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00章 一位谪仙

必经之路……

没错,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同时听到了身后一阵脚步声。

声音并不大,甚至是压着的,但一回头,就知道来者何人了。

江家人又来了。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这帮人真是让邸老头子给整治过来了——跟蟑螂一样,怎么打都死不绝?”

不光江家人来了。

后面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气。

是屠神使者。

我们过了几个关卡,下一步就能破玄武局了,这些屠神使者坐不住,亲自进来了。

“哥——人不少啊!”

没错,应该不光是江家,很多吃阴阳饭的应该都来了。

只要一说四相局出事儿,多少人要“保护三界平安”,又有多少人盼着从中渔利,就跟四相会那帮人一样,个个都想着参一脚。

我们这下,可真称得上是行业里的公敌了。

这下可倒好,哪怕我们想绕远,都绕不了,只能来个傻子回姥姥家——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不过,那些人仗着江家留下的地图,找的很顺利,比我们进度要快,眼瞅着快追上来了。

哪怕抓不住我们,只要拖住了我们,时间一到,程星河还是要死。

江采萍立刻说道:“相公只管走你们的,这些人,妾来想法子。”

而淳于洪也听出来了:“怎地,这些人,是君主的敌人么?那罪臣请命,愿意帮国君抵挡。”

我一寻思,也只能拜托他们二位了。

我就跟淳于洪道了声谢,淳于洪一抱拳:“国君保重!”

话音未落,人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冲出,不远的地方,“当”就是一声巨响,像是巨大的铜锤击穿墙壁的声音。

程星河不由有些替我感动:“七星,虽然你这名声不太好,不过别说,你那些部属,对你倒是赤胆忠心的——你干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儿,他们怎么对你还是这么忠诚?”

是啊,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儿——景朝国君干的就没一件人事儿,他们不是应该把景朝国君给放弃了吗?

“大概是个人魅力吧。”

我心平气和的说道。

这一下把程星河噎住了,半天才缓过来:“见长——你这脸皮倒是见长。”

又是一声巨响,后面开始有惨叫声了。

这地方狭窄,也有狭窄的好处——易守难攻。

那就只能靠着淳于洪了,程星河说的也有道理,要是动动嘴的事儿,好歹也给他封个“王”开心开心。

但是惨叫声之中,夹杂了一些锐物的破风声——显然,其中不光有看风水的,也有不少武先生。

我瞬间有点担心淳于洪,但是下一秒,我就听出来,那些破风声改了方向。

江采萍帮的忙。

我们就在那一片喧闹声之中,进到了那一片黑暗之中。

不出我所料,里面倏然就是一声巨响——根本就躲不开,所以我也不躲,自己在狭窄的甬路之中打头,先用龙鳞挨了几下。

那力道别提多大了,要是一个月之前的我,八成要当成给打一个跟头。

不过现在我得到了龙气,比以前强多了,用尽力气站稳当了。

后面是白藿香的声音:“李北斗,你别作死!”

“没事。”

想不到我也有当肉盾的一天。

这几下确实锋锐,看来这位谪仙转世没少害人,隔着龙鳞,也能觉出那股子气的力量,难怪石头都能打碎。

可龙鳞因为帝流浆的作用,已经越来越强,没那么容易被打坏。

而这几下挨过去,里面的人自然也意识到了这是个无用功,停了下来,我趁机说道:“里面这位——仙子,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江仲离把你抓到了这里来,关了这么多年,也真是挺不容易的——我这赶时间,要不这样,你放我们过去,我们不白请你挪地方,我把你带出去换个地方修行,行不行?”

我们摆风水局的时候,都有镇物,不过这镇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怨气越大,越管用。

比如之前江家的风水秘宝展览会,越邪的东西,只要东西搁对了地方,那升官发财,招迎桃花的能力也就越大。

这位谪仙当年遭受的屈辱,怨气自然冲天,难怪被江仲离给搜罗来了。

她作为谪仙,这一世确实是应该来受苦赎罪的。

可她一来自缢,等于说提前结束了在人间的“有期徒刑”,跟越狱无异,二来“越狱”之后没刹住车,继续杀了那么多人,两罪并罚,要是没有滔天的功德,她别想回去。

“江仲离把你留在这里,就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请你在这里赎罪,以后好回上头的,是不是?”我循循善诱:“不是我吹嘘,我在外面也有点人脉,给你立个庙宇吃香火,积累功德,简单的很,靠着你的力量护佑善男信女,也是小事一桩,咱们双赢。”

里面先是一片安静,安静的我有些许尴尬,半晌,里面才响起了回音:“你又来了。”

那是一个阴森森的声音,杀气凛冽。

程星河在后面揪了我一下,意思是说,还是老相识?

这地方当年就是给“我”修的,当然是老相识。

我吸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啊哈,原来是故人,故人更应该给我几分薄面不是?”

我为了节省时间,这一次打算采取怀柔政策,能不打就不打,化干戈为玉帛,还要积累时间体力去找大镇物破局。

所以为表敬意,我并没有放天花,以免惊扰失礼,大家就黑漆漆的说着话。

可下一秒,一个鬼魅似得声音倏然靠近——像是冷不丁贴到了我鼻子前面:“我就是被你害的!”

我后心一炸,七星龙泉一下出鞘,挡在她面前:“你认错人了——我商店街李北斗!”

“咻”的一声,不知道谁已经把天花给放了出去:“一起上!”

天花一亮,我们同时屏住了呼吸。

面前的脸,确实美丽不可方物,但同时也——可怕。

那是一个白面具般的脸。

五官像是描绘上去的,很精致——可是,没有一丝活气,极为诡异。

硬要形容的话——很像是墓葬里面的陪葬人俑,好看,也不吉。

她额头上,果然有一颗红痣。

就在这一瞬间,我看出来她脸上的面相,不由吃了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