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39章 虫真人线

难怪。

这个人眉目,依稀跟江辰有些相似之处。

也许,这就是他不肯露出真面目的原因——当然,那个熊皮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。

也许就是那个熊皮,让他活下来了。

之前江家人只尊称他为“先生”,估计也是要隐藏他的身份。

看来我把江家逼到了绝境了——连这个传说之中的“大人物”,也亲自出来对付我了。

江辰早就觉出我的表情不对了:“你认识我父亲?”

不光认识,还差点打死。

他,就是那个江天?

江夫人一看他来了,眼里燃起了希望:“你救救儿子!”

而那双眼睛看向了我,则重新是怨怒:“把那个李北斗给抓住,给儿子出气!鲤鱼……鲤鱼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!还是在这种人手里……”

抓住了我,她可能就要下手,取得什么真龙骨,终结这个秘密了。

江天不置可否,往前走了一步:“李先生光临寒舍,是贵客,小儿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我让他给李先生道歉,何必大动干戈?”

你应该先问问你家里人,对我做过什么。

不过我注意到了,他看着江辰的眼神,根本没有一丝感情。

江辰眼神像是凝成了死水,一点见到父亲的亲热劲儿都没有,比路人还漠然。

他们好像就没有平常父子的亲情。

“江先生原来还没死,那你来的正好,”我立刻说道:“把你们那个小四相会的事儿,说给我听。”

江辰也听出来我见过他父亲了,这才微微皱了皱眉,像是疑心我什么时候见的。

他优雅华贵的坐在了一个贵妃榻上:“李先生想从哪里开始听?站着累,李先生也请坐。”

这种淡定从容,好像我手里不是抓了他儿子,只是抓了他们一把瓜子。

而他这么一出现,所有江家人似乎都有了主心骨,被感染的冷静了许多:“不愧是那位,有他在,什么也不用怕。”

“咱们江家,可不是就指着这两位家主了嘛!”

但是我却注意到了那个贵妃榻的款式——跟预知梦里见到,江夫人出事儿时坐着的那个,一模一样。

难不成……

我立刻重新凝聚精神,不让自己分心:“就从你是怎么知道真龙穴开始。”

江天沉吟了一声,摆了摆手。

江辰手底下的,和那些人立刻出去了,只剩下江夫人和江良留在原地。

江天看向了江良:“二十年,太久了,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,你还记得吗?”

江良答道:“我也记不太清楚了——那几年,发生了很多事儿。”

我心里冷笑,都是长毛的,演什么聊斋?他们俩都是人中之龙,真龙穴又是大事儿,不可能会忘。不过是提前通个气罢了,这话得仔细分辨,没准哪里就有坑。

江天一笑:“那我就好好想想——一开始,是不是有个叫小井的年轻人来找咱们?对了,那个小井后来怎么样了?”

跟我妈给我讲的差不多,这事儿的发起人,是那个小井。

没弄错的话,小井可能就是失踪的厌胜二当家。

江良沉吟了一声:“之后就不见了——进真龙穴的时候,他,齐百灵,程廉贞都没来。”

“那就可惜了。”江天盯着我:“你想打听的,就是小井吗?”

我冷笑:“你们知道他的身份,是不是?”

江天微微有些意外,点了点头:“是猜出来了一点。”

猜?

要是“只猜出来一点”,你们能信得过他?

我看,八成是他们调查出了二当家的身份,但是一直装傻,就是野心勃勃,想进真龙穴,得到里面的好处。

“进了真龙穴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我继续问道:“是谁打开了玖龙抬棺?”

江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,像是恨不得现在就把我舌头割下来。

江天皱起眉头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——当时那个地方,一片大乱。”

江良点了点头。

照着他们的说法,当时他们尾随江老爷子为首的四相会来到了真龙穴,被真龙穴里的情景震慑住了。

景朝在传说之中,是一个富庶之极的朝代,而且对神明信奉虔诚,阴阳这一行尤其兴盛,但是后来突然消失,就给景朝这个朝代蒙上了一层十分神秘的色彩。

作为热爱修庙,甚至把自己也封为神灵的国君,这个埋骨之处,肯定是有许多宝物的——他们有心理准备,可哪怕有心理准备,也没料到,那地方有如此多的宝物,更没想到,里面的风水布局,比传说之中的还精妙。

