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28章 母子相见 周六欠更补更

张浩往暗门上看了一眼,摇摇头:“这就不清楚了——不在我们的巡逻范围内,平时都是锁着的,说实话,这地方我们一天也就巡视一两回,也不敢来的多频繁。”

是啊,毕竟是放宝物的地方,丢了东西落个监守自盗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我跟程星河就靠了过去,头贴近,听里面的声音。

“嘻嘻……”

我皱起了眉头。

里面,有小孩的嬉笑声。

那东西就在里面?

我抬手想推开门,可这门锁的很牢固,好像是猢狲顾的好锁,轻易打不开,而且手一碰上,里面的声音就消失了。

我还想再细听呢,前面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——是一帮贵妇下楼的声音,伴随着嘻嘻哈哈的寒暄。

我妈也出来了,在那一群贵妇里,鹤立鸡群。

我顿时激动了起来,终于能见她了!

可这边的事情撂不下,我就跟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里你看着,我跟我妈见了面就回来。”

程星河连忙就把水母皮里钻出来:“你去吧,自己小心点。”

我一瞬间有些不放心,程星河跟我的关系,人尽皆知,他没有水母皮安全吗?不会被屠神使者盯上吧?

程星河低声骂道:“别磨磨唧唧,你要真担心你爹,就尽快回来。”

而一转脸,张浩已经愣在了原地——他眼看着那这程星河来了个大变活人,更确定我们是神仙了。

我一寻思也是,毕竟屠神使者不是冲着程星河来的,我虽然用蜇皮子换了脸,贸然露面也危险,就披着水母皮出去了。

我妈送走那些贵妇人的时候,太阳已经沉下去了,我想起了预知梦,心里就紧张,赶紧跟到了我妈身后,等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我又怕吓着她,好歹等她关上了门,我才敲了敲门。

这一侧脸,又看见了那个光屁股小孩儿站在走廊另一端,对我扮了个鬼脸,露出个奸笑。

我一皱眉头——入行以来,不说百毒不侵,也算是见过些世面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小孩儿,特别让人瘆得慌。

程狗真是不靠谱,没追到?

她的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:“谁啊?”

我心里突的一跳,回过神来,清了清嗓子:“是您写信,要跟我见一面的——我住商店街,叫李北斗。”

听得出来,自己的声音有点颤了。

屋里先是一片安静,下一秒,门把手响了一下,我妈就出来了。

自然,透过了水母皮,她没法看到我,但她立刻想起了之前齐雁和的行为,伸出手,就冲着我试探着触碰了过来。

隔着水母皮,她摸到了我的肩膀。

她那双黑沉沉的凤眼里,立刻就亮了起来。

接着,把我拉了进去,

她的手,非常温暖。

我进了屋,以最快的速度,在门口布了一个“藏”。

是苏寻给我做好的“半成品”,搁在了应有的位置上就行。

我妈伸手摸我,眼里别提多急切了:“北斗,妈……妈想见见你。”

我心里一阵发酸。

脱下了水母皮,我妈见到我,却是一愣。

我连忙跟她解释蜇皮子换脸的理由,她犹豫了一下,伸出手,就摸向了我的额角。

虽然被蜇皮子处理过,但是额角的旧伤疤,靠着触感,还是能摸出来。

她这才像是放下心来,心疼的说道:“你的事情,我听说了——这一阵子,你吃苦了。”

接着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我——我还没跟你自我介绍,我叫李淑云,我是……你妈。”

最后四个字,她声音发颤,眼里含着泪。

我心里一阵酸涩,但还是尽量露出笑容来:“我……我知道。”

她似乎有些紧张,半晌才说道:“你……你都这么大了。”

但她接着,就更紧张了:“你恨我吗?是我对不起你,当年,没有好好的照顾你……我……”

要说恨,其实也恨过。

我羡慕别的孩子有妈给做饭,羡慕别的孩子有妈抱着看病,甚至羡慕,那些小孩儿的耳朵有妈来拽,淘气回家,有妈收拾。

可我,我只有羡慕。

我饿肚子的时候,摔断腿的时候,甚至差点因为发烧送命的时候,我妈一次也没出现过。

有些老邻居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,说别的孩子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却是我妈的绊脚石,带着我,上哪儿嫁好人家,过好日子去?

她现在,确实如愿以偿过上好日子了,自然,人都希望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
我摇摇头:“您在信里说,有苦衷。”

只有我自己知道,这个头摇的,有不甘心。

我妈眼圈,瞬间就红了,下一秒,她一把抱住了我,哽咽了起来:“儿子——我的儿子……”

我妈身材自然比我娇小很多,可她的怀抱,异常温暖。

这个温暖,和奇异的安全感,我确实是第一次感觉到,简直能把这么多年压在心里的怨恨和不甘,全消融了。

我想起来,她之前跟齐雁和说,她就一个儿子,愿意把命给儿子。

她对我,真的还有母子之情。

“妈对不起你啊,妈当年,也有妈的不得已……”

这一瞬,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,不怒自威的凤凰女,而是一个软弱懊悔的普通妇人。

她的眼泪,在我衣服上温热的洇开。

我抬起了手,拍了拍她后背:“现在好了。”

不论如何,我好端端的长大了,穿越过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,终于站到了她面前。

我妈抱我抱的死紧死紧的,等她情绪终于平静下来,这才说道:“妈想起了很久以前……”

我心里一提,立刻问道:“您,到底为什么……”

“妈告诉你,妈这就告诉你。”她抬起眼睛看着我:“只求你,不要恨我。”

“说起来,都要怪你爹……”我妈咬了咬牙,黑沉沉的丹凤眼里闪过了一丝憎恨:“是他害了我,也害了你这一辈子。”

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:“我爹,到底是谁?”

这是不知道追寻了多久的答案,这答案一旦到了面前,反而意外的充满不真实感。

我妈咬了咬牙:“说出来,你可能不信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”

我一下就愣住了:“不知道?”

那怎么可能?

我妈吸了口气,说道:“这件事情,要不是得对你有个交代——我一辈子也不想回忆起来。这要从二十来年前,很多先生去探寻真龙穴的事情说起。”

她抬起眼睛看着我:“那一次,我也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