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33章 上锁柜子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我吸了口气:“好像——跟真龙转世有关系。”

她说,那个东西本来应该是她儿子的。

可却到了我身上。

为了另一个儿子,她可以杀我,剔我的骨头……

我忽然觉得很冷。

程星河把我脑袋拉在了自己肩膀上,声音难得的柔和起来:“想哭你就哭吧,没什么丢人的——这地方这么黑,谁也看不见你。有些难受的事儿真要是扛不住,哭出来就好了,排毒。”

这话说的,极为诚恳。

“程狗,”我听见自己低声说道:“我这一辈子,是为了什么活的?”

“废话。你说呢?”

啪的一声,程星河用力的拍了拍我肩膀:“越是没人珍惜你,你才越要珍惜自己!”

这话,跟掠过夜空的闪电一样,倏然亮了起来。

是啊,我是为我自己活下来的。

我得活着。

不管谁希望我死——我要为了我自己,和关心我的人活着。

还有很多账没算完呢!还有人,等我回家。

“这就对了,打起精神来!世上总有人不喜欢你,这是没办法的事儿,有办法的只有一样,你也别他妈的喜欢他们。”

没错。

只有你在乎的人,才能让你伤心。

我却想起了我妈之前说的一句话。

“你现在变回自己的脸了——因为你这张脸,让我恶心。”

我也想起了祸国妖妃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——你会遇到一个大劫难,解梦姑姑也跟我说,你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。

想不到,是在这里——我最不希望的地方出现。

身体还是没法动,这地方不算太大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有人找上门,找到我们。

得赶紧恢复过来。

可这个方术,只要是肉眼凡胎,就挣脱不开——我的身体是我妈赋予的,现在,也是她亲手拿来当了邪鬼子母的祭品。

程星河弄清楚了我妈说的事情之后,皱起了眉头:“你妈说的,是真的吗?会不会,是为了让你成为待宰香猪,故意撒谎拖延你,编出来的故事?”

我摇摇头:“有些是,有些不是。”

不能不承认,我妈应该是个极为聪明的人。

就从一开始找我,到后来见我,她的表情,眼神,都尽量真实,应该是竭尽全力想骗住我。

这种情况下,她为了避免纰漏,一定不会再讲更多的假话,有更多的假话,就会有更多的漏洞,更容易暴露。

而且,骗过我其实不容易,她这次能得手,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份,一方面,就是她对着我讲话的时候,眼睛都是澄澈的——她找我的意图虽然虚假,但故事不是假的。

当然,里面也未必全是真的——只有真话假话混在一起说,才最容易把人骗过去。

比如,真龙穴里发生的事情。

我爹到底是谁?

显而易见,确实是个跟我长得很相似的人。

“你说她讲的小四相会成员里,有个小井,”程星河问道:“那是不是你爹?”

“不像,她提起小井的时候,眼里没什么厌恶,”我答道:“不过,我猜出那个所谓的小井是谁了。”

“谁?”程星河声音一紧:“你别告诉我,是井驭龙他们家的人。”

“不是,能拿出四相局密卷的复制图的,只有夏季常,天师府,江家,还有修建局的厌胜门这几个地方,”我答道:“那个“井”字,是两个叠起来的二。”

程星河反应过来,一拍大腿:“是厌胜门的二当家?”

如果是二当家,那就对上了。

他拿到了地图,跟小四相会的人结交,就为了得到更多关于四相局的线索,给厌胜门平反。

那个在楼止水照片里出现的半个身体,可能也是他?不,不对,那个人另有其人,厌胜门人手腕内,不是那个苍耳的痕迹。

再加上后来……

程星河没吭声,但是我知道他的想法——有可能,是那个二当家看中了程家的二郎眼,想让程狗他爹跟他一起做什么事儿。

但是程狗他爹拒绝,他就要抢程狗,后来,才丢了命。所以,程狗他妈说,记住,仇人是预知梦家族。

这样是说得通,但也只是猜测,当年的真相,没有人或者证据去验证。

程星河沉默半晌:“是啊,早晚会查清楚的。那咱们,搞清楚眼下几个问题。”

一来,我爹到底是谁?

二来,这真龙转世,是怎么到了我身上的?

三来,真龙骨是什么情况,值得她要来千方百计的杀我。

四来,她说,这真龙骨,应该是她儿子的。

程星河想了想:“你说,你妈那话什么意思?你把本来属于她儿子的真龙骨给拿走了……她儿子干什么的,需要真龙骨?”

如果真龙骨跟真龙转世有关系,其实真相昭然若揭。

我们俩都想到了,但是都没吭声,因为,我们俩都不希望,这个可能性是真的——因为那个可能性,简直石破天惊。

程星河似乎也被那个念头给震慑住了,缓缓站了起来:“光想也想不出什么鬼——看看这地方,是个什么地方。”

“你来的时候没看?”

“你失忆了?刚才他妈的多看一眼,你爹就要在斩须刀下人头落地了。白吃馒头嫌面黑。”

说着他缓缓起来摸了摸:“只见到这有个门,直接闯进来了,不过还好,幸亏他们没找到,咱们今天运气不错,实在不行在这猫一冬,过完年再回去。”

程星河进来的时候布下了苏寻给做的“藏”,但毕竟是简陋的半成品,跟苏寻自己做的不一样,有高手来了,说不定很快就破解了,躲一辈子怎么可能。

“嚓”的一下,程星河把打火机给点起来了。

四面一片亮,我们抬头看见了这里有很多的柜子。

柜子里面全是书。

看摆设,像是男主人的书房。

我皱起眉头——我妈现在的丈夫。

“是个文化人啊!”程星河往里头看了看:“很多珍藏本。”

说着,开了一扇,拿出来看了看。

说起来,我妈的家里,神神秘秘的,竟然连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主人的身份,属实是有些不对劲儿。

我也四处看了看,不过除了书,也没有什么其他别的东西。

“哎,这有个抽屉,”程星河招了招手:“锁着的,你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