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04章 眼睛之门

我忽然就想起来,她在白虎局对我笑:“相公说过——雄者吾有剑,雌者纳之,可不能说话不作数。”

“也或者……吉人自有天相。”淳于洪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那位是个鬼仙,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魂飞魄散。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更重要的是,她拼尽一切,不过是想我平安。

我不能让这一切白费。

我咬了咬牙,转过了脸来。

眼前的路错综复杂,他们会在哪里?

金毛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,上来就咬我的裤腿——这家伙还等着我呢。

但是看得出来,金毛的表情,跟之前不太一样。

前头有事儿。

我立马跟了过去,同时寻思了起来。

刚才的一切,发生的不对。

那个陷阱,是谁设下的?

白塑料袋虽然厉害,可未必有这种人一样的智慧。

穿熊皮的?可熊皮自身难保,怎么可能越过了谪仙在前面设陷阱。

这个地方——还有其他人想致我们于死地。

金毛领着我往前一跑,就示意我不要吭声。

我立马就听见了一阵说话的声音。

“李北斗到底上哪儿去了?”

“你们不说,是在害他!”

我心里咯噔一声,是几个很耳熟的声音。

果然,悄无声息的上了墙,就看到一大片迷宫被破坏,成了一片废墟,白藿香被九星连珠网给罩住,可苏寻,程星河,哑巴兰,都护在了九星连珠网前面,面前倒下了不少人。

我心里一沉,天师府的也来了。

“你们这帮老王八蛋,欺负个女的还这么来劲,”程星河冷笑:“真是乌鸡屁股插翎——愣充大尾巴鹰。”

“没错,我们已经被你抓住,也认倒霉了,你们还找我哥干什么?”

金麟眼,鬼语梁,全来了。

一个天师府的老资格立刻说道:“我们自然是来劝你们回头是岸的——四相局是个什么地方,真要是出了事儿,你们谁担待的起?就是因为李北斗帮过我们,跟我们天师府又有渊源,我们才过来……”

“呸!”这个时候,又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了。

我心里一紧,汪疯子。

好么,今天要在玄武局搞个大杂烩了——该来的,不该来的,全来了。

汪疯子脸色发青——自从上次被我吸走了一半的行气,这人差不离是要废了,可他现如今不太一样,身上又有了一些古怪的行气。

妈的,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,头顶上有三清老人之一的枯大先生撑腰,不知道从哪里给他补上了。

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

而汪疯子往前一迈步,哑巴兰已经有了戒心,剩余的金丝玉尾对着他就卷。

可汪疯子一抬手,“咔”的一声,那段金丝玉尾也啪的一下碎开。

哑巴兰一愣。

汪疯子一笑:“你们兰家一帮阴阳人,留着力气在家里绣花吧——哎,对了,你那个祖爷爷……不对,祖奶奶,不是说曾经抓过麒麟吗?现在还能拿的起尿桶吗?”

他就是故意要激哑巴兰。

可哑巴兰,是最禁不住激的——越是这种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家族,就把名声看的越重。

这汪疯子话音未落,没等着程星河拦着,他甩手就把剩下的金丝玉尾扔下,一脚跟颠球似得,踢起了一大块石头,对着汪疯子就砸过去了。

可汪疯子没动劲儿,他身边蹿起了两个东西,直接把石头撞破。

是两个我没见过的异兽——卷毛,青色,看上去像是石狮子,但是,腿上有翅。

这东西,是上头役使的。

这两个东西咬开了石头,嘴边喷薄出了一股子白气。

很凶。

他的结灵物?

汪疯子一摆手,两个东西,奔着哑巴兰就扑过去了!

哑巴兰立刻后退,可那一对青狮子速度极快,上去就奔着哑巴兰咽喉咬!

