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08章 不敬祖先

程星河的手直颤了起来:“他——想让我死……”

手里凤凰毛一亮,程星河奔着棺材就打了过去。

我立马拉住了他:“对祖先不敬,你功德还要不要了?”

都说百善孝为先——这可是灭顶之灾,在祖坟闹事,就罪加一等。

后一条街的一个男的,因为拆迁挪坟,懒得管,直接把先人的骨灰瓮摔开扬了,说让祖宗尘归尘土归土,可没了祖宗荫蔽,没隔多长时间,他下雨天出去,挨着电线杆子抖鞋里的泥水,直接被雷劈了。

平常人尚且如此,我们这些吃阴阳饭的,就更别提了。

“命都没有了,管他娘什么功德?我只是想活下去——我有错吗?”程星河嘶声说道:“想断子绝孙的是他,凭什么我也要跟着送命?”

我把程星河拉到了后头:“我来。”

程星河一愣。

我抬起了手,就要把黄泉木整个劈开。

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,只要劈开了黄泉木,程家祖先只怕也立刻就完了。

他有意识,也只不过是因为托了玄武局灵气和黄泉木的能力,耽搁了这么多年,他已经错过了轮回,一旦黄泉木整个劈碎,他就魂飞魄散了。

可我没法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这么死了。

这一瞬间,那个浑身沾满了眼睛的人形看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我还等着,可国君,全想不起来了……”

这句话,心酸,落寞。

我听过这个声音……

第一次听,是什么时候?

但是时间马上就来不及了。

“国君——也许有一天,你会后悔……”这个声音,似乎想告诉我什么,可欲言又止,像是十分为难。

但下一秒,那个程家祖先的声音瞬间被冷硬的声音取代:“你不是为了你那个朋友来的吗?程星河?那你快点动手——再不动手,不光你朋友的命要给搭进去,你自己也危险!”

我自己?

那冷硬的声音嘿嘿一笑:“你觉得出来,你身边——有人要害你。”

程家先祖的声音消失了。

原来,他们两个融为一体,两个意识,也在争夺这个长满眼睛的身体的控制权。

难怪,这两个声音,没有同时出现过。

话音未落,这个地方响起了一阵“嗤嗤”的声音。

沉重的怨气,冲着这里聚拢了过来。

是其他的镇物——跟淳于洪和谪仙一样的,九曲阵里剩下那七个镇物。

他们来压阵了。

飞头夜叉,凶骨蛮,双尾妇……

都是怨气惊人的东西。

那些屠神使者和江家人见到了,也禁不住退了半步。

显然,这些不是他们引来的——这里的东西毁灭性实在太大了,他们自己对付我还对付不过来,将这里搞乱,只会让自己也受到损伤,而没有任何好处。

可这些东西,不引,就来不了。

我瞬间想起了之前的陷阱,和其他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了。

这些东西都不比谪仙和淳于洪差。

“你看,”那声音焦躁的说道:“快!”

这个千眼玄武,简直名不虚传。

什么都看得到。

那些镇物,密密麻麻的挡在了黄泉木悬棺前面。

跟那个谪仙一样,这些东西,怨气冲天。

屠神使者等人见状,面具一样的脸上,顿时都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,和“天助我也”。

我们时间马上就来不及了。

我立马抬起了七星龙泉,对着面前那些镇物,就横扫了过去。

金气炸过,面前的双尾妇身体直接被劈开,但迅速合拢,一个东西吞吐着火焰,奔着我就扑了过来——是飞头夜叉的头。

下一秒,凤凰毛弹出,对着那些东西就卷了过去,飞头夜叉的头倏然被拽下,而一个身影,矫捷就踩着双尾妇巨大的身体猱身而上,对着双尾妇的眼睛就抓过去了。

“哥,快点!”

这些东西呼啸尖叫,跟冬夜北风一样,像是能把所有东西都扯碎。

可我却忽然有了一种感觉——这些东西,我每一个,都认识。

七星龙泉上的金气重新凝结了起来。

“给我退开!”

