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22章 三清指令

那地方好大一片功德光。

功德光下,是许多车辆,车辆里陆陆续续下来了不少人,不看别的,光看打扮佩饰也知道,都是行内顶流。

手腕上戴着琥珀蜜蜡,脚蹬云纹鞋的,应该是西川何家,这一家以猎取巨型灵物著称,据说曾经生擒过洛川下的地龙。

背后背着斗笠,光脚穿麻鞋的,应该是天姥山刘氏,擅长辨别灵物的妖气,但凡有灵物出现,小到百年化形,大到千年巨灵,没一样能逃过他们的鼻子。

里面还有些眼熟的身影,金麟眼,鬼耳梁这些,显然正以工作人员的姿态引导他们往里走。

好多武先生。

那些先生齐聚一堂,肯定有大事儿——比如说,我皱起了眉头,要降服某个大妖孽。

他们手里,都带着吃饭的家伙,如临大敌。

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天师府做事,保密保的滴水不漏,”祸国妖妃娇滴滴的说道:“我听说,是三清老人下了某个指令,他们才来的。”

大指令……我瞬间就想起来,十二天阶集体失踪的事儿了。

会不会,他们要做的,是同一件事儿。

“什么大妖孽,犯得上这么兴师动众?”

祸国妖妃看着我,媚眼如丝:“要说最厉害的大妖孽,那不就是你?”

我心里猛地一沉。

“不论如何,我话说到头儿了,”祸国妖妃莞尔一笑:“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

说着,跟我摆了摆手,送我下去了:“我做这些,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。”

好跟她做那个九尾狐尾巴的买卖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儿——我们俩出生入死这么多次,胆子非但没吓小,反而越来越大,眼看着天师府要搞大动作,也没可能一点好奇心都没有,眼看着祸国妖妃的车悄然开走,二话不说,也就披着水母皮往那个位置靠拢过去了。

一边走,程星河一边低声说道:“你说这帮人是要干什么?会不会,真是为了团结起来对付你?”

真要是这样,我可真是越来越值钱了。

我们靠近了,就听见那些武先生正在低声议论:“那东西几百年没动静了——最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当年把为了那东西给压下去,可没少死人,玄武局这一破,那东西当然也岌岌可危,咱们这一趟,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两说。”

“躲得过江家,躲不过这一次——都是命。”

“二十年前那事儿一发生,咱们就应该想到这一天了——往好处想,好歹咱们平安了二十多年了,这一天,早来晚来,都得来。”

我跟程星河对望了一眼,这事儿,还真跟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的事情有关?

这一下我们都来了兴趣,就想靠的更近点,听听内情,可没想到,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这地方有妖气。”

天姥山刘氏!

天姥山刘氏是辨别妖气的泰山北斗,这一声出口,立刻转过了脸,四下嗅闻了起来。

其余的武先生一听,立刻让路:“这里怎么会有妖气?”

“有不好的东西混进来了?”

越过了攒簇的人头,天姥山刘氏的视线,精准的落在了我和程星河身上:“那边。”

我脖子上汗毛一耸,这都能感觉出来?

程星河立马揪了我一把,意思是赶紧走。

我倒是也想走,可这地方四处密密匝匝的,身上哪怕披着水母皮,身体又没消失,这么一动,还是要被人发现。

所有先生都冲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,我拽住了程星河,一脚把鞋脱下来,啪的一下扔出去了,那鞋带着我的气息,划出了一个弧线,瞬间把所有先生都给引过去了。

天姥山刘氏清楚的知道我在哪里,但是周围一乱,他穿不过来,只能干着急,我趁机带着程星河就跑了。

可惜没听见什么内情。

一路跑到了安全的地方,程星河都蹲在地上喘,我则站上去往里看。

他们要去的地方,在南山附近。

那附近有阵,进去了就消失了。

难道真龙穴就在这附近?

可惜身上带着九尾狐的妖气,会被发觉,不然能跟进去就好了。

程星河喘够了气,抬头看着我:“七星,这世道是越来越不太平了,到处都危机四伏的,咱们又成了过街老鼠——你说,咱们要想知道二十年前的事儿,还有什么突破口?”

“那就只有一个了。”

我妈。

只有我妈,知道破局和真龙转世的真相。

“离着你妈跟你约定的时间,还有多久?”

“四五天。”

“那咱们也别掺和这里头的事儿了,”程星河说道:“老老实实的,到点找你妈,想知道的,就全知道了。”

但愿如此吧。

只是,知道了之后,事情会变好还是变坏?

谁也说不准。

我和程星河回到了龙气地,白藿香问我们这一趟跑的怎么样?我没好意思直说——说一无所获都有点过分,还搭上个鞋。

我就顾左右而言他的看向了院子里的梧桐树。

梧桐树下,有一个野猫。

这个野猫不知道在龙气地住了多久了,浑身虎纹,长的很精神,前次不知道怎么地,断了一条前腿,一瘸一拐的,是白藿香治好的,从此开始不怕我们,这一阵天气凉了,就经常上我们住的地方来,蹭点阳光和剩饭。

我一看见野猫,就想起了小白脚,伸手摸了摸,谁知道,那个野猫一爪子对着我就抓下来了。

我还不至于让个猫抓住,手收回来,程星河见了就骂:“这猫挺不识抬举——以后别给它喂火腿肠了。”

白藿香是个动物之友,说是我逗弄在先,不能怪猫。

我也觉得纳闷,最近这猫怎么脾气见长?

可这个时候,那猫身后传来了一阵“咪咪……”的声音,原来,它在树下生了一窝小猫。

是怕我伤了它的幼崽。

而那几个幼崽竟然也是一样,冲到前面咪咪直叫,意思是,不许我伤害它们的母亲。

我忽然就觉得心像是被温柔的触碰了一下——是啊,对母亲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孩子了。

对孩子来说,母亲也是一样。

隐隐有些憧憬——我妈,对我也会是这样吗?

很快,跟我妈约定的日子到了。

可那天晚上,怎么也睡不着。

好不容易睡着了,一闭眼,似乎就听到了一阵声音。

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

这是什么?

睁开眼,觉得脚下一片粘腻。

血……

我心里猛然一沉。

血汨汨而下,几乎汇聚成了一个小溪。

抬起头,我看见一个女人斜靠在一个贵妃椅上。

血就是从她身上淌下来的。

再一看清楚了她的模样——我的心猛然就给揪住了。

那种凤凰颈,丹凤眼,大贵之相——我妈!

她脸色因为失血,逐渐苍白,但她还是对我伸出了手,满脸的期待和希冀,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,过来……

我猛地就睁开了眼。

我妈——有危险?

无论如何,今天一定得找到她。

有我在——绝对不能让她受那种伤!

天还是一片漆黑,可我做了那种梦,哪儿还按捺的住,睡也睡不着,索性就起来收拾。

早点见到她——不管她会遇上什么事儿,就能早点保护她。

结果正要开门洗脸,就看见白藿香等在外面了。

我倒是有点意外:“你也这么早?”

白藿香甩手拿了一叠子衣服搁在了沙发上。

都是我的衣服——熨烫的妥妥帖帖的。

“以前这些事情,都是江采萍干,江采萍没回来……”白藿香抿了抿嘴:“我替她一次——不过你可别以为以后天天都有这种待遇,主要今天这个日子特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