,狠狠的揍,可封灵散的剧毒似乎把一切都阻挡了,我什么也用不了!

程星河擦了一把脸上的血,咬牙切齿:“你个老傻逼,你特么活这么大岁数,就不知道要脸?”

说着,程星河倒是捡起了七星龙泉,对着马元秋就砍了过来。

可他毕竟不是七星龙泉的主人,马元秋只是稍微偏了偏头,七星龙泉就从他身边劈空,而我都没看清楚他怎么出的手,程星河像是膝盖被人踹了一脚,立刻跪在了地上,接着一声惨叫——马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,把脚踩在了程星河的手上!

我后心顿时就凉了——我只知道马元秋是个黑先生,可没想到,他身手竟然这么厉害!

马元秋脸上还是和煦的微笑,脚底下却像是用了劲儿,我甚至听见了程星河的手骨被他生生踩碎的细微声响!

程星河的脸瞬间就白了,他跟被冲上岸的鱼一样,大张开了嘴,显然这种剧痛,让人呼吸都困难,但他硬是一声也没吭,只死死的瞪着马元秋。

马元秋还是微笑:“孩子,年轻人还是要多笑笑的好。”

程星河后槽牙都咬的格格响:“我笑你老母……”

马元秋很遗憾的摇摇头:“家母去世已经很久了……”

可我注意到,马元秋提起“家母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眼神冷了下来,像是触动了什么陈年伤疤。

这个眼神,莫名让我感觉——我似乎见过这个表情!

可……到底是在哪里见过?

哑巴兰见状,捡起了地上一块石头,大吼一声,对着马元秋就砸过来了:“你撒开我哥!”

可哑巴兰还没过来,手腕就被人给抓住了。

是兰老爷子。

兰老爷子因为操控金丝玉尾绳,手掌上纵横交错,全是深深的伤口,皮开肉绽,可力气不减,哑巴兰的手腕被他轻轻一捏,那个石头瞬间落地。

哑巴兰难以置信的看着兰老爷子:“太爷爷……”

兰老爷子冷冷的说道:“这事儿不许你掺和……咱们要的,是真龙穴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哑巴兰不甘心:“我哥他……”

“放屁!”兰老爷子一声怒吼:“谁是你哥?他有什么资格做你哥?你哥的名字叫兰如云,你忘了?”

哑巴兰咬了牙,却像是下定了决心,竟然在兰老爷子手下挣扎了起来。

兰老爷子微微一怔,接着暴怒:“你这个孽障,你要造反?”

哑巴兰眼神闪烁,大声说道:“我不管那么多……李北斗,他就是我哥!”

马元秋也看见了,对着兰老爷子就笑:“还以为你们兰家钟鼎之家,最知道长幼尊卑,为着这种后代谋划真龙穴——兰老爷子,可苦了您了……”

兰老爷子脸上挂不住,对着哑巴兰的后颈来了一下,哑巴兰面条一样倒地,兰老爷子才接着说道:“我们兰家的事情,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指手画脚。”

我眼睁睁的看着程星河和哑巴兰,心里的怒火几乎要燎出来,马元秋……

我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,不,碎尸万段!

而马元秋似乎察觉到了我是怎么想的,卡我脖子的动作更重了:“小子。你心里在骂我,是不是?没错……你有本事,有胆识,你没有任何错,你错就错在,你只是一个玄阶,你太弱了。”

说着,他脚下动作更重了,程星河脑门瞬间就暴了青筋,但他还是一声不吭。

他接着说道:“他们两个也是一样,在这个世上,弱小是没有话语权的,我知道,你想保护你的兄弟,你的女人,可惜这个世上,唯一的规则,就是弱肉强食。”

弱肉强食……

“我说过,如果你是天阶,只怕我都斗不过你。”马元秋笑的越来越开心了:“可惜,你不是。”

是啊,如果我能更强……我死死咬住了牙——我能更强……

我就能保护我心里重要的人!