震惊,大概是每一个进去的人,第一反应。

哪怕那些天阶也是一样。

天阶入内,遇上了很多奇怪的机关,有天阶打头,他们并没有跟危险面对面,而是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,畅通无阻,眼看着天阶清扫了障碍,分头行动,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——这里有法器,典籍,甚至还有神器,修法经卷,比琳琅满目的财富更珍贵。

一句话,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让自己着迷的东西,自然也分头行动了。

江良找了不少法器——他随身携带的小盒子,和江家许多珍贵的神器,就是在真龙穴里拿到的。

江天没有取东西,而是观察这里的风水建筑,可就在每个人沉浸在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之中时,真龙穴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异响。

下一秒,每个人眼前,都是一片漆黑,江天跟江夫人散开了,接着,这地方忽然涌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。

那些东西似乎是守真龙穴的,杀不死。

他们既然失散,当然只能落慌而逃,江天和江良,都是远远看到了江老爷子,跟着江老爷子才闯出来的,而其余跟他们一起进去的,一个都没有再见过——小四相会里,他们是硕果仅存的生还者。

而江夫人后来也跟他们会合了,至于遇上了什么,江夫人也不知道——大概是遇上了哪个好心的天阶,顺手救出来的。

江夫人对这一段,倒是面不改色,好像在听关于别人的故事。

看来,这其中的内情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“那……”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:“江夫人跟你,什么时候结的婚?”

江良一愣,像是觉得这个问题突兀的可笑。

江夫人盯着我,眼里有了杀意。

江辰就更别提了,转脸看着我,眼神变幻莫测。

可江天却面不改色:“这跟真龙穴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我想问,你说不说?”

我卡着江辰的手更死了。

江辰是全江家唯一的希望,有他在手,比什么筹码都管用。

“我说!”果然,江夫人立刻说道:“我们……”

江天打断了他:“半年之后。”

半年……

“奉子成婚?成婚之后几个月,就生出了四辰龙命的江辰?”

江良忍不住了:“你问这些,居心何在?”

江天盯着我:“那半年,我夫人因为在真龙穴受到了惊吓,休养了一段时间,而那个时候,她已经有身孕了,奉子成婚,又怎么样?”

所以,江夫人确实是在进真龙穴的时候受孕的。

我脑子里乱了,我——到底算是谁的儿子?

我肯定是我妈亲生的,可江家人,完全不知道,那一胎,有两个孩子?

所以,他们认定了,江辰是真龙穴里,寻找凤凰女栖身的那道龙气,落在了江家,是真龙转世。

其他人,应该也是这么认定的。

没人知道我的存在。

耳朵里一阵耳鸣,为什么?

可就在这一瞬间,侧边的一道窗户忽然炸开,一道银线“咻”的一声,对着我脖子就缠了过来!

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——江天之所以跟我说这些,也是因为,他想先稳住我,趁着我分神的时候,用其他方法,把江辰解救出来!

我立马拽住江辰挡在了自己面前,那道银丝跟活的一样,竟然硬生生能在半路转弯,继续奔着我缠!

江夫人见状,厉声说道:“虫真人——千万小心,别伤了我儿子!”

虫真人?

我拽着江辰翻转过去,带倒了一个贵妃榻,那个银丝扑了个空,从贵妃榻上划过,只听“嚓”的一声,黄花斛木的贵妃榻,竟然直接被一分为二!

我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那种银丝——简直赶上激光切割了!

而且,我想起来“虫真人”的这个名字了——据说是西川修行虫法的人,手里的金刚丝,是灵虫锻造出来的,能跟人融为一体,比刀还锐!

一个细瘦的身影从窗户后面跃出,“咻”的一声,银丝好像有生命一样,回到了他手里,但迅速又对着我削了过来!

我只能继续往后躲——可身后,是个很大的多宝阁,我根本就没地方退!

江夫人恨不得冲上来,却被江良拉住了:“虫真人的本事,夫人知道。”

江天则还是从容不迫,似乎这不过是看台上一场戏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银丝再一次缠过,我尽最大力量带着江辰翻过,这一下,银丝几乎是贴着我头皮过去的,“嚓”的一声,多宝阁也一分为二,里面装着的东西扑的一下炸了出来。

我看清楚里天女散花一样炸出的东西,一下就愣住了。

我全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