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596章 九曲八卦

我立刻转过了脸,就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,聚拢出了很多灰呼呼的东西,好像云雾一样。

这一瞬间,天花熄灭,我抬手又是一颗,黯淡光线重新亮起,我心里一沉,下一秒,大声说道:“都趴下,千万别睁眼!”

话音未落,那些“云雾”轰然跃起,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。

我们一行人反应也算快,很快就把脸给埋住了——那一瞬间,我们全看见了那些“云雾”上的圆点子。

云雾当然不会长圆点子,那是大量的鬼眼蛾。

这东西我们之前在井驭龙强占崇庆堂的时候见过一次,是皇甫球带来的——一旦跟这玩意儿对眼,就会被迷住心窍,下一秒,一拥而上,遑论什么活物,都只剩下尸骸了。

头顶上噼里啪啦就是一阵扇动翅膀的声音,数不清的鳞粉下雨一样往我们身上落下来。

光是鳞粉,就有这个规模,我们顿时遍身恶寒,这地方,有多少鬼眼蛾?

大城隍爷指点的第十二扇门,不可能白指,应该是危险最小的,还这么麻烦——要是闯入到了其他门内,又会遇上什么?

哑巴兰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:“哥,咱们想辙点火吧!”

是啊,被这些东西笼罩着,那肯定寸步难行,唯一的法子,就是跟上次池老怪物一样,点火烧这些东西。

可这些东西数量这么大,我们都没有池老怪物的本事,怎么个烧法?

“相公!”队伍最末尾,响起了江采萍的声音:“如果火烧管用,妾能试试。”

对了,江采萍是鬼仙,会用五行厌胜术——火就是五行之一。

而且,她不用怕鬼眼蛾——她尸首没在这。

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话音未落,我们就听见头顶“哄”的一声爆响,头顶迅速发出了“吱吱”的声音——鬼眼蛾并不会叫,这是数不清的翅膀烧焦的动静。

接着,上面就是一阵灼热。

哪怕合着眼皮,也能觉出光线乍亮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数不清的落灰掉在了身上,跟火山灰差不多。

灼热的感觉消退,我们重新抬起头来,这四面墙壁,都被燎的一片焦黑。

鬼眼蛾一只都没剩下。

我们这才同时松了口气,程星河回头就跟江采萍竖大拇指:“别说,有个妾就是方便,居家旅行,杀人灭口,必备良药。”

江采萍得意了起来:“伯公若想纳妾,等出去了,妾帮你留意。”

出去……程星河的澄澈的眼睛一瞬间有点失神:“我媳妇还没有呢,还妾……能出去再说吧。”

“都走到了这里来了,镇物不是唾手可得吗?”哑巴兰则趁机说道:“采萍姐,算我一个——妾不敢想了,有妻就行。”

你倒是容易知足。

不过,我抬起了头来,忽然觉得不大对劲儿。

一转脸,就皱起了眉头。

墙上的东西不见了——刚才,那些眼睛壁画!

现如今,这地方,就只剩下了一层烧黑了的夯土宫墙。

程星河也发现了:“难不成,刚才火力太猛,给烧没了?”

烧没——会烧的这么干净?

简直就像是自己走下去了一样。

这地方好邪。

这些眼睛绝对不是什么善类,我暗暗咽了一下口水,要是时间充足还好,还能研究研究,可现在,我们时间所剩不多了,必须得尽快找到镇物,确实没有调查的时间了。

只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

我们又往前走了几步,结果这一走,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阴影——又一扇门。

我们几个一对眼——这就不能看着不管了,也许这扇门,才能到达镇物所在的位置。

我仔细看了看门的形制,打开了。

内里一片漆黑,是跟我们现在所在的,一模一样的甬路,不知道终点通往何方。

程星河长长出了口气:“得了,大家都看出来了吧?江仲离那个磨人的老妖精,一早就打算把我们程家全磨死。”

是啊,都看出来了。

这个存放镇物的地方,竟然是个迷宫。

本来进玄武局的时间就极短,他在前面设立了三个保险不说,还在最后的关卡,搞一个迷宫。

就这地方的规模,直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,弄个迷宫,保不齐一辈子都走不出去。

他们全看向了我。

我蹲下看了看夯土层,吸了口气:“上面是九曲锁妖塔,下面是九曲八卦阵。”

上下呼应,这是我们厌胜术独有的法门。

以前是专门用来给陵寝设置的,为了防盗墓贼。

这东西最简单的,仅仅三扇门就能完成——但就这么三扇门,就能有鬼打墙一样的威力,里面变化无穷,能延伸出不知道多少种走法,让人进去之后,跟驴子推磨一样,永远走不出去。

越大,越花费工本——从里面走出去的几率也就越小。

“厌胜门的祖宗啊,”程星河喃喃的说道:“当初肯定想不到,这他娘是挖坑给未来的当家跳。”

耗费时间还放在一边。

我拔出了七星龙泉,回头就说道:“大家打起精神来,这地方不是只有迷宫这么简单……”

话音未落,甬路深处,“咯吱”一声,就响起了一个动静。

像是,不见终点的黑暗里,又有一扇门打开了。

所有人的呼吸全屏住了:“这地方……还有其他东西?”

江采萍就告诉他们——没错,九曲八卦阵暗含了六十四种大变化,数不清的小变化,而九曲之中,跟上头的九个塔一样,还各自有一个镇物。就是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,外头的进去。

哑巴兰咂舌:“不光走迷宫——还得打怪?”

好走,还配存玄武局的镇物?

而那个“咯吱”一声响过去,我们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
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”

像是金属片,在互相撞击。

而这个声音,越逼越近,冲着我们所在的方向就来了!

这下麻烦了,真要是来了一个不好对付的,那我们堵在这里,那对方就跟保龄球撞瓶子一样,把我们全部掀翻了。

我立马说道:“大家先散开!”

下一秒,我甩手一个天花,自己则冲着发出声音的那个甬路就过去了。

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”

天花的光芒下,那个门里,出现了一个很高的影子。

影子的轮廓极为魁梧,大概两米见方。

而那个身影身上穿着的——肩膀上像是虎头,胸前像是圆镜……

是个武将的打扮。

哑巴兰在后面看不清楚,有些着急:“哥,是什么人?”

程星河喃喃说道:“这不是人……”

我吐了口气。

就那个冲天的煞气,是个无极尸。

下一秒,那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,冲着我们就冲了过来,“哄”的一声,他手里的东西,撞出了一道凌厉的破风声。

我翻身闪开,“咣”的一声,一面墙土崩瓦解,砖石瓦砾成了齑粉。

是个巨大的铜锤。

“都往后退!”

七星龙泉出鞘,迎着无极尸削了过去。

那个无极尸生前肯定享有某种官职——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拿命挣来的,当然弱不了,身体虽然庞大,但是极为矫健,侧身一让,一脚横扫,对着我膝盖就撞了过来。

好快!

“逆贼……”

它的面容,完全被头盔遮盖住,看不清表情,但觉得出来,现在怒气冲天。

我拼尽全力躲过,一脚踢飞一块石头撞过去:“我不是逆贼,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它旋身让过,反手对着我脑袋劈下来。

凤凰毛和金丝玉尾同时嗖的逼近,但是还没靠近它身边,就像是撞到了看不见的屏障,凤凰毛立刻被弹出老远,金丝玉尾——啪的一下粉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