马元秋露出了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,对着潇湘就笑了起来:“好了,我倒是要看看,是他先死,还是你先跪。”

话音刚落,我眼前瞬间全是一片红色——窒息感涌了上来,眼睛也跟上一次血祭潇湘一样,缓缓要往下盖,但我还是想告诉潇湘——不要跪,不要跪!

在我看来,比起我的命,你的尊严更重要!

你是高高在上的水神啊!

可潇湘低下了头,竟然真的缓缓的跪了下去。

我的心像是被死死的攥住了,钝痛钝痛,根本透不过气来,这种感觉,比杀了我还难受!

我非但不能保护她,还要让她为我受这种折辱……

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!

江辰的表情十分满意:“我喜欢这条龙。”

而马元秋哈哈大笑了起来,对着兰老爷子就笑:“老爷子,你看见没有——水神又怎么样?还不是乖乖听我们的话?”

兰老爷子讪笑了一下,看向了潇湘的眼神,也满是不屑!

我不想……我不想潇湘被人用这种眼神看!

而这个时候,马元秋微微松了手,空气重新灌了进来,我不受控制的剧烈咳嗽,血腥气蔓延了整个口腔,脑袋也因为缺氧一阵剧痛。

马元秋接着对江辰说道:“蒙您不弃,想要这条龙的话,还得从龙身上取下一个东西,交到您手上,您才能真的成为她的主人。”

江辰忙问:“什么?”

我眼角余光看到,马元秋看向了潇湘身上的一个位置。

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,我心顿时就沉下去了。

那个位置上,有一片鳞甲,跟周围的不一样。

那是一片逆鳞。

人人都听说过,龙有逆鳞,触之则死。

那个位置,一定是潇湘的软肋!

而马元秋另一只手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多了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,四面十二股,像是一个棒子贯穿两个灯笼架,两端是尖的。

这个东西上,竟然带着一种七彩的光芒。

佛光?

这个是……金刚杵!

我顿时知道他要干什么了……金刚杵,是罗汉的武器,专门用来降龙的!

马元秋拉着我,就走到了潇湘身边,靠着她那么近,只感觉她更美了,她一双银色的瞳仁盯着我,居然没有杀气和暴戾,反而像是在庆幸……

庆幸我没事!

而这个时候,马元秋手腕一转,娴熟的把金刚杵翻过来,那东西裹挟厉风,就要对着潇湘那片逆鳞划过去。

他要生生撬下那片逆鳞!

我他妈的的死了,也不能让你动她!

眼看着马元秋注意力全在逆鳞上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我飞快的转过身,就挡在了潇湘前面。

金刚杵从我胸口穿了过去。

我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,感觉身上蔓延出了一圈暖意。

血……

马元秋没想到我能这么做,眼睛顿时瞪大了:“不知死的东西……”

而潇湘见状,一双银瞳瞬间就竖了起来,我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杀气。

马元秋脸色顿时变了,立刻要把金刚杵从我身上取下来,可我死死的用自己的骨头卡住金刚杵,就是不让他动。

与此同时,地面微微颤动了起来,我感觉到,头上是巨大的阴影。

我想看清楚,可眼睛实在睁不开了。

最后一瞬,我听到了马元秋的一声惨叫。

还有很多人的惨叫,这些惨叫铺天盖地。

还有,程星河喊我的声音。

“七星,你特么别死!”

我想听清楚,可周围一阵嘈杂,跟收音机被干扰了一样,什么都听不清。

三舅姥爷老说的耳鸣,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眼前全黑了。

朦朦胧胧之中,听见有人在叫我:“北斗……北斗……”

是潇湘的声音。

眼前是一片柔和的白光,不像是在地上,可也不像是在天上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我发现自己正躺在潇湘的怀里。

潇湘不再是平时那种凛冽狠厉,而是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:“你醒了?”

这个笑容,她只对我露出来过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伸手去摸她的脸:“你真好看。”

潇湘一笑,把手叠在了我手上:“我知道。”

我爬起来,捧着她的脸,本能的亲了下去。

我喜欢她,我真的喜欢她,世上没有比她更好的女人。

潇湘没有抗拒,跟以前的梦里一样,极尽温存。

真好……真好……

很久之后,她才说道:“我有点事情想告诉你。”

我连忙问道:“什么?”

