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25章 头扎红绳

程星河一拧眉头:“你妈不也是行内大家族出身的吗?辈分比李茂昌还大呢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这个宅子本身是非常好的——后面靠着个独秀山,面前是团云川,靠山面水。

靠山面水的宅子是多了去了,但这地方不一样,山如华表,水如祥云,妥妥的是“盘龙宅”。

这地方大利后代,要出贵子的——这种贵子,可能还会青史留名。

当然了,一般人也住不上,有句话说德不配位,必有殃灾,就是这个意思,普通人住不长久。

我妈能住在这地方,倒是跟本身的贵气相得益彰。

邪祟一般也会畏惧这种贵人,俗话说鬼不登贵门,因为大贵之人的气强生霸道,对它们也没什么好处。

可这个宅子和我妈都是贵人,为什么会带着一股子凶煞气?

想起了那个梦,我心里立刻不舒服起来,难不成,江瘸子在里面设了什么机关,要害我妈?

我立马跟程星河就要进去。

可这个宅子大门紧闭,门口还好几个岗哨,我们俩为了避免麻烦,就披着水母皮进去了。

往里一走,豁然开朗,就院子里种着的石榴树,都是西川特产的名贵品种,叫五月火。

这种石榴开花结果,都是通红通红的,远看跟着火了一样。

看树皮是野生的,看粗度,一棵少说能买套房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你还真是地主家傻儿子——你妈这么有钱,让你穷成那样?”

我想起了当年为了救三舅姥爷,才卷进了四相局的事情里,心里也一阵不是滋味。

我妈是没来看过我,不过,她不是说了吗?有苦衷。

我又乐观了起来。

这次,想知道的事情,就能知道了。

穿过了石榴树,前面是凤尾草,我就回过味儿来了,这里的植物,摆设,都是利后代的。

难道,也跟我有关系?

我还记得,老头儿跟我说过——你们家的家神,也许就在你爹妈那呢。

我妈做这一切,会是为了我吗?

我妈坐的豪车已经进了车库,这地方豪的厉害,跟个大宫殿似得,愣一进来都要迷路,也不知道我妈到了什么地方了,不如先去客厅等着。

更何况,我对那个黑气也很感兴趣——什么邪祟敢在这里滋扰我妈,胆子可不小。

但是一进大客厅,我倏然就有些紧张。

我妈现在,有自己的家庭了。

她家里人,都是什么样子,我会有弟弟妹妹什么的吗?

见到了他们,我应该是个什么表情?

程星河踢了我一脚,我这才踩上了大厅晶亮的进口瓷砖。

里面的装饰豪奢却协调,跟之前见到的大花旦家完全不同,看上去是真正的贵族感。

程星河奔着后头一看:“好么——独栋里的入户电梯。”

反正还没来人,我们俩就等在了入户电梯前面。

在那一站,不长时间,后面倒是来了几个年轻人。

那几个年轻人好像是这地方的保安,不知道是在巡逻还是干啥,到了电梯前面,一看“四下无人”,就站住了,有个是其中岁数最大的,问了一句:“小胡好了吗?”

“没有呢……跟之前小刘小马差不多,看样子,好不了了。”

“这帮穷命鬼,找到了这么好的工作,偏没这个命。”岁数最大那个叹了口气:“得了,招几个新人吧。”

“张哥,”忽然有个嘴唇特别薄的人低声问道:“咱们这,是不是有点邪啊?”

邪?

一听这个字,我跟程星河立刻对了对眼。

被称为张哥的那个保安色厉内荏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哪儿邪了?”

但显然,他也心虚。

那种薄嘴唇在面相上来说,叫窗纸嘴,最爱嚼舌根,少说一句能憋死,人们常说的,嘴上没把门的,就是这种人。

果然,薄嘴唇低声说道:“是真的——小胡病了之前,也说值夜班的时候,见过怪东西。”

剩下几个保安立马来了精神:“真的?也是那个系着红头绳的?”

红头绳?

“是真的,”窗纸嘴立刻说道:“小胡亲口跟我说过,跟小刘小马看见的一样,说是个小孩儿,光着屁股四处跑,浑身一丝不挂,就头顶有个红头绳,在二楼楼梯拐角呢,一闪就过去了,追过去,你说多怪,到了二楼走廊尽头,就没影了。”

那个张哥表情阴晴不定。

一个模样很木讷忠厚的保安说道:“咱们家老板是什么人物,一般邪祟也不敢来吧?会不会,是请来的家仙什么的?”

老板……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觉。

我妈,现在的丈夫。

是个什么人呢?

不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说的是什么玩意儿?

“屁话,”窗纸嘴立刻说道:“真要是家仙,那看见了也没什么,保不齐还交好运呢!可那个系着红头绳的小孩儿,谁看见谁倒霉!小刘不是从三楼摔下去了?小马不是被车撞了?小胡就更别提了——睡不醒是个什么怪病?植物人?我看,他们不是意外,是撞邪了!更别说,咱们来的时间都不长吧?你说这,怎么就没有一个,是一年以上的老员工呢?会不会……”

几个年轻保安一听这话,表情都变了,正瘆着聚精会神听呢,忽然“啪”的一声响,几个人同时吓的一激灵,一回头,是那个领头的“张哥”受不了了,给窗纸嘴后脑勺来了一下。

窗纸嘴魂魄差点没吓丢了一半,一屁股就坐地上了,而张哥厉声就说道:“嚼嚼嚼,就知道瞎他妈嚼,忘了谁给你们发工资了?再嚼下去,我告诉老板,你们全别干了。”

窗纸嘴脸色一白,连忙从地上挣扎了起来,陪着笑脸:“张哥你别生气,我就是这么一说,逗逗闷子。巧合,我看,就是巧合,哪儿来什么系红头绳的小孩儿,又不是咱们老板娘儿子……”

一听这话,张哥又把手给举起来了,窗纸嘴连忙捂住了脑袋,可这个时候,门响了,我一抬头,就看见我妈进来了。

是啊,只那一眼,我就看出来了。

她虽然还是戴着墨镜围巾,可赫然,就是老照片上那个凤凰颈的美人。

程星河也看愣了——我妈那种美,跟祸国妖妃之类完全不同,端正大气之中,带着种说不出的威严。

哪怕这个地方,有一千个女人,可她就是有这种能力——在一千个人里,主角也只能是她。

几乎——跟在梦魇之中,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只是,我有些自嘲,没有梦境里那么平易近人。

几个保安赶紧低下头问好,我妈跟他们略点了点头,就要往电梯上走。

我几乎想把蜇皮子直接掀开,跟她说话,跟她见面,跟她相认。

可是凭空出现,一定会把这地方的人和她全吓着,只好忍住,带着程星河就要跟着她上电梯。

可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:“等一下。”

后面追来了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