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594章 九曲锁妖

这个位置,也有一个塔。

跟刚才江良指给我的位置,一模一样。

这地方的藏,全是苏家做的。

苏寻猛然对着那个跟树差不多的小型塔一推,耳边顿时就是一阵风声,把江家人的声音,全隔在了后面。

所有人如同失了重,眼前一阵漆黑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我们全体落在了一个地方,扑鼻子一股泥土味儿。

也幸亏这地方是泥土,有一定的缓冲。

不然的话,哪怕我能靠着蛟珠稳当落地,他们也得摔个好歹。

“有事儿没事儿?”

哑巴兰的声音第一个响了起来:“我没事儿……”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都没事儿就好。

“七星,”程星河的声音先是因为剧痛吸了口凉气,接着就问:“你怎么知道,镇物在这里?”

“是啊哥,”哑巴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你知道一开始那个位置是假的?”

我一开始不知道。

说实话,哪怕当时我卡住了熊皮人,也没法确定江家会不会给我指出正确的位置——毕竟是江家,接触了这么长时间,他们能做什么事儿我心里太清楚了。

可要是不问他们,那么短的时间,我也不知道镇物到底在什么位置上。

于是当时我就长了个心眼儿,故意对着江良指点的地方过去了。

那一瞬间,所有的江家人应该都是很紧张的——如果我真的靠近了假塔,那我中招就会被抓,一切玩儿完。

而江家人两个特点,一个是自满,还有一个,就是谨慎。

我给他们添了多少乱,他们心里也清楚——所以,我跟个定时炸弹一样,不抓住的前一秒,都不敢对我掉以轻心。

我赌的就是——一旦我靠近了假的镇物,那他们会不由自主趁机先护住真的镇物,抢占先机,杜绝一切让我翻盘的可能。

这是江家人的本能。

而我在带着熊皮人靠近假位置的时候,眼角余光就看见大批江家人,悄然移动,牢牢守住了对面那个位置,自然知道真位置在哪里了。

“我哥就是我哥!对付那些江家人,还不是跟玩儿一样!”哑巴兰一高兴,就要手舞足蹈。

可这么一手舞足蹈,他就倒抽一口凉气,显然也扯动了伤口。

“要说功劳最大的,还是洞仔。”我看着苏寻说道:“要不是他能破阵,咱们也没法进来。”

苏寻就是我一个筹码。

我左边一个人身子僵了一下,显然就是苏寻。

他也想说点什么,可接触的人少,搜索枯肠也不知道说个什么话比较漂亮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:“举手之劳。”

难怪在梦里,他是个能言善辩的媒人。

“就是可惜,”哑巴兰说道:“便宜了那个穿熊皮的。”

是啊,那人没那么容易弄死。

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——跟公孙统他们身上相类。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普通的人了。

也许,只有那种金气能伤他。

不过,也多亏了能在大家的勠力同心下抓住他。

没他,还真没这么快就找到镇物的位置。

能抓住了他做人质,倒是能问出很多事情来,不过可惜的很,一来,他能力太大,带在身边就是定时炸弹,弄不好反而引火烧身,二来,不把他塞到了假镇物那,把江家人调虎离山,我们也很难这么快,这么顺利的进来。

他们哪怕投鼠忌器,也会拖延找镇物的时间。

“不过那人确实奇怪。”哑巴兰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为什么遮挡的那么严实?”

也许,他身上的不是熊皮——而是另一种皮,要遮挡,肯定也是因为他身上什么地方,见不得光。这地方一片漆黑,我就把高老师给的天花散到了半空,

天花如同一个巨型吊灯一样在头顶上炸开,看清楚了,这地方,是一个地宫。

长长的墙壁,上面是一扇一扇的门,头顶,是极为繁复精致的穹顶,穹顶由近至远大概九层。隐隐约约许多彩绘,跟天花交相辉映,简直美不胜收。

这就对了,塔下面,当然是地宫。

那个魇,就是来守着地宫的。

难怪呢——进门的壁画上,是立着的板子。

那是门的意思。

这地方,是出人意料的大,一踏进去,是巨大的回响。

哑巴兰吸了口气:“这个——果然比朱雀局的大多了。”

触目所及,一切都极为精致。

墙上有数不清的锦绣壁画,地宫里的门窗,也都是雕梁画栋。

镇物应该就供奉在这里的某个地方,找出来,动了,那就成了。

不过,这地方这么大,镇物到底供奉在什么地方,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

我凝气仔细看了看,就看见地宫中央的位置,似乎有一道黑色的气。

应该就在那里。

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入夜的时候了,离着程星河最后的时间,没多久了。

抓紧时间,我往前迈了一步,白藿香就拉住了我。

一回头,她指着我的腰。

对了,这一次,我们的腰上,又受了新伤。

我蹲下,她开始给我上药。

我还想起来了,自从在须弥川回来了之后,我见到了血,就不会跟之前一样会发狂了。

对了,在老婆蛾织造身体的时候,我曾经“犯”过一次“病”,潇湘用手平息过那种欲望,之后就再也没犯过。

也不知道,潇湘现在怎么样了。

她水神的位置,有没有取回来。

“你在想她?”白藿香忽然轻轻来了一句。

我一愣,就点了点头。

“是啊,她要是在就好了,”白藿香的脸在阴影里,表情看不清:“她什么都能做到。”

是啊,潇湘,是神。

“你也很厉害啊。”我对她笑:“我们中了迷魂阵,可多亏你了。”

“是啊,藿香姐。”哑巴兰也凑了过来:“要不是你,我们闭着眼就让人给收拾了。哎,姐,说起来,你怎么没被魇住?”

白藿香一侧脸,略带了些得意:“我提前吃了点东西。”

原来,白藿香这一路也很累,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犯困,反应变慢,会耽误了事儿,所以给自己用了强制清醒的药。

而那种药,虽然效果显著,可副作用极大,药效过去,也会失眠很久。

我想说谢谢,可她为我们做的事情——不是一个谢谢就能回馈的。

白藿香依次给大家上药:“李北斗,你要是没事儿,先看看地形。”

我答应了一声,转过了身子:“大家都当心点,这地方,应该是有些伤人的怪东西。”

我来的时候就留心了,外头看上去都是树和青藤,但实际上,有些看似是树的,其实是被青藤缠上的碑。

从那两个的形制能看出来,这几个碑,是“九曲锁妖碑”。

跟潇湘所在的九鬼压棺,是极为相似的,但比九鬼压棺还要厉害。

别看上面的九个宝塔很小,但是每一个宝塔之中,肯定都供奉着某种极为厉害的东西,比如舍利子之类的,确保底下的大镇物出不来。

够资格镇在底下的,肯定是某种大灵物。

大灵物一旦被镇住,动弹不得,身上散发的巨大灵气,就会引来其他的小灵物。

好比动物受伤落入陷阱,会吸引来嗜血的豺狼和蚊蝇一样。

这地方的灵气这么盛,小灵物吃了这么多年,一定不好对付。

他们几个答应了一声,我就看向了地宫附近的壁画。

之前只觉得这些壁画金碧辉煌,但是一细看,就皱起了眉头。

那些壁画虽然看似繁复,但是密密麻麻,竟然只有一个内容。

大的,小的,圆的,扁的,全是——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