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13章 五毒之女

玄武局,没破?

这不可能,这是我亲自破的,主镇物千眼玄武还在这里呢!

“咳咳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山林里,传来了一阵咳嗽的声音。

顺着声音看了过去,没见到人。

山神?

这个咳嗽,一定是预示着什么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千眼玄武又一颗眼睛爆裂,接着就是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:“老夫要是你,闯了大祸,就不在这里愣着了——你对头来了。”

四周围,涌现出来了很多人。

这些人的衣着很干净,显然跟下在玄武局里的,不是一批。

为了我,这是把整个风水门都给出动了吗?好大的阵仗。

那个穿熊皮的,出现在了最前面。

他身上的熊皮,残损不堪,破破烂烂,显然,从玄武局出来,他也是九死一生。

而他站在了我面前,吸了口气,抬起了手。

哑巴兰一下把仅存的一点金丝玉尾取出来,挡在了我面前。

哪怕他是我们之中力气最大的,可他的伤也不轻,现如今,凤凰山的仙药,只怕也压不住了。

现在,对方正是一鼓作气,精神振奋的状态,我们呢?

千眼玄武让我们别在这愣着,可在玄武局里,身体的损伤是在是太大了,我们之所以停留在这里,是因为身体状况,差的想走都走不了。

明摆着,熊皮人他们就是想抓住这个机会——趁人之危。

现在抓我们,跟在岸边抓被海浪冲上来的鱼没两样。

是不公平,可世上好多事情,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。

可哑巴兰一点畏缩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哑巴兰,往后退。”我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他们不是为了你来的。”

只要别挡在前面,他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。

可哑巴兰第一次,跟没听见我说话一样。

“哑巴兰!”

“哥,别说了。”哑巴兰没回头:“以前,哥说什么我都听,可这一次,不行。”

熊皮人的脸看不到,可显然对哑巴兰也有了动容:“不愧是四大家族的人……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成全你。”

所有的人一拥而上。

有法器,有尸油小鬼,甚至还有结灵术喊来的灵物。

那股子煞气,压的人喘不过气。

是啊,要是能杀了我这个祸害,也许,对他们来说,是极大的功德。

我拔出了七星龙泉。

白藿香一把拉住我,厉声说道:“你身体,真的不行了!”

是啊,就连透支,也透支过了。

可世界就是这样——所有人看重的都是结局,你的过程,你的辛苦,你只能跟自己说。

哑巴兰的金丝玉尾猛然抖出,直接把最前面的一批扫开,但是数不清的尸油小鬼窜出,几乎把他埋住。

“哑巴兰!”我立刻吼道:“往后退!”

可哑巴兰就是不退。

请神咒响了起来——他习惯性,还想用阴阳身,把神灵给请过来。

可不管用,他盼望着的神气,再也没有出现。

四相局已经被我们破了,他们四大家族身上的诅咒和好处,都已经被终结了。

可哑巴兰一把将身上的尸油小鬼扯开,不知道是忘了,还是不甘心,竟然,仍然一次一次的念。

他是希望,那些神灵,看在兰家这么多年通阴阳的份儿上,再给他一次机会。

我心里一疼。

“这就是兰家的阴阳身……”

那些帮助江家的人冷笑了起来:“看出来这四大家族气数是尽了……自己给自己挖坑,该。”

“他们几个家族的祖宗,要是知道后头出了这样的子孙,怕是后悔,还不如引刀自宫,莫留下这些祸害!”

哑巴兰最看重的就是家族名誉,他死死咬着牙,嘴唇发青,一把掀翻了面前的尸油小鬼,抬手抓住了金丝玉尾,就卷了过去。

好几个最前面冷嘲热讽的,嘴边就溅了血——掉了牙。

这一声惨叫下,后面的先生涌了上来,对着哑巴兰就拨:“我们不是为你来的,让开!”

“一个跟班儿,还真拿着自己当个人物了!谁稀罕你!”

金毛奔着那个方向就冲了过去,一嘴掀翻了好几个。

不光如此,金毛一声吼,周围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数不清的黑影,把这里给包抄住了。

金毛是行尸里的王者,而这些年来,死在这附近的人,并不少。

一些摇摇晃晃的身影,森然林里,对着这里就围了过来。

“犼……”终于有经验丰富的先生认出来了,声音悚然一变:“马上就要成为金毛犼了……”

“这东西,厉害的能屠龙……”

可剩下的,就是惨叫了。

哑巴兰高兴了起来:“金毛,干得好!”

