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38章 倾巢出动

内室里,有人!

我后心一炸。

“谁在里面?”

没人应声。

我卡着江辰的手手更紧了:“这房间,到底是谁的?”

江辰只能出声:“家父的起居室。”

“你爹在里面?”

江辰却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他还没回来。”

“那里面是谁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江辰不像是说谎的样子。

“咣!”

里面又是一声响,像是什么东西摔下来了。

不会是江辰的人,他们要是埋伏在这里,不可能出声惊动我。

得进去看看。

我单手要开门,江辰却厉声说道:“这地方,不能随便进。”

“我今天,还就随便进了。”

都到这个时候了,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大门忽然一阵巨响,数不清的人冲了进来:“放开江先生!”

不光是之前那些江辰亲信,大量江家人也闻讯赶来了。

为首的,是江年。

不愧是邸老头子,补局补的真不错,江家眼看着要倒霉,硬是让他给补回风生水起了——江年眼瞅着应该死在玄武局的,竟然还能好端端的回来。

江家人在玄武局,也折了不少,看来深谙不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,还留着储备力量。

江夫人就站在了江年身后——却没有跟普通妇女一样浑身发抖,痛哭流涕,眼神反而异常锋锐坚决:“谁把这个胆大包天的歹徒给我活捉住,想要什么,我们家都出得起。”

一丝情都没有,只有恨。

看来,是她为了儿子的安危,把这些江家人全叫来的。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不少人摩拳擦掌。

江年冷冷的盯着我:“李北斗,你这是狗急跳墙?连我小叔叔也不放过——还是说,你异想天开,一个冒牌货,竟然还想取代正主?”

你急跳墙。

我甚至有些想笑,终于明白老头儿教给我“老虎不听狗叫”是什么意思了。

“识相的,就放了我小叔叔,回头是岸。”江年往前走了一步:“你拿什么跟他争?”

“没错,恬不知耻——自己假冒也就算了,还妄图对正主下手。”

“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,一个泥鳅,成不了真龙!下作!”

“这次送上门来,也许就是老天开眼,让他自投罗网!”

江辰立刻说道:“家里的叔伯兄弟,先不要激动,要是为了我,让你们出事儿,我于心何忍。”

江辰的心思我再清楚不过了,一石二鸟,一方面怕他们把我激怒,搞得他倒霉,一方面又顺手收拢人心。

刘皇叔摔孩子的时候,都没你这么能耐。

那些江家人听了,越发露出了钦佩:“为了咱们,自己的生死倒是不放在心上——他不是真龙转世,谁是?”

你大爷是。

越过了江家人,天师府的也在后面待命——看来自从天师府不服李茂昌的那一派,把三清老人请回来之后,李茂昌也得让三清老人几分。

我倒是来了兴趣:“你给了天师府什么好处?充钱了?”

江辰冷笑:“你愿意怎么想,就怎么想。”

“你不说,我也猜出来了。”我答道:“放你出来的条件——是让你帮忙对付那个大妖孽吧?”

江辰微微皱了皱眉头,眼神一动,简直像是在问我怎么知道。

看来我没猜错。

前次看见天师府把天姥山刘氏他们带到了个地方,都是出名的武先生,肯定是要对付什么大妖孽。

什么妖孽,要请这么多人来对付?

肯定是三清老人自己都难以对付的。

那就只有一个了——那个费了三清老人毕生之力镇压的九尾狐,怕是因为四相局的变动,也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这个大祸患近在眼前,也只能利用江辰和江辰背后的人,来“戴罪立功”,这才开始合作的。

天师府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别的——只为“世人”。

江辰活脱脱,就是游戏里的氪金玩家。

了不起了不起。

以前总听人说,我们家三代打拼,凭什么输给你一朝努力?

有些人从投胎开始,就赢了。

不过,哪怕是这样——谁也不该放弃努力。

“李北斗,”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是聪明人,你知道,不可能在这里挟持江辰一辈子,”

江良也来了。

这次,江家是倾巢出动了?

熊皮人呢?

熊皮人不在,也许,是死了?

我一笑:“我也没打算在这里呆一辈子,这次来,想打听一点事儿,弄清楚了,江辰完璧归赵,天黑路滑,咱们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”

江辰看了我一眼。

我妈也微微一怔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江良作为风水江的家主,开了口:“你想知道什么事儿?”

“简单,我想知道的,是二十年前,真龙穴被打开的真相。”

我妈抬起头,眼神一凛。

这地方有很多人。

要是把这件事儿爆开,她下半辈子,就没法在江家立足了。

江良耐心的看了我一眼:“这件事儿,跟我们没关系——你可以去问十二天阶几位大先生,我们又怎么会知道?”

不愧是江家人,这种若无其事,简直是一脉相承。

“不见得吧。”我冷冷的说道:“是有个大四相会——可进入真龙穴的,还有尾随在后的小四相会呢。”

江良一怔,显然,他没想到,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。

可饶是这样,他也没往江夫人那看——他甚至根本没怀疑过这话会是江夫人跟我说的。

在他看来,江夫人根本就没有这个理由。

江夫人看似镇定自若,可光洁的额头,隐隐绽出了一丝青筋。

她也很后悔,刚才为了等到祭祀效果显现,把真相说了出来。

不,应该说,她是后悔,刚才怎么没用斩须刀一下劈了我——她说真话,是因为没想到我能活着出这个门。

“江良先生,你也是小四相会的成员之一,”我接着说道:“第一个问题,那次进入真龙穴的,除了你,江夫人,还有谁?是不是——江夫人的丈夫,江天?”

江良一听我报出了三个名字,更是一愣。

我手一用力:“三秒时间——说,还是看着我这个山寨,跟正牌同归于尽,三,二……”

我往下一压,江辰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下来。

“别伤我儿子!”

江夫人忍不住往前一步:“是有,那又怎么样?”

那就对了,这个江天,果然是当年那位未婚夫。

很多线索,终于能浮出水面了。

江辰看了我一眼:“你到底为什么对我父亲这么感兴趣?”

“你管不着。”我继续问道:“那位江天,现在在什么地方呢?”

江年冷冷的说道:“你找他干什么?他不是你能见的。”

“我是想弄清楚,当年谋划一切,掀开玖龙抬棺的,到底是谁。”

江良终于看了江夫人一眼。

江夫人再也忍不住了:“让我去替我儿子,行不行?你要命,要我的命!”

这种恳切和心疼,是装不出来的。

我手不由自主一颤,江辰重重喘了口气,尽量冷静的说道:“妈,你不要添乱了。”

可江夫人眼看着江辰有危险,简直心如刀割,又往前了一步:“那些事情,跟江辰没关系,——他是无辜的!”

无辜——他无辜,我又做错什么了?

眼下这一切,不是你们一步一步逼我的?

“江天先生不会让江辰这么死在这的,”我缓缓说道:“我要见他一面。”

“得寸进尺……”江年忍不住回头对江良说道:“爸,他不是中了邪术吗?我看,不如冒险试一试——把小叔叔抢回来!”

“你懂什么?”江良冷冷的说道:“这个险,咱们冒不起。”

江辰,是江家振兴,唯一的希望——一丝差池也不能出。

“你想见我?”

一个人从人群后走了出来:“见了我,你就肯放了我儿子?”

我一看那个人,顿时就愣住了。

这人跟我不是第一次见了。

这是那个穿着熊皮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