其余的那些老天师们看见了,尤其是金麟眼和鬼语梁,都露出了不忍卒视的表情——可没人拦得住汪疯子。

这个死王八蛋——上次便宜他了。

我正要扑出去。下一秒,程星河的凤凰毛一甩,一个青狮子瞬间被打了眼睛,滚落在地,另一只则被数不清的元神箭逼退。

可哑巴兰身上,已经有了一条一条的伤。

哑巴兰刚一低头检查伤口,汪疯子已经扑过去了,一脚压在了哑巴兰的咽喉上!

我的心倏然一痛。

被罩在了网子里的白藿香声音一厉:“哑巴兰!”

程星河和苏寻怎么可能坐视不管,就要去跟汪疯子玩儿命,可汪疯子一抬手,数不清的高阶天师就围了过去,把他们两个拦住了。

淳于洪小心翼翼的看着我:“国君……”

我拳头一紧,把这些人收拾了,也不是不可能。

只是有一样——他们人太多了,淳于洪一起上,也不是对手,势必会两败俱伤。

如果我损伤了元气,那最后的大镇物,还怎么对付?

而汪疯子一脚踩在了哑巴兰脖子上,更重了:“李北斗——你不是最重视这些朋友吗?可你朋友都这样了,你还当缩头乌龟?你对得起他们吗?”

“汪先生……”金麟眼实在看不下去了:“咱们天师府的规矩——能耐,只能用在邪祟身上……”

“可这几个人,要破四相局,就是祸乱苍生,跟邪祟有什么区别?”汪疯子声音一厉:“李北斗,你出来,咱们新账旧账,一起算算!”

是啊,他就是想逼我出来,他早准备好了。

“哥……”哑巴兰的声音已经破碎不清:“别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我吸了口气,从残损的围墙后面出来,抬起了七星龙泉。

淳于洪小心翼翼的看着我:“国君,您是要……”

因为鹿皮小册子,我已经对迷宫里的一切了如指掌。

我转到了其他甬路上,七星龙泉上引了龙气,“咣”的一下,就把那个甬路削开了。

他们在废墟里听到了这个声音,都回过了头来,只见“蓬”的一声,一大片灰色的东西涌了出来。

是其他甬路的镇物。

他们表情顿时就变了。

不光这一个甬路,我把剩下的镇物,全放出来了。

要闹,就闹的痛快点!

好几条小镇物被惊扰了出来,眼前一片大乱,而我抓住了机会,一头撞到了汪疯子前面。

汪疯子觉出是我,嘴角一勾,似乎早就等急了,反手对着我就削了过来,可我一脚对着他的胫骨就下去了。

就是这只脚,踩了哑巴兰?

他吃痛后退,我以最快的速度扶起来哑巴兰,汪疯子还要抓我,我一只手对着他就反压了下去。

你来送,我不好不收。

他大吃一惊,想起上次吃了同气连枝的亏,还想把手缩回去,我觉得出来,他受伤有东西,似乎能阻隔同气连枝。

学乖了?还带着法宝来了。

他抓住机会,反手还要把我摔过去。

可我挡住了他,诛邪手引了龙气,就把那个东西直接炸开。

他这才知道害怕,但是来不及了。

他新来的气,再次被同气连枝吸走。

“李北斗,”汪疯子剧烈挣扎,可挣扎不过,忽然一笑:“你要是知道自己是谁——会后悔的。”

后悔?上次没把你吸干净,才是真的后悔。

一片大乱之中,一只手拉住了我,低声说道:“往艮位跑——那边没有我们的人。”

金麟眼。

“到了艮位,莫回头,我听见了动静,跑出十来步,就安全了。”

鬼语梁。

我心里一热。

“能活着,就别死。”

这一句,是他们两个,异口同声。

隔墙有耳,我没敢应声,对着那个方向就跑了过去。

身后是呼喊的声音,有人嚷嚷着不对,有内奸。

可我们势如破竹,早把那些声音抛诸脑后。

我已经按着鹿皮册子的内容,带着他们一头奔着最后镇物所在的位置撞了进去。

是一扇很大的门。

终于到了。

门上,描绘着一对巨大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