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24章 山腰大宅

那俩东西什么来路,可别吓着我妈。

我就伸手跟老鹰扑鸡一样的咋呼它们,可那几个黑影看我连蹦带跳的,非但不害怕,反倒像是对我更有兴趣了,伸出脑袋就瞅我。

程星河在一边解说:“是把你当成耍猴的了。”

耍你的。

我正要骂他,可那几个小身影往前一凑,仔细的看着我,发出了呶呶细语:“你是李北斗吗?”

我更意外了。

认识我?

但仔细一看,我恍然大悟:“你们是……”

“没错,没错!”那几个小身影凑了过来:“我们是灰百仓的孩子。”

“我爹呢?”

提起灰百仓,我心里就难受了一下。

跟它们——怎么开口?

“我爹说,他要出一趟远门,跟着你。”

那几个小东西叽叽喳喳的说道:“我爹还说,他要是不回来,让我们找你。”

它们出生不久,远远还不是人形,像是一团一团的小雾霾,好像水墨晕染出来的。

那一瞬间发生的事儿,还是让人心里难受。

怎么提这件事儿呢?不好开口,但灰百仓是为了我出的事儿,不能不开口。

我蹲下身,放缓了声音:“对不起,你爹为了我,回不来了。”

“回不来了……”那几个水墨团儿似乎是互相看了一眼:“那是什么时候回来?”

程星河在后面叹了口气——他看这些小鼠,犹如看当年的自己。

“不回来了——”我只好说道:“死了。”

“死,死又是什么?”

灰百仓连死,也没来得及教给它们?

这怎么解释?成了车轱辘话了。

我正思索着怎么报丧呢,那几个小东西抢着说道:“要是遇上什么麻烦,是不是能来找你?”

我立马说道:“没错,只要你说得出来,什么都行。”

灰百仓为了我,把命都给搭上了,这份儿情怎么还都不过分。

那几个小黑团一听高兴极了:“那可太好了——我们的窝塌了,你得给补上。”

窝?

也巧,原来他们的窝,就在这地方,走不了多久就到了。

阴气重煞气大,对它们来说,既能锻炼灵气,又能远离人群,很安全。

我跟过去,果然,它们住的地方,洞口给车轮子印碾塌了。

刨土选穴是我专长,我没费什么力气,给他们布了一个流星赶月局——这局一摆,接灵气,保平安,对灵物最有帮助。

不过我还看出来了,那个塌陷的痕迹是新的。

“这怎么弄的?”

“是一个车轧似的!好大的黑车!”

黑车?

“没错,一个女的要下车——那女人好看!”

“可是被人拦住了,有人不让她过去。”

我的心一提:“什么人拦着?”

“是个瘸子。”

“没错,还是个老瘸子。”

“女人的要进来,说有要紧事儿,老瘸子慢慢悠悠在这里一趟,说要过去,就踩着他尸体过去。”

“女人说,那她就下来走,可老瘸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那女人走不过去!”

“不光拦着,女人还流血了!老瘸子要命!”

“既然要命,女人只好走啦!”

“老瘸子也走了。”

妈的,江瘸子跑到这里来,拦住了我妈?

这老东西一出来,保准是没有好事儿。

我立马回头去看程星河。

那货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这么会儿功夫,已经把电动车给骑来了:“追!”

我立马上了车。

可心里却一阵焦躁——能追上吗?

还好,从小黑雾那问到了车的标志——那是一般人坐不起的豪车,街上跑着的,不会太多。

只是,这个电动,撵得上吗?

“你别看不起我这骑术——要一给一,童叟无欺,追不上你把我脑袋啃了。”

你脑袋比心里美强哪儿了,让我啃?

我们这一走,我忽然就听到了身后一阵叹气的声音。

可回过头,什么也没看见。

我也没兴致计较这个了——没有比我妈重要的。

也是命运使然,说也巧,电动车刚蹿上了导航都没规划的路线,就看见车水马龙的街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鸣笛声,一瞅,好么,我们县城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交通事故,又赶上有一段路正在修理,还有几个违章停车的,把路面给堵的严严实实的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你小子福星高照啊!”

我觉得也是——倒霉倒久了,怎么也得反弹一回两回。

电动车一个甩尾,我们就顺着路段寻找了起来。

这一路上盯车标,盯的眼花缭乱的,我快分不清奔驰和三菱的区别了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妈那辆车的标志,可把我高兴坏了:“兑位!兑位那个黑色的!”

结果一靠近了,我们俩顿时就愣住了。

那种豪车是少见——可偏偏这个时候,竟然有两辆,并排停在了一起!

这他娘的不是天意弄人吗?

程星河就瞅着我:“哪一辆?”

我立刻凝神就想看——我妈是大贵之人,那车上必然是笼罩着紫气的。

可能坐上那种车的,能不贵吗?两辆车,都有紫气!

结果还没等我看清楚这两种紫气的区别,好死不死,这路况竟然重新顺畅了起来。

这下电动哪儿还赶的上,我就催着程星河快开,程星河立马开了起来,结果那两辆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还给岔开了。

我气的要拍大腿,但是一转眼,就看出来了:“左边那辆!”

两辆车都是清洁晶亮的,但是其中一辆——车轮上沾着一些粘性很足的红泥,正是那个井口附近的土色。

“快开!”

“这是电动,不是筋斗云!”

好在路况依然还是拥堵,电动在被我们开出拉力赛状态之后,眼瞅着电量告急。

我正要着急呢,可也巧,那车缓缓,就开到了一座山下。

到地方了!

我妈,原来住在这里?

电动车在没电的最后一瞬间,我们看见了那个黑车,进了一个山腰上的豪宅。

我一瘸一拐从电动上下来,正要高兴,就看出来了——这个宅子,有些不对劲儿啊。

“小蝌蚪,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程星河气喘吁吁:“找妈妈去啊!”

“这宅子里——有东西。”

还是个很凶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