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17章 心里有愧

“哥,你不知道你这次身体毁成了什么样子了——先是金气伤身,又是九尾狐的尾巴发疯,藿香姐为了你,自己的毒都来不及解开!”

哑巴兰的头包的很严实,像是个特大号的棉花糖,腋下是一双拐。

苏寻坐在个轮椅上,手上还捧着那个盒子,特别认真的说道:“我想好了——要是你出事儿,这盒子,我给你用。”

从江家弄到的那个碧水砗磲骨灰盒。

哑巴兰一巴掌打在了苏寻脑袋上:“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。”

可他的意思,我明白——那么珍贵的东西,他舍得。

我笑。

老四哼了一声,似乎十分不屑,师父则凑过来,非要先看看那个盒子什么构造。

老亓刚想说话,已经被Maria姐拽开,自己挤进来叽叽喳喳:“你这身子板还得跟姐还债呢——可不好就这么浪费下去!为了防止夜长梦多,捡日不如撞日,要不就今天还吧!”

很多灵物连忙劝她:“姐,今天就算了,好不容易活下来,省着点用——人家都说,细水方能长流。”

这些声音里,我想起了刚才那个梦。

那不是预知梦,也不是普通的梦。

跟玄武局的梦魇一样,这是我自己的潜意识,要告诉我被淹没了的记忆。

果然,我就是那个景朝国君。

有些事情,绝不能忘。

真龙穴……

我要挑起的千斤重担,到底是什么?

“喂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,从我身侧响了起来。

这一声“喂”,周围立刻就安静了下来。

这是最熟悉的声音。

程星河。

他躺在邻床,胸口是好宽一条绷带,好像剖腹自杀被抢救回来了一样。

四目相接,他的眼睛依然好看,却跟之前那种澄澈不大一样了。

“你还没死?”我瞅着他: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——真是不假。”

程狗喉结一滚,想说话,可没说出来。

哑巴兰他们,都露出了十分担心的表情。

我盯着程狗,只能主动点了:“你是不是,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
他微微颔首,却因为牵动了伤口,皱起了英挺的眉头。

半晌,勉强吐出三个字:“叫爸爸。”

我他妈的叫你大爷。

“你讲吧。”我尽量把身体调整成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。

我知道,这将是个很长的故事。

他愣了愣,也自嘲的笑了笑:“从哪里开始呢……”

“就从你收了江家的钱开始。”

他眼睛一凝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“是啊……那个时候,我很缺钱。”

“你这一辈子,属实也没什么不缺钱的时候。”

“这么多屁话,你还听不听了!”他恼羞成怒。

“你讲。”

他长长的吐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你让他们都挪开这里,我又不开演讲。”

Maria姐忍耐不住了:“这里的又不是外人,你扭扭捏捏干什么?懒驴上磨屎尿多。”

“Maria姐,算了算了——他们肯定有要紧的话要说,咱们确实得让一让。”

“不,我跟李北斗,那是肉体关系……”

大可不必!

白藿香咳嗽了一声,第一个出去了。

剩下的人也都识趣,虽然除了我身边这个四相局小分队,其余的人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,但是也都跟着出去了。

程星河翻过眼皮,缓缓说道:“其实吧,有些事情,不是我不想说,是……”

我知道,是难开口。

一开始,他未必拿我当朋友,可是时间长了,就不一样了。

我们是过命的交情。

但哪怕是过命的交情,才更患得患失——大家生死相依,你却有这样的秘密。

说出来,哪个人心里能舒服。

他失去的实在是太多了,越泥足深陷,就越害怕失去了——不能坦诚相对的,还是朋友吗?

从他是个囤积癖就看出来了,他哪怕有了钱,这一辈子的颠沛流离,也足够让他失去任何安全感。

这件事情,总是不说,就总是拖着,一直拖着拖着,就到了今天了。

只怕对方也看出,程星河有了二心,未必真能跟约定的时候一样,一心一意的给江家做事。

他是个人,人心总是会变的。

江家心知肚明,却并不挑破,就是要用在玄武局上。

他们知道,我来玄武局,就是为了程星河,要是实在拦不住我,那这个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目的,就成了他们阻拦我的最后一个杀手锏。

他忽然不吭声了,接着,苦笑:“其实我不该瞒着你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我答道:“我要是你,可能也会这么做,再说了,谁肚子里还没点隐私?”

“可这些隐私……”

他没说下去。

这些隐私,好几次,差点要了我的命。

“我都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?”他一愣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“在我耳朵里面放了东西,把我的气运换给江辰,是你干的,在月亮山登顶的时候,你借口爬不动,留在下面等着我,也是因为,水百羽吩咐了,他找了徐福在月亮山害我,让你不要掺和。还有,那次我们去解决琵琶蝎的事情,你不告而别,也是因为水百羽要在那地方诬陷我,让我成为全行当的敌人,你在那,诸多不便?”

诸如此类,不少,这几件,算是你代表作。

程星河不吭声了,他摸着自己瘪下去的肚子,手指头摆来摆去的。

心虚——每次他偷吃了我牛肉面的牛肉就这样。

“你……”他考虑了半天,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太简单了,我耳朵里有借运的东西,是有人偷偷往耳道里面塞了东西,只能是我身边人。

我看了那东西,边缘有一些十分细微,残损的痕迹,像是放东西的人,指甲不整齐。

既在我身边,指甲又不整齐的,也只有你了——你爱咬指甲。

月亮山那次,你说你爬不动——可你是不是忘了,你在豁嘴子山生活了这么久,不是走山路比下地还轻松吗?还吹嘘过,自己几天几夜的山路,不带累的,那次我还没累,你先累了。

琵琶蝎不告而别就更别提了,那次本来就是水百羽要陷害我,可只要你在我身边,这事儿就不会跟他测算的那么顺利——他怎么知道,那几天你偏偏不在我身边呢。除非,是他安排的。

程星河半晌没说话。

“原来……”

其实,我心里早就有底,更别说,多少人跟我提过,要小心身边人?

水百羽为什么说那一句?那是为了敲山震虎——不是提醒我,而是提醒程星河,他的把柄,在他手里。

程星河咬了半天牙,转脸瞪着我:“你他娘早就知道,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?”

“我早告诉你,谁心里还没点隐私了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说?”

“看你憋的难受,我就高兴。”

程星河气的要下来打我,可他为我挡的那一下,几乎是擦着心脏,一动,脸色就发白。

我心里一紧:“你那个时候,为什么替我挡那一下?”

那个时候,玄武局到了最后一刻了,他自己生死都没准——只要多等一会儿,他就能眼看着自己逃出诅咒了。

他做的这一切,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

为什么千辛万苦,到最后,还是自己挺到我前面去了?

他喘了口气,答道:“我——我也不是诚心的,我就是,没多想。”

没多想,就肯拿出自己的命,来保护我——熊皮人刚把他的事情给踢爆,冒着被我误会一辈子,恨一辈子,都没法解释的风险。

关系越亲密,背叛就越痛楚。

“还有……不管你信不信。”他缓缓说道:“我以前跟你说过——宁愿我自己死,也不想你为了我死,是真心的。”

他说过,“我一辈子,就你这么一个过命的朋友。”

那句话,跟那天的月色和啤酒,我一直没忘记。

我没有不信的理由。

中秋节之前,他犹豫了好几次,临门一脚的时候,也不让我们继续进玄武局为他牺牲,也是真的——他有愧。

“其实我知道的,比你想的还多呢。”

他一愣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