这一声,那些东西忽然僵住,瞬间就露出了惊惧之色——还有,像是认出我来了。

有了后悔。

可已经来不及了,金气猛然炸裂,把整个厅堂全部照亮。

那些东西,全部被肃清。

这一下,所有的屠神使者全部怔住。

我听到了万籁俱寂之中,瞠目结舌的声音:“不是一般的龙,是……五爪金龙……”

“好!”抢占了身体的千眼玄武立刻说道:“想让你身边那孩子活——快,就现在!”

不用你催。

程星河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,我抬起了手。

可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一阵咳嗽声。

是穿熊皮的那个。

他身上的熊皮,已经沾满了砖石瓦砾的渣子,看上去十分狼狈,可他那个颀长华贵的身影,却还是跟之前一样从容。

他们已经把这里给围住了。

“这帮东西,真是没完没了……”哑巴兰冲到了前面,厉声说道:“哥,动手,这里有我!”

“不着急,你随时能破开黄泉木,”熊皮人说道:“不过,有件事儿,我不得不告诉你。”

我没打算理睬他,时间不够了……

可熊皮人好整以暇:“你为了你这位朋友,吃了这么大苦头,冒了这么大的险,就不想知道,关于你这个朋友的真相吗?”

我抬起的手,停了一瞬。

真相?

程星河也转过了脸,盯着熊皮人。

熊皮人接着说道:“你就不好奇——他到底是为什么到了你身边的?也不好奇,有好几次,你的事情,为什么被害你的人,了如指掌?还有……你不好奇,他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吗?”

我看向了程星河。

程星河的二郎眼凝住了。

哑巴兰张了张嘴:“瞒着……我们?”

熊皮人缓缓说道:“他出现在你身边,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!就是为了利用你破开玄武局,你为了他几乎把命搭上,其实是被他给骗了,为了这样的人破局,不值得。”

哑巴兰听不下去了:“程狗跟我们出生入死——你放屁!”

“他为什么跟你出生入死?他不过是怕你死了。”熊皮人缓缓说道:“你死了,谁能给他开玄武局?”

“你别放屁,”哑巴兰几乎跳脚:“你以为这个时候,挑拨离间管用……”

可熊皮人缓缓拿出了一卷东西:“知道你不信——你自己看。”

那些东西一撒,满地都是。

是照片。

上头的内容,让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都凝住了。

程星河和水百羽,和马元秋——和江辰。

他们显然十分熟悉。

有些照片上他的穿着打扮,显然是前一阵子才拍的——跟我们在一起之后。

哑巴兰一下愣住了:“这是,这不可能啊……”

他想说照片是假的,可是,没说出来。

“他一开始就是江辰安插在你身边的,就为了,你当时破开了青龙局,有人想知道,为什么会有其他带着潜龙指的人,才让他来摸清楚你的底细,”熊皮人说道:“他带你入行,靠近你,归根结底,不过是眼前这么一个目的,他告诉过你吗?就这种小人,你还肯为了他破局?”

我看向了程星河。

可他避开了我的视线,一声不吭。

这话,看来没说错。

刚才程家祖宗欲言又止,恐怕也是这个原因。

程星河心里,有某种秘密。

我转脸看着黄泉木和不断催促的千眼玄武。

时间已经要来不及了。

“现在,局已经开了,”熊皮人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真相——为了他,不值。只要你停止破局,那咱们,就还有商量的余地……”

他们想让我,跟他们一起补局。

“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……”熊皮人精神越来越大了:“只要你跟我们合作,哪怕你的水神,我们也可以帮助……”

这一瞬间,忽然,一道破风不知道从哪里袭来,对着我。

有人想杀我——这东西我很熟悉,江良用过,是粘带了龙虱子的吞天虫。

程星河忽然挡在了我前面。

下一瞬,伏在了地上——他捂住了胸口。

脑门上青筋炸起,脸色,一片死白。

他的时间到了。

但是,他还是没有抬头看我一眼。

白藿香立刻跑了过去,一把针弹出,厉声道:“程星河!你现在还不能死!”

熊皮人有些幸灾乐祸,往前一步,还要说话,可我吸了一口气,对着黄泉木就劈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