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34章 凤颈真龙

我现在比植物人强不了多少,你让我开?你咋不上天呢?

程星河这才想起来,叹了口气: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……”

说着,他卷起凤凰毛,对着那个锁就抽打过去了。

“咣”的一声,火花四溅,柜子开了,里面是很多方方正正的小东西。

印章。

程星河弯腰一看,倒吸冷气:“卧槽,田黄!”

说着,就伸手拿出来看。

可这一看清楚了印章上的字,他手忽然就哆嗦了一下。

我看出来了:“怎么了?”

他一个激灵,那印章就落地上了。

印章那一面,正对着我。

我看清楚,顿时觉得眼前发了白。

那个印章上,刻着的,是个篆字,但我认得出来,是个“江”字。

我妈自己姓李——这只可能是嫁给了江家人!

“你妈有凤凰颈,只有凤凰颈能生出真龙。”程星河抿了抿嘴:“所以,她能生出你,那,还有另一个真龙转世,是不是,也是她生的……”

我忽然浮现出了一种特别反胃的感觉。无法接受的反胃。

而这个时候,外面隐隐响起了一个凛冽的声音:“在这里好好找找——别让任何人,惊吓了我妈。”

我和程星河,几乎全被冻住了。

我想起来了,之前我妈在房间里的时候,有人敲门。

我当时额角疼的厉害,什么都听不清楚,只觉得那个声音耳熟。

可现在想来,那个声音——之所以耳熟,是因为,那是江辰的声音。

下一秒,门口忽然响起了个声音:“这边不对劲儿。”

那个声音,我也耳熟,程星河立刻想起来了:“咱们上次,在祸国妖妃的车上见过,那个会闻妖气的……”

天姥山刘氏。

他们不是被天师府聚拢来的吗,怎么会跟江辰勾搭在一起?

而且,江辰也明明已经被天师府扣住了,又放回来了?

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凭什么?

“这地方有藏。”又有一个声音几乎是狂喜的响了起来:“哪个先生会?”

“我。”

好几个人,对着这门开始破藏了!

程星河一把抓住了我,想去找退路,可这地方就是个书房,根本没有其他的路。

江辰手底下,都是业内最好的高手。

“程狗,你想法子走。”

“要走你爹早就走了,还等到现在?别说屁话了。”

没过多长时间,“咣”的一声,门开了。

几个身影蹲在门口,露出了喜色:“在这里呢!”

后面,有一个颀长熟悉的身影。

江辰。

江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声音愉悦:“李北斗,好久不见——上我家里来做客,怎么不通知我一声?”

他家……

我只觉得,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了,只想吐。

“你对我有仇,我知道,可祸不及家人。”江辰继续说道:“对我妈下手,算是什么本事?”

程星河结巴了半天:“你妈的那个儿子——是江辰?”

她说,她未婚夫也是行内的人——江家正是十二天阶之一。

难道,她后来,又嫁给了当初的未婚夫?某个江家人……

我大口的呼吸了起来:“不可能——这里有不对劲儿的地方。”

其实,我和程星河,刚才就想到了这里,但是我们不愿意往这方面想。

比如说——我和江辰,都是四辰龙命。

我们俩肯定是同年同月同时出生的,怎么可能同一个母亲?

我脑子里嗡的一声。是有一个可能。

江辰抬起了手,几个先生已经要闯进来了。

“江辰第一次跟咱们认识,我就觉出来了,”程星河一凤凰毛把他们掀翻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跟他,长得很像,同年同月同日生,一个妈,除非,是异卵双胞胎。”

如果真是这样,我妈凭什么认定我是妖邪,另一个儿子是她唯一的儿子?

只有一个解释——她曾经在真龙穴,见过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

那个人,额角上有个伤疤。

她认定那个人对她做过什么,怀孕生产之后,两个孩子模样相似,可其中一个,额角相同位置,也有一个旧伤疤。

而江辰拥有一切江家人的特质,跟她未婚夫一样。

所以——她说,另一个儿子,才是她唯一的儿子,而我,是个从真龙穴,借着她的身体,转世成人的妖邪。

又有人涌进来,程星河只甩凤凰毛,头都不回,只盯着我:“这么说,你爹是你前世,那个景朝国君?”

不对,还是不对……这怎么可能!景朝国君死了几百年了!

更何况,无极尸说,他成了个怪物。

退一万步,哪怕真是这样,从没听说过一对双胞胎两个爹的!

“也许,江辰也是景朝国君的,只是江家人喜当爹了,也或者……新闻里还真有双胞胎俩爹的,”程星河一凤凰毛卷走了两个扑过来的人,还有闲工夫回头连:“我给你百度一下。”

那是多小的几率,能让我遇上?

再说了,如果江辰的来历跟我一样,为什么我妈恨我,却爱他?

就好像一盘子散拼图,各种线索都对不上,我妈告诉的我的事情里,一定隐瞒了某种关键线索。

而这个关键线索,就是她恨我,和恨我爹的原因。

真龙骨,旧伤疤……

对了,三舅姥爷当年,曾经找人修复过这个旧伤疤,说明他知道这个旧伤疤的意义。

内情——只有三舅姥爷知道!

只是,恐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老头儿也一样,他装痴呆的理由,也不会简单。

如果能顺利出去,第一件事儿,就是找到老头儿,磨也要把一切磨出来!

“你们还有心情说悄悄话?”一个蹲在门口的人也见识到了凤凰毛的厉害,不好进来,索性厉声说道:“给我出来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攫尸钩,对着我就下来了。

“啪”的一声,攫尸钩被凤凰毛一下打开,程星河吸了口气,开始活动筋骨:“他奶奶的,今天看来得大闹一场了。”

江辰还是站在原地没动,可后面的人全聚拢了过来,黑压压的,好像暴风雨之前的乌云。

程星河挡在前面,我因为邪鬼子母的关系,还是动弹不得。

我不想再去想,可脑子里不停冒出新的想法——虽然不能接受,不过,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,有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。

比如,我跟江辰长得确实有些相似,而真龙穴打开过一次之后,很多人看见龙气归了江家。

也许,是因为我妈带着腹中的我,嫁入了江家……

甚至——江家的解梦姑姑是不见外人的,却主动给我解梦。

我妈既然嫁进来,就算是江家人,她也认定了我是江家人……

所以,留下来的江辰,被认定成了真龙转世,因为世上的人,根本不知道,当初这个被我妈抛弃的我!

可还是那句话,双胞胎,怎么可能有不同的爹?

真龙骨又是怎么回事?

这这些已知的线索,让事情更扑朔迷离了。

我跟江辰,真的是这个关系吗?

我隐隐觉得,这后面,跟我妈的留言一样,是有个阴谋。

从真龙穴被打开,到真龙转世,都绝对不是偶然。

江瘸子,江藏土,三舅姥爷,厌胜门主,都有各自的目的。

“扑”的一声,一个人被程星河用凤凰毛给拉下来了,重重摔在了地上,但是还有人抓住了这个机会,趁着凤凰毛还没来得及收回来,对着程星河就压过去了。

程星河被压住,剩下的人,趁机抓住了动弹不得的我。

江辰进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微微一笑:“李北斗——这次,你又想来抢走我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