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15章 攫尸之钩

依稀记得,以前遇上这种事儿的时候,我会怎么样。

我可能会恐惧,会束手束脚,我怕伤了人命,损了功德,永远见不到潇湘,我怕我死了,再也没人帮程狗开玄武局。

可现在,我什么都不怕了。

潇湘得到了水神信物,程狗的玄武局,我也尽力了。

老头儿和高老师,有厌胜门照顾。

至于这些人——是啊,都是命,可我没干对不起他们的事,他们却要我死。

我没什么牵绊,也没什么留恋了。

来吧。

手举起,那个妖邪的力量,贯穿了眼前的一切,横扫八荒六合,像是一把能劈开寰宇,最锐的刀。

有些尸油小鬼和结灵邪祟,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。

血——血……

耳边是骨骼寸断的脆响,还有身体被撞出老远的声音。

“轰……”

那么多人过来了,可是这一下,就开云见日,满目清净,好像凌厉的北风,撕破了笼罩天地的积雪云。

那些人被震开,我踩着数不清的,倒伏在地上的脊背往外走,好像跨过了一道一道的阶梯。

有些人跪下,有些人在爬,他们不相信自己眼前见到的这一切:“这个妖气——他不是假的真龙转世吗?”

“可这也不是龙气,是妖气!”

“这李北斗不对——他跟开始的时候,不一样了。”

我早就跟以前,不一样了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记不得了。

触目所及,满眼凄惶,我却觉得很痛快——我被嘈杂吵的很烦了,早就想清静清静。

熊皮人站在远远的一丛树林附近盯着我,可我清楚的看到,他胸膛在微微起伏。

有后悔,有不甘?

可一切,都晚了。

他和身边的江家人,往后退了一步,低声吩咐了一句:“晚了——看来,不得不托付到他们身上了……”

要走。

说来就来,要走便走。

一开始要杀我的,不是你们吗?

是啊,要是以前的我,肯定万事不计较。

可现在,心里的什么东西崩塌了,这事儿,不算完。

风在耳朵边掠过,我已经奔着熊皮人过去了,犹如一只攫取猎物的鹰。

面前有些忠心耿耿的,见状立刻大叫了起来:“他要对先生不利!”

呼啦啦又起来了一排人,视死如归,要护着穿熊皮的,可他们挡不住我。

最前头是西川金手冯家,十根指头像是十把铁钩,钳子一样,卡住了就不会松开,能束缚住气。

那双粗大的手,抓住了我的手腕子。

他面有得色——能在这个时候抓住我,那是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。

但是下一秒,那专门束缚气的手猛然被炸开,他眼睁睁的看着五根手指头,往相反的地方弯曲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就成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。

有人脑子聪明,已经觉出来了,厉声说道:“龙虱子——还有吞天虫!”

黑压压一片东西笼罩了下来。

是啊,落在身上,我就完了。

但是——妖气从身上往外炸起,那些东西还没碰到了我皮肤,倏然就炸裂起来,噼里啪啦落满了一地。

好像靠近灯油的蛾子一样,还没碰到火焰中心,就被灼死了。

我以前,也见过这一幕——公孙统就曾经把气以无形化做有形。

想不到,我也能做到了。

那些人完全被镇住了,全僵在了原地:“他不是人……”

“也不是人能对付的了的……”

不知道谁起了头,丢下了东西,这一下,好些人噼里啪啦,手里的东西全掉了。

他们自然不甘心认输,但是没办法——他们害怕。

这个时候,披着熊皮的,已经跑的更远了。

但眼前一花,我已经到了他们面前。

这个力量,强大的畅快淋漓,仿佛我能做到天地之间任何事情。

江家人悚然一动,还要保护熊皮人,可七星龙泉出鞘,那股子强大极了的妖气崩裂出来,势如破竹。

他们散出去了很远。

熊皮人往后一退,像是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,加上心里始终不甘心,忽然抬起手,对着我的右臂就拽了过来。

他想卸下那个带着太岁牙和诛邪手的胳膊。

可我反手拽住了他,倏然就把他拉到了前面,熊皮人到底是熊皮人,一脚跺在地上,数不清的黑雾腾空而起,要把我给震开。

那个力道几乎跟杀手锏一样,我瞬间被震退了一步,一股子破风声抓住机会,对着我脖子就掏了过来。

那是个攫尸钩,专用来打行尸——行尸带着尸毒,力道准头用得好,不用近身,能把行尸脑袋直接拽断。

这东西有机扩,卡在皮肉里松不开。

他预备好了,我会抬手挣脱攫尸钩,早预备好了后招,可我反手一拽,他力气,没有妖气大,终于腾空而起,但变招极快,一脚对着我胸口就下来了。

不愧是熊皮人,我身体猛然往后一退,胸口就是一阵闷痛。

他已经拼尽全力。

他抓住了机会,回手收钩,直接把我拉过去,可我身子旋起,反手已经脆快的盖在了他头顶上。

他的身体猛然飞远,但因为钩子还在手里,被我一把拽回,等他抬起头,我的脚已经重重的落在了他胸口上,面无表情。

那一下,他身下的地面,猛然崩裂。

他的身体出于本能,痛苦蜷缩如一个虾米,模样可不大好看——跟之前那个居高临下的样子,判若两人。

那股子死寂,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,几个先生喃喃的说道:“他竟然能把先生给……先生不是已经脱胎换骨了?”

但熊皮毕竟是熊皮,忽然一只手撞在了我胫骨上,那力道极大,趁着我身体一晃,以极快的速度,翻身要走。

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。

可我愉悦的笑了。

抢上了一步,熊皮人的斗篷,已经被我一把撕裂。

熊皮后面,终于露出了一张脸。

长得很面熟。

十分英俊——跟江辰有些相似,但是,比江辰岁数大。

不过,那个面孔,终于露出了恐惧。

但他仍不死心,忽然反手对着我脖颈劈过来,但我比他快。

手腕干脆利落一拧,他身上的气息,源源不断逆流。

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立刻拼命挣扎,并且看向了身后。

后头,还有帮手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