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35章 母慈子孝

他跟我,是截然不同的人。

从外表上看,矜贵潇洒,到了哪里的,都是鹤立鸡群的贵族气息,一辈子众星捧月,想要的,不想要的,他都有。

而我呢?

我什么都没有,好容易找到了母亲,母亲都容不下我。

我和他哪怕模样有几分相似,这一辈子,也是云泥之别。

抢走——到底,是谁抢走了谁的东西?

我忽然就笑了。

也许,我这一笑,跟平时不大一样,居高临下的江辰,也第一次露出了几分忌惮。

我笑的更开心了:“我抢你妈。”

江辰那骄矜惯了的表情,猛然一凝。

剩下几个先生一听,大骂了起来:“厌胜门的妖邪,果然上不得台盘,张嘴就是脏话!”

“是啊,江先生,这种祸害留着,也是夜长梦多,咱们不如绝了后患……”

江辰的眼神,阴晴不定。

而火光一溅,程星河一凤凰毛把周围的人全部掀翻,骂道:“你们这帮贼心烂肠子的东西,这么大仇,七星把你们的爹推井里了?”

可那些先生都不是怂人,百般武艺,对着程星河就招呼上了。

江辰吸了口气,也对我笑:“你这次,自己上我家里来,可都是你自己找的命数。”

程星河担心了起来,翻身要过来护住我,可其中一个先生手里的钩子只怕也跟无极尸血粘过点关系,一下就把程星河的凤凰毛给扛过去了,他过不来,只能喊:“七星,你他娘倒是赶紧缓过来啊!”

我妈把我当祭祀,祭给了邪阴鬼子母了——让自己亲生的一胎,把一切都换给另一胎,就好像邪阴鬼子母把八个孩子,全送给一个孩子吃一样,她靠着血缘关系,已经把我彻底禁锢成人家案板上的肉了,一丝余地都没给我留,我这次,缓不了了。

这把程星河急的:“他大爷的,咱们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怎么能在这个阴沟里翻船……”

是啊,过来认母,谁会知道,那个大劫难,偏偏就是从给我生命的人这里出来的。

江辰看着我,跟看一只蚂蚁一样:“李北斗,我知道,你尽力了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你不容易。不过——真龙,到最后,也只有一个。”

我其实从来没把真龙转世这四个字放在心里过,我没争过,我也没抢过,我拥有这一切,也全是你们逼出来的。

我眯着眼睛看着他:“是只有一个——但,为什么不能是我?”

这句话,像是一下戳到了他的心,他眼神一暗。

程星河一凤凰毛甩开了几个先生:“七星,你平时不是比猴儿还精吗?人在屋檐下——你不猥琐发育,还拱什么火?”

是啊,我是动弹不得,人在屋檐下,可我缓缓说道:“江辰不敢拿我怎么样。”

程星河一愣,江辰身边的几个先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反而笑了:“你现在这个处境,江先生为什么不敢?”

“你以为,你是传说之中的祸患,我们还能怕你?醒醒吧,你都拔毛剥皮,飞到了人家锅里,还死鸭子嘴硬呢!”

唯独那个天姥山刘氏在人后没吭声,死死盯着我,像是观察出了什么。

程星河看我跟看傻子一样:“算了——还是得靠你爹我……”

江辰却没吭声。

我一笑:“江先生比你们聪明,他已经想起来了——跟他结灵的那个灵魁还在我手上。”

程星河一听“灵魁”俩字,顿时就愣住了,接着一拍大腿:“我怎么把那玩意儿给忘了!”

结果这一开口,好几个先生对着他拥过去,他脸上挨了一下,吃痛才转过凤凰毛把面前的人掀翻,厉声说道:“没错,七星只要不回去,你看看有没有你的好日子过!”

江辰之前为了保命,跟受了天罚的灵魁结灵。

在结灵术上,主人和灵物同生共死,所以,他死不了。

可上次,灵魁被我抓到了厌胜门。

当然,灵魁是死不了,但只要灵魁受伤,江辰会一起感同身受。

这是死契约,解不开!

