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12章 玄武之目

哑巴兰抿了抿嘴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有几次,有人跟哥说,小心身边的人,难不成,说的就是他?”

是啊,这句话,很多人跟我说过,包括水百羽。

可我一直没动自己身边人的心思,我认定了,我们是生死之交。

哑巴兰看着程狗,喃喃的说道:“咱们,是信错了人吗?”

哑巴兰也知道——其实我们身边,经常发生点怪事儿。

“就拿最近的来说,在玄武局里的那个陷阱,是怎么来的?哑巴兰咽了一下口水:“也是他?可是,这不合逻辑啊!咱们已经是为了他上这地方来了,他还要害咱们吗?”

我看向了千眼玄武。

千眼玄武的眼珠子一转:“这就是小孩儿没娘,说来话长了——老夫总不能,给你们说一个程星河演义,再说了……”

“啪。”

话音未落,我们就听到,他身上,竟然传来了一声爆裂——一颗眼珠子炸了!

千眼玄武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声音。

我们就是干这一行的,心里再清楚不过了,哪怕是千眼玄武这种,跟监视器一样的东西,随便泄露天机,也要倒霉。

所以——行内有句话,知道的多了,反而是灾。

我顿时一阵失望。

我还想问问江采萍和灰百仓的事情呢。

他们两个,有事儿没事儿?

千眼玄武虽然不能看穿人心,倒也会察言观色,忍痛说道:“你身边的那两个?放心吧——粘了你的福禄,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我顿时振奋了起来——见面的机会?

他们没死?

可话音未落,千眼玄武身上,啪啪啪又炸裂了几个眼珠子。

“今天,就先到这里吧……”千眼玄武吸了口气凉气:“不然,老夫这一出来,还没来得及多看看三界,眼睛,先给搭进去了。”

是啊,逮着个羊,也不能往死里薅毛。

哑巴兰看着我,眼里都是同情:“哥……你这一辈子,也受苦了。”

我知道他的意思。

被爹妈抛弃,被最好的朋友背板,自己一路走来,凶多吉少,总游走在死亡边缘。

“也没有。”我对他笑了笑,也看向了苏寻和白藿香:“我还有你们。”

越辛苦,才越要怀着个感恩之心——失去的已然是失去了,留在身边的,是更应该珍惜的。

“也是,”哑巴兰被我乐观给感染了,看向了程星河的侧脸:“这傻狗,到底是活着出来了。”

他可不傻。

白藿香叹了口气,靠近了千眼玄武。

千眼玄武一开始瑟缩了一下,但它没想到,白藿香是给它认认真真的,在爆裂的眼珠子上,撒了药。

千眼玄武的主眼珠子顶住——显然,已经很久很久,没人对它好过了。

于是它眼珠子一转,硬声硬气的说道:“你要是想知道什么,老夫也勉强可以告诉你。”

话说的这么硬气,其实想表达的就两个字——谢谢。

白藿香一笑:“那,你是怎么被扣在这里的?”

这是白藿香的温柔。

知道它不能说出其他人的事儿,不如问问它自己的事儿。

千眼玄武自然也知道她的意思,眼珠子一凝,片刻,又冷又硬的说道:“既然你对老夫这么好奇——老夫告诉你,也没什么。”

其实,它背上的眼睛,还在滴溜溜乱转呢。

原来,自从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,被上头撵下来之后,它在地上,其实是没什么立足之地的。

为什么?因为很多人,想知道很多事,别管是大灵物,地仙,更有甚者,是黄泉那一头来的。

哪怕它以前是住在天河的,可来私下找他的,也总有一些,是它不好开罪的。

可给他们吐露信息,自己的眼珠子又要爆裂,也只能是自己受罪,只好躲。

那些不好开罪的,神通广大。

更倒霉的是,它被江仲离给发现了。

它知道江仲离要拿自己去填四相局,自然退避三舍,可江仲离是什么人物,用了计策,还是把它给抓住了。

跟很多人说的一样,江仲离的本事,不像是凡人。

天上来的,又有这个本事,做玄武局的主镇物,那简直太合适了。

但是,很痛苦。

千眼玄武虽然不是真正玄武,但是它好歹也是这一类属性,寿与天齐。

正是因为寿与天齐,才更加受罪。

是啊,谁被关在那种狭窄的地方那么多年,不疯?

上次我们见到因为偷走潇湘的小环,被困在地下的琵琶蝎。不过琵琶蝎不是人,启动个休眠模式不成问题。

但说到了这里,千眼玄武看向了自己身侧的那个轮廓。

程明之。

“要不是这个老东西……老夫睡上几百年,倒是也没什么,偏他聒噪,而且,还强充正义,老夫差点就为了他,走不出来了,明明自己也吃苦,竟然还在黄泉木里,舍不得走……”

是啊,程家祖先,在这里充当的是一个狱卒的角色。

没想到,千眼玄武说到最后,声音越老越低微:“不过,有他,也好。”

有个伴儿,哪怕是个对手,也强过几百年的寂寞。

我看向了程星河,忽然也笑了起来。

不管他对我做了什么——他给予我的,也很多。

哑巴兰长长出了口气:“一切,大概也都可以结束了吧?说起来,玄武局虽然难破,咱们好歹做到了。”

千眼玄武叹了口气:“老夫,好歹也算是熬出来了,你们运气好,老夫运气也好,要不是那家伙——你们以为,玄武局这么好破?”

那家伙?

我们同时皱起眉头:“谁啊?”

千眼玄武身上“嘣”的一声,又炸裂了一颗眼珠子。

但是白藿香立刻给它上药:“有我在,不让你疼。”

“今天真是不行了……”

我有点同情,有好奇,可这么一坐起来,无意之中看向了周围,顿时一愣。

“哥,怎么了?”

有件事儿,有点奇怪。

这玄武局应该已经破了,那四相局,也就跟着失效了。

四相局是镇守三界平安的,这个时候,一些被四相局镇压着的东西,按理说会炸出妖气。

可奇怪的是——为什么这四处的风水,还是稳固的?四周围,平静如死水!

根本没出现传说之中的四相破,天下乱。

这是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