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06章 死灵之阵法

第二个声音,跟第一个声音,截然不同。

第一个声音清越,带着说不出的洒脱,可第二个声音,苍老,极为冷硬,有点像是武侠剧里的白眉鹰王。

哑巴兰一听,忍不住看向了程星河,挑起大拇指:“不愧是玄武局,要不怎么说比我们三家强呢。镇物都比我们家多一个。”

可程狗破天荒的没有多说什么,澄澈的二郎眼却猛然一凝。

我也听出来了。

那个洒脱的声音,跟程星河竟然有三分相似。

程星河喉结一滚,艰难的开了口:“你是……”

那个洒脱的声音听见了这一声,沉默片刻,声调一高,带了几分威严:“你的先祖——程明之。”

果然。

这悬棺里面,是有一个镇物——可另一个,是程家先祖。

他们两个,被一起关在了能封印时间的黄泉木里,被禁锢了这么多年!

怪了,他们两个,怎么会纠缠在这里?

程星河猛然吸了口气:“先祖,我现在就把你给放出来……咱们,回家!”

说着,凤凰毛一燎,就要把自己带上铁链子,拆下悬棺!

可没想到,棺材猛然一动,内里就是一声厉喝:“你敢!”

程星河一只胳膊举到了半空,刹那停住,几乎有些难以置信:“先祖……什么意思?”

我却并不奇怪。

刚才说国君千辛万苦修局,一定没想到有朝一日重新破局的,就是这个洒脱的声音。

我当时就有一种预感,他恐怕,跟白虎局的那个守塔者一样,并不希望我破局!

可——他被禁锢这么久,怎么可能不想出来?

那洒脱的声音浩然道:“国君和国师,对我恩重如山——我之所以跟这个东西一起困在这里,不见天日,就是因为当年立下重誓,生生世世,给国君守局,这是咱们四大家族的使命,你不知道?”

是啊,他们四大家族,其实就是守局家族。

程星河咬了咬牙:“可你不知道——我们程家,为了四相局付出了什么!”

有些穴,是不应该被点出来的,一旦点出来,先生就得以命相抵,四相局和四大家族,就是这么来的。

得到什么,就得付出什么,是永远的定律。

当然,四大家族也为此得到了好处,阴阳身,二郎眼,成仙的机缘。

可四相局被人给动过,一切都发生了变化,程家短命,魏家多病,兰家阴阳颠倒。

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咱们被人给骗了!”

他们,就是改局的牺牲品。

我们都还记得魏家尸解仙当时的表情。

可没想到,棺材里那个洒脱的声音却缓缓说道:“这些——我知道。”

他声音里有歉疚:“我,对你们不起。”

我们顿时一惊,他怎么会知道?

难不成……

程星河跟我想到了一处去了,难以置信的盯着棺材:“改局的事情,你也参与了?”

程家老祖犹豫了一下,可还没等程家老祖开口,那个冷硬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:“是老夫告诉他的。”

这个声音——是这里的主镇物!

说起来,我们现在还不知道,这个镇物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哪儿来的本事,能当玄武局的主镇物,让四相局发挥这么大的效果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你也不用管老夫到底是什么。”冷硬苍老的声音接着说道:“世上一切的事情,老夫全知道。”

这个声音,带着说不出的得意,可这得意之中,却掺杂了一丝说不出的凄凉。

一切全知道,这是什么东西?

哑巴兰他们也都有些好奇,我却想起了那些数不清的眼睛。

肯定,跟眼睛有关。

“劈开第十二条锁链,”那个冷硬的声音说道:“李北斗的金气,能削开黄泉木——你们时间不多了。”

他被关在这里几百年了,知道我叫李北斗,知道我有金气?

苏寻立刻说道:“只剩下半个小时了。”

他的耳朵里,也开始漫血了。

不光是为了程星河,为了苏寻的血藏,我们也没法再耽误时间了。

程星河看了我一眼,眼神一凛,我点了点头。

最后一步了。

可没想到,这一瞬间,四面八方,呼的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声音。

阴气。

数不清的死魂忽然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,对着我们就扑!

不愧是程家的老祖宗。这地方,是个死魂阵。

所谓的死魂,是那些残损不全,失去记忆的魂魄,不知道轮回,只剩下飘荡,以阴气为食物,不光袭击人,自相残杀也不少见。

我立马拔出七星龙泉,对着周围扫了过去。

龙气呼啸而起,把所有的死魂荡平,但是源源不断,一直有新的死魂被聚拢了过来。

不愧是程家老祖宗啊。

玄武局本来就有极强的灵气,而死魂阵被设置在这里,对失去记忆,只剩下本能的死魂来说,有极强的吸引力,一旦触动,那就跟旋涡一样,方圆几百里的死魂都可能会被吸进来。

来一团,杀一团,对我们来说,倒是并不难。

但是,死魂实在太多了——要把方圆几百里的死魂全吸来,我们得花多少时间?

程星河凤凰毛一抖,灼热的光荡平了一片死魂,他死死盯着头顶上的悬棺,嘶声吼道:“其他老祖,都围了子孙万代——你凭什么,活路都不给我一条?这公平吗?”

程星河平时嘻嘻哈哈惯了,但这个时候,他额角隆起青筋,眼睛赤红。

我们第一次看见,他露出这种表情。

他,有不甘,也有失望。

“放肆!”悬棺里洒脱的声音一厉:“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孽畜,你的血脉,是谁给的,你的命,又是谁让你延续的?”

所有死魂全部压了下来,破风声刮得脸疼,阴气笼罩下来,让人冷的骨头疼。

老祖宗,发怒了。

“那又怎么样?”程星河甩手又是一凤凰毛,几乎把所有死魂全部劈破:“哪怕是你给的——现在,这血脉是我的,我的命,我自己说了算!”

棺材里洒脱的声音似乎一怔。

我立马过去帮忙:“程狗,我挡着,你去开锁链!”

可程星河一把将我拽回来,下一秒,抬起头,一个人挡在了我们前面,澄澈的二郎眼瞋起,瞪向了那些死魂:“识相的——都给我滚!”

这一下,天地似乎为止一震。

我其实早就知道,他不光能看见邪祟,也能命令邪祟。

但是他很少用。

饿死鬼什么的还好说,可这里的死灵数目……

哑巴兰他们也担心了起来,可没想到,所有的死灵,似乎全部被那一下给震慑住了,简直像是凝结成了一团灰雾。

下一秒,“啪”的一声,所有灰雾,全部炸开,好像朔风吹散了云雾,眼前,一阵清明!

我们愣住了,全没想到——二郎眼在号令邪祟这方面,竟然能做到这个程度!

程家先祖,显然也被这个力量给震慑住了,半晌都没开口。

哑巴兰咽了一下口水:“你之前,怎么……”

程星河侧过脸:“因为,这法子减寿。”

而下一瞬,凤凰毛卷到了锁链上,就把他人带上去了:“帮忙,开棺!”

悬棺一阵震动,显然,内里的那个镇物正主,别提多高兴了:“快!”

可下一秒,程家先祖厉声说道:“国君——拦住他,当初你为什么建四相局,你都忘了吗?你清醒清醒,这是你和国师的心血,你被人蒙蔽了耳目,别为了一条命,让自己后悔!”

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觉得额角一阵剧痛。

眼前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场景。

山河壮阔。

可面前,死尸成山。

这些人——是为了修建四相局而死的。

有人在哭,没哭的,也面露凄然之色。

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四相局修好,是万世的功德——他们,没有白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