可下一秒,又有两个黑幢幢的身影挤了进来。

这是——坏了,汪疯子。

之前汪疯子曾经在玄武局里用过的青狮子。

那一对青狮子不由分说,对着金毛就扑过来了。

它们的腿上有翅,本来就是上头的东西,金毛到底还是个幼犼,又是被两个厉害角色两面夹击,立时有些吃亏,一个青狮子趁着金毛去撕咬另一个青狮子,在后面偷袭,对着金毛的脑袋就是一口。

我心里哦一阵锐痛,七星龙泉出鞘,对着那边就劈过去了。

可这个时候,那金气没有出现。

跟之前一样,太伤身,用出来,就等于自杀。

龙气也行!

可身体之前,被金气损伤的实在是太厉害了,哪怕是早被池老怪物教给的吐纳法收为己用,也只能让经络一阵剧痛,根本用不出来。

之前在坍塌里求生那一下,是最后的绝唱了。

“这就是那个传说之中的李北斗?”

“就这?连个法器都举不起来!”

“四相局真是他破的?未免言过其实。”

周围全是哄笑的声音。

还有熊皮人的冷笑。

好像死人总会招苍蝇一样——苍蝇不会理解这个尸体曾经是个什么盖世英雄,它们只是闻到了尸气味儿,见到了鲜血,觉得这个一动不动的东西,百般不如它。

下一瞬,数不清的银针,对着围过来的人就飞了过去,在月光下,犹如漫天花雨。

白藿香。

那些先生没想到还有这一手,不少中招的——银针太快,快的他们还没来得及防御。

银针过后,是一片药粉,那个药粉,是十分凌厉的寒香。

可接触到了药粉的,噼里啪啦的全倒下了。

接着,一阵惨叫。

他们皮肤上,出现了黄豆大的燎泡。

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奔着哑巴兰和苏寻他们的方向过去——她想护住我们每一个人。

可这几乎不可能。

她不是哑巴兰,没法扛起这么多人,更何况,这地方十面埋伏。

下一瞬,数不清的阴影腾空而起,是振翅的声音。

“啷个妹娃这么厉害,我倒是要看看。”

是个西川口音。

那些阴影,是银色的翅膀。

那银色翅膀一动,中毒的人,倏然就缓过来了。

白藿香猛然回头,简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五毒女……”

阴影之中,隐隐约约是有个女人的轮廓——头上以麻花辫子,缠出了一个高高的发髻。

是什么来头?

那个女人,能解毒。

下一秒,那些银色蝴蝶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“一个过头虎撑,学着下毒,”被称为五毒女的女人声音清脆如西川特产的银铃:“今日里倒是要教你见识见识,啷个是用毒。”

我清楚的看到,白藿香虽然没有什么外伤,但是,鼻子下,淌了血!

她——也中毒了?

我立刻拉住她:“白藿香,你快跑!”

白藿香一把甩开我,眼神凶狠如豹猫:“你觉得,我不如那个女的?”

“是个鬼医,”有人说道:“带回去,管用。”

“你是看她漂亮吧?”

“这么漂亮的姑娘,非要跟着那个李北斗自寻死路——可见漂亮是漂亮,脑子不大好。”

这个时候,旁边一阵巨响,哑巴兰已经被抓住了,几个人,踩在了他手腕上:“你们家老不死的老太太呢?怎么没来救你?”

“老太太来了,也救不了小娘子了……”

周围的行尸,也早被武先生挡住了——金毛被两个青狮子围攻,头上被咬下了一大撮金毛,根本没法分心来命令行尸。

白藿香还要伸手掏出药包,可她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了,一下就靠着我的身体,滑了下去。

“白藿香!”

可白藿香一只手,还是要把东西掏出来。

但是一只手,“啪”的一下,就打在了白藿香的手腕子上:“你不行咯!”

是那个五毒女……

五毒女抬起脸来,是个玲珑的瓜子脸,可月色下,她的眼睛,竟然是绿色的。

像是某种冷血动物的眼睛。

而这个时候,一股子披风对我一撞,我的身体被重重撞出去,跌在了一棵大树上。

“哄”的一声,头顶的树叶子落得纷纷扬扬。

一只手已经卡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“你不行了。”

是熊皮人的声音。

他的脸逆着月光,黑魆魆一片,看不到表情。

喉头涌上了一股子血腥气。

呼吸不了了。

“你早就该死了——这次死了,不要回来了……”

耳鸣里,这悠闲的声音,忽远忽近。

透过充血的视线,我看到了白藿香倒下,被人拖走,哑巴兰已经被人……

可眼皮越来越重,一阵窒息,我撑不住了。

有笑声。

血——血……

那股子熟悉的气息,忽然翻涌了上来。

是求生的本能——和屠戮的冲动。

是九尾狐尾巴的力量。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