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29章 小四相会

我顿时愣住了。

四相会不是高阶先生才能去的吗?我妈二十年前,也才二十来岁,哪儿有这个资格?

我妈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,领着我坐下,给我一杯茶:“我们——自然没资格进四相会,是偷着去的。”

但她端正威严的面孔上,是没控制住的后悔:“那个时候,年少气盛。”

“我们”……跟她一起进真龙穴的,还有其他人。

这要从我妈的身份说起,她是窥天神测李家的人。

她这一房,很久之前就离开了老家,在县城生活——这事儿从头说起,是另一个故事,我妈亲爹,也就是我外公,虽然也是正统李家先生,偏偏跟臭名昭著的黑先生家女儿好上了,也就是我三舅姥爷的亲姐姐,行当内跟厌胜门名气差不多,反正都是“歪门邪道”。

正道先生跟黑先生势不两立,这样的结合,李家容不得,他们只能离开老家,隐姓埋名在县城自立门户。

开始还是做老本行,过的也算安静,后来因为某件大事儿,外公通过测字的本事,在本地立了一个大功,行内人仰慕,不少前来结交的,在那个时候,跟十二天阶家族就认识了。

而黑先生素来没什么规矩讲究,我三舅姥爷也经常来探望姐姐,算是正道和黑先生都吃得开。

而我妈出生那天,漫天都是红霞,附近的鸟雀都在房子周围鸣叫。

这是个异象,日出丹朱,百鸟朝凤,搁在古代,必定要被认定做后妃的。

但是外公外婆心里清楚——月满则亏水满则溢,女儿是凤凰命,未必是件好事儿。为什么说大富大贵不是每个人都承担的起的呢?因为大富大贵人的劫难,也比普通人更大,三舅姥爷倒是满不在乎,说我妈的命格他给看了,天塌下来他给扛着。

我妈在这样的家庭里逐渐长大,也就认识了不少行当之中的后人。

比如,程狗他妈,齐家的齐百灵,夏明远他爹夏天生,江家的江良,甚至兰家的等等。

我想起来了齐老爷子去世的时候,垫在《花花公子》底下的老照片,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拍的。

难怪,原来父母这一辈,竟然都认识,程狗知道,一定很惊讶。

这帮风水圈子的二代关系都不错,不少是要继承家业的,算是提前积累人脉,这样,他们这个小圈子里,互相认识的人越来越多。

而他们知道四相局,是从程狗他爹那。

程狗他爹叫程廉贞,因为以二郎眼帮过小圈子之中的一个人,也融入到了这个圈子里。

而程狗他爹自然跟程狗一样,为了能活过二十五岁,毕生之力,都在寻找四相局,听说这个小圈子里有江家人,竭力交往,就是为了能从建造者江家那,知道四相局的真相,找到玄武局。

江良他们一听四相局这三个字,心里不由也是一动。

当时,江家也面临着困局——外面看着,江家繁花似锦,可只有江家人自己知道,现在家族的运势,犹如强弩之末,按着祖宗的遗言,很快就要分崩离析,必须得找到解决的方法。

作为未来的家主,他们自然也想找到传说之中的四相局,为家族延续,尽一份力。

可他们心里也清楚,这在家主那里来说,几乎是不可能的——上一个为了四相局跟家里闹翻的江藏水,已经被驱逐出江家了。

这个时候,圈子里有一个年轻男人,说他也弄到了一点资料,也像是跟四相局有关。

这个年轻男人是谁家的,什么时候融入进来的,当时大家都没留意,只记得这个男人卓尔不群,跟其他人都不太一样,模样很英俊,常穿白衬衫,大家叫他小井。

那些年轻先生,哪一个不是血气方刚,自视甚高的,又在家族荫蔽下,没接受过社会毒打,好高骛远,哪个都想搞点万世功业,立马就问小井,是什么资料?

小井拿出来,大家全吃了一惊——是四相局的地图。

当然是复制品,可已经足够震惊那些人了,都是行内人士,图上选址的精妙,扫一眼,就知道绝后光前,决不是假的。

他们自然就问小井,这是从哪里来的?

小井摇头,说这事儿是个秘密,只问你们,乐不乐意一起来做这件事儿?

大家自然乐意,小井说可以,唯独一个条件,这事儿要保密。

这对他们来说,并不意外,四相局简直是个巨大的马蜂窝,要是告诉给家里的长辈,让你去了才怪。

可关于四相局的传说,实在是太诱人了。

他们达成协议,也就分头去寻找那些地方——俨然成了一个小四相会,程狗爹妈就是那个时候好上的。

但那个时候,他们初出茅庐,寻找的并不顺利。

有些人本身没常性,一直找不到,就打了退堂鼓,我妈就是其中之一。

但是有一天,我妈接到了通知,说这件事儿有眉目了。

当时我外公外婆已经相继去世,我妈也已经跟人谈婚论嫁,对方也是行内人,我妈正在幸福之中,几乎别无所求,对这件事儿也就没什么兴趣了,可我妈当时的未婚夫感兴趣,三舅姥爷自己也参与了进去,根本没人管我妈,她就也跟着去了。

什么眉目呢?有人报信,说现在一些天阶和拔尖儿的先生,偷偷组成了一个四相会,就是奔着真龙穴去的。

咱们只要跟在后面,背靠大树好乘凉,也能跟着分一杯羹。

关于真龙穴的传说简直太多了,有人说那地方能成仙,有人说那里面有至宝,总而言之,去了肯定不会白去。

而天阶们亲自打头阵,危险性也不高,简直是白捡的便宜。

这叫那些小年轻听说了,谁不感兴趣。

不过到了那之后,我妈就发现,昔日的很多朋友都不见了,比如程廉贞和齐百灵这一对。

我心里一动——也许,他们当时已经遭难了。

她也纳闷,不过当时并不知道内情,一路尾随着四相会的人,也真的进入到了真龙穴之中。

说到了这里,我妈脸色微微有点变化,显然是想起来了最不愿意触碰的回忆,深呼吸了几口,让我喝茶,她缓一缓。

茶冷了一半,不过味道还是十分甘甜。

不过我也没心情细品,毕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内容了。

我妈缓过来,接着告诉我——真龙穴的危险自不用提,壮美也不用提,尾随着四相会进去之后不久,她就听见,里面一阵很大的动静。

像是有什么崩塌了一样。

当时真龙穴里面就一片大乱,我妈也大吃了一惊,可真龙穴里的东西,把她和身边人给冲散了,她正着急呢,忽然黑暗之中,一只手抓住了她。

她还以为是自己的未婚夫,立刻跟了过去,但是只觉得,那只手凉的吓人。

她心里有些疑惑,就问那人到底是谁,那人不回答,她就更想挣脱开,可她觉出自己被拽到了一个地方,忽然头上一阵剧痛,之后的事情,她就不知道了。

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身上有血迹——再后来,有了孕。

我妈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尽量冷静,可她的手,死死的攥着,手背上,浮现了青筋。

我耳朵里嗡的一声:“那我爹……”

还真是个死王八蛋,趁人之危!

“他到底是谁?”

我妈吸了口气:“儿子,我实在是不想回忆那张脸了……”

提起“那张脸”,我妈心里,依然有恨意。

心口一闷,我只觉得窒息。

怎么也没想到,我竟然是以这么不光彩的方式来到世界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