只要灵魁在我手上——那他的软肋就在我手上,他不敢杀我。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江真龙,我劝你们,赶紧放了我们,不然,厌胜的一天捅灵魁几百刀,你就要跟着痛几百次——厌胜是干什么的,你心里清楚,折磨人,我们是强项!往指甲缝里扎针,辣椒水喷眼,甚至活叫驴,烙鹅掌……你想要什么,咱们就玩儿什么!”

江辰嘴角一扯,冷冷的说道:“这些日子,灵魁确实死托赖你们照料了,投桃报李,李先生来做客,我自然也是要跟厌胜门打个招呼,把你照料周全。”

周全?言下之意,是要跟我互相牵制——我落在他手里,他要以我的命,来牵制厌胜门不能对灵魁轻举妄动。

各人有各人的把柄。

“周全就有个周全的样子。”我冷冷的说道:“离我们远点。”

江辰眼神一暗,对那几个先生点了点头。

他们虽然不甘心,可到底听江辰的话,立刻退开了。

江辰自己也退后一步,客气却拒人千里的说道:“那现在……”

“鲤鱼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后面有人过来了,一下拉住了江辰:“你没事儿吧?”

我心里骤然一缩。

我妈……

她丹凤眼里,满眼关切,把江辰上下看了一个遍,才放下心来:“可担心死我了。”

她已经把斩须刀藏起来了,看上去,就是个雍容华贵的妇人,谁也看不出她之前的凌厉。

江辰微微一笑:“您放心,自己家里,我能有什么事儿?”

说着看向了我:“就是这个人,惊动了您?”

我妈甚至看都没往这边看,责怪里也带着宠溺:“你说你,家里这么多人呢,你自己来干什么?小题大做,出了什么事儿,妈可受不了!”

她眼里,满满当当的,就只有他——躺在这里的我,好像是个多看一下,都碍眼的垃圾。

程星河忍不住了:“一母同胞……”

可他话还没说完,我妈眼神一凛,声音一厉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还不把他的嘴给堵住!”

周围的人,不由自主就应了一声——是凤凰命,特有的威仪。

程星河冷笑着还要说话呢,我冲他使了个眼色。

他满眼不甘心,可也没别的法子,低声说道:“见过偏心眼儿的,没见过偏到了北极的……”

江辰皱起眉头来:“什么叫一母同胞?”

我妈立刻说道:“这种小毛贼胡言乱语,你本来就操心那么多事情,不值得费神——上次给你在七凸山求的的头痛散,你用了吗?”

“那药是您磕了一百个头,跟菩萨求来的?妈那么费心,我当然敷了。”江辰一笑:“好用。”

我妈一笑,看着江辰的眼神,又是骄傲又是疼惜。

一百个头……我心里冷笑,好一个母慈子孝啊!

只有江辰,是她身上掉下的肉?

而我妈这才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鲤鱼——你要把这个小贼怎么样?”

小贼,在她心里,我就是个小贼。

江辰看向了我,接着说道:“他确实拿走了我一样要紧的东西,我问出来就行了。”

我妈还是有些紧张,似乎生怕我会伤着江辰:“别亲自问——我看着他的眼神,就瘆得慌,可别狗急跳墙,把你给……”

“您放心。”江辰微微一笑:“儿子没有那么没用。”

说着,他耐心的看着我:“李先生,我这就跟厌胜联系一下,咱们做个买卖。”

买卖?是绑票勒索吧?

厌胜真要是把灵魁送来,他一准是要撕票的。

我盯着他:“你跪下给我磕个头,我就考虑考虑。”

江辰眼神一寒。

剩下几个先生更不用说了:“真是厚颜无耻,得寸进尺……”

“江先生讲宽仁,却遇上个真小人。”

我妈的眼神就更别提了。

像是在后悔——后悔为什么当时生下我之后,没有亲手掐死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