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610章 洞口合拢

“越过去,前面一道河川,扎进去!”

我们抬起了头来,都看见了一方似乎久违了的夜空。

这个地方,上头像是有一片残损,简直跟被人手撕的一样。

可那一小片天空,却更显得弥足珍贵。

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马上就要到达午夜了。

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地面忽然出现了剧烈的震颤,面前开始出现巨大的裂痕。

裂痕倒是好办——可数不清的鬼眼蛾从里面扑了出来。

这些东西,也知道玄武局保不住,争先恐后往外跑。

简直跟一片沙尘暴一样。

那个数目,哪怕白藿香也没那么多的药。

“快点!”千眼玄武冷硬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再不出去,那个口也封上了!”

我们得跟鬼眼蛾抢路……

风声,扑扇翅膀的声音,自己人身上的血腥气,让我的脑子几乎混沌成了一团。

是前所未有的焦躁。

那种久违的本能,被勾了出来。

我抬起了手,直接奔着它们就扫了下去。

死吧。

只一声,数不清的鬼眼蛾烟消云散。我一脚先踢出了抓着千眼玄武,背着苏寻的哑巴兰,再把程星河丢给了金毛:“快!”

金毛回头盯着我,似乎并不甘心。

但是,程星河在它身上,它知道,我不想让程星河死。

于是它“嗷呜”了一声,转头冲了出去,表情恶狠狠的,像是在说:“快点,你不出来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

接着,在洞口合拢之前,把白藿香拉过来。

可这个时候,那个缝隙已经很小了。

白藿香反手抓住我:“你先出去!”

她的意思我明白——她身躯自然比我娇小很多,稍微有个缝隙就可以出去。

“那不行……”

我对她一笑:“我答应过你爹——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哪怕没有答应过她爹——白藿香对我好,不管什么灾难,我都会护着她。

她猫一样的眼睛一凝,还想说话,可她力气哪儿有我大,已经被我给推出去了。

就在她还想抓我的手,离开视线的最后一瞬间,那道光合拢上了。

轰隆一声响,这地方被掩盖了一个严严实实。

我坐了下来,喘了口气。

他们都出去了,真好。

这个时候,才感觉出来,身上一阵一阵的剧痛。

是那些金气伤害的后遗症。

白藿香之前就说过——那些伤痛不是好了,而是在凤凰山仙药的作用下,跟欠下高利贷一样,十倍返还。

疼……

眼前的一片漆黑,只剩下了我一个人。

没有力气了。

远处似乎有什么声音,可我听不大清楚了。

我只休息一下,休息一下就起来……

可眼皮越来越沉。

我是该歇歇了……

但一合眼,不远的地方,忽然一声巨响。

这个狭小的空间顿时剧烈震颤了起来,仿佛天崩地裂。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有谁在外面,还等着我出去。

是啊,事情还没做完,怎么好休息?

我吸了口气,重新抓住了七星龙泉。

那个金气,不是无穷无尽,这次,几乎是透支了。

但是——不管是哪里来的,这一次,再借给我用用!

金气猛然在手上乍现,七星龙泉对着前面的石头横扫过去,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石头全部崩裂,划出凌厉破空声。

一束光透了进来。

紧接着,就下来了一只手。

那只手的手掌,血肉模糊。

可我认得那只手腕子上的一丝虾须银镯。

在西川套圈来的便宜货,白藿香跟哑巴兰一人一个。

我抓住了那只手。

那只手本来微微发颤,像是在恐惧,可一接触到了我的手,猛然一震。

手的主人,欣喜若狂。我被那只手拉了出去。

在我离开那些石头的最后一瞬间,山石合拢,直接把我背后半扇衣服给夹下去了。

但是,抬起头,展现在我眼前的,是宽阔的一整个天空。

中秋节特有的凉风扑面而来——给人一种,重新活过来的感觉。

“哇”的一声,我身后一声嚎啕大哭。

我沉重的眼皮重新抬起来,是白藿香。

她哭的撕心裂肺,一点形象也没有。

上一次,她好像也这么嚎啕大哭过,是什么时候来着?

脑子太沉重,想不起来了。只记得,也是为我。

我对她笑。

她看着我笑,人蒙了一下,像是连嚎啕大哭都忘了。

我盯着她的手:“你受苦了……我回来了。”

白藿香忽然扑过来,就抱住了我。

“我还以为……”

抱的死紧死紧的,紧到我能听到她狂乱的心跳。

我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我知道……”

她是想说:“我还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电视剧里,都是这么说的。

哑巴兰也扑了过来,抱着我和白藿香晃了两下,大大喘了一口气:“哥!”

他力气太大,我和白藿香被他一晃,跟坐了海盗船似得,头昏脑涨。

可我看见了,他的手,跟白藿香一样,血肉模糊。

为了把我刨出来,他们俩,是用手来泡那些碎石头?

金毛也铆足了劲儿往我们中间拱,意思是不能少了它。

我心里一动。

有人拼尽全力,也希望你活下去,这真好。

不管一路以来遇上了多少磨难,这一辈子,值得感恩。

只是,心里一阵发沉,我忘不了灰百仓和江采萍——他们,怎么样了?

越过了哑巴兰,我看到了苏寻,还有——程星河。

觉出来了我的异样,哑巴兰和白藿香同时松开了我,哪怕金毛,也消停下来了。

“洞仔是没是。”哑巴兰说道:“藿香姐说,休息一阵子就好。”

“那,他怎么样了?”

这个“他”字,他们俩表情都不大对劲儿。

白藿香吸了口气,盯着程星河的胸口:“我说不好——在要害上。”

已经被妥善护理过了,就等着他什么时候醒了。

这得看意志力,是不是?那就还有希望——大千世界,有几个比柳桥程家的程星河更想活的?

他已经过了二十五了。

祖先的尸体被迁移出来,玄武局,也终于终结了。

我回头看向了千眼玄武。

千眼玄武身上,数不清的眼珠子,也全看向了我。

“现如今,我可要走了……”

“那不行。”我答道:“还有很多事儿,我想问你。”

千眼玄武那数不清的眼珠子一转:“你恐怕,拦不住我。”

“是啊,我是拦不住你。”

毕竟是大镇物之一。

可七星龙泉豁然出鞘,落在了离着它不远的前面,寒光四射:“也许它能。”

千眼玄武是个什么表情看不出来,毕竟它这个模样,好似一个长满了贝壳的礁石。

可觉得出来,它有忌惮。

“第一个问题。”我盯着千眼玄武:“这个程星河,到底是谁的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