潇湘抓紧了我的手,不情不愿的说道:“我得离开你一段时间。”

我反手抓住她的手:“你上哪儿?我跟着你!”

潇湘一笑:“那个地方,你去不了。”

我想了想:“难不成……跟你的神位有关?”

我想起了阿满,河洛……那对我来说,就是另一个世界了。

潇湘一怔,这才说道:“算是吧。”

不对……她从来不骗我,我看得出来,这句话分明是撒谎。

我立刻问道:“那你总能告诉我,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吧?”

潇湘眼神一暗,勉强露出个笑容:“该回来的时候,自然是要回来的。”

这话,是什么意思?

我心里顿时就是一股不祥的预感:“你有事瞒着我?”

潇湘摇摇头,捧着我的脸,很诚恳的说道:“你别问了,总而言之,你听我的话,好好的活着。”

这话,像是生离死别。

我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“你睡觉的时候喜欢踢被子,”潇湘认真的说道:“过了中元节,天气就凉了,记得盖好,别喝那么凉的饮料,辣的东西也少吃,你三舅姥爷说,你很容易上火……”

这些话,一句比一句家常,根本不像是一个神灵该说的话。

为了我,她终于有了烟火气。

可这个烟火气,让人心里又暖又酸。

她起身,看向了一个方向:“到时候了,我该走了。”

我一把拉住她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潇湘回过头。

我问道:“救慧慧的时候,你叫我答应你一个条件,是什么条件?”

潇湘一怔,忽然笑靥如花:“我想……让你娶我。”

这四个字,简简单单,却像是满天烟花一样,美不胜收。

我抱住她:“我娶。”

也许,我们能有很多孩子,会不会跟小时候的电视剧一样——我身后有尾巴,头上有犄角,我是一个小龙人……

只要是跟潇湘的孩子,不管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!

潇湘的手也搂住了我的腰,头靠在我肩膀上:“可是……来不及了。”

为什么?

我还没问出来,怀里忽然一空,潇湘像是在我怀里凭空消失了。

潇湘……

潇湘!

这个时候,一只手搭在了我额头上,我条件反射就把那只手抓住了。

睁开眼睛,是个很好看的姑娘,脸瞬间就红了——可我看清楚之后,松开了手:“对不起……抓错人了。”

是白藿香。

白藿香表情立刻跟冷冻上一样,血色迅速消退,冷冷的转了身,我就听到了程星河的声音:“七星怎么样了?”

白藿香的声音像是十分失望:“没死。”

程星河挺生气:“你不是大夫吗?人没死你还不高兴了?什么人啊!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?”

我勉强坐起来,看见一个木乃伊一样的人骂骂咧咧的进来了,他脑袋上缠着一层一层的白色纱布,看着他,跟进了金字塔似得。

而他看见我,高兴了起来:“唷,你可算醒了,怎么样,OK不?”

我想笑话他,可这么一笑,脸上顿时一阵剧痛。

抬手一摸,我才知道,我跟他差不多,也成了木乃伊。

程星河喋喋不休的说道:“哎你是不知道你当时那个情况,反正除了白藿香,没人肯看你的病……”

我盯着她:“潇湘呢?”

程星河被我打断,纱布后的眼神瞬间十分尴尬:“这个嘛……”

“说。”

他犹豫了一下,拿出了一个光华灿烂的东西:“这个……是她给你留下的。”

我的心瞬间跟骤停了一样。

那是潇湘的逆鳞。

我立马抓住程星河:“潇湘呢……潇湘到底怎么样了?她……”

有两个字,我实在问不出来。

程星河被我碰了伤口,顿时呲牙咧嘴,又牵引上了其他的伤,眼神丰富的能去演电影:“你别着急,你听我说,她没死!”

我心里瞬间一块石头就落了地:“那她在哪儿?”

我想见她。

程星河习惯性舔了舔嘴唇,这才说道:“我说可以,但你要冷静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