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42章 回到正轨

我心头一震,伺候惯了老头儿,不由自主就上手给他顺背。

而江天在对面,扑的也是一口血。

江良别提多焦灼了:“一笔写不出两个江字,现在不是家族内斗的时候!”

他像是恨不得把江老爷子铲出去,可惜不敢。

我一边顺背一边寻思,这就是真正的天阶顶层,跟以前见到的天阶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阶层越高,那就越难以跨越,江老爷子身体到了这个状况,还能把江天打成那样,年轻鼎盛的时候,有多可怕?

难怪——传奇人物二当家,都被江老爷子制服了。

江老爷子面如金纸,半晌才缓和过来:“你,你是个好孩子……你叫……”

“我叫李北斗。”

听了这个名字,江老爷子呼吸一凝,叹了口气,才缓缓说道:“好名字。”

他似乎费尽力气,才撑起了耷拉下来的眼皮:“怕是,比江家这些狼心狗肺,愚不可及的东西强得多……”

江辰终于抬起头,看的却不是受了重伤的江天,而是看向了我。

他眼神里,有压不住的火。

我知道那火是怎么来的——我抢了他的身份,抢了他一见钟情的潇湘,抢了七星龙泉,抢了犼,抢了在他心里,他理所当然得到的一切,现如今,把手伸到他家里来了。

我连他的家人都要抢!

我一下就笑了。

活该。

世上总有报应——你种下恶因的时候,就该想到恶果。报应可能来的晚,但不会永远不来。

江辰往前了一步,可他的手被拉住了。

江夫人。

江夫人刚才显然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但她毕竟是凤凰命,坚毅果敢,现在虽然脸色惨白,也还是强行保持着镇定:“鲤鱼,不要过去。”

江辰几乎一丝犹豫都没有,直接甩开了江夫人的手。

江夫人身体一歪,自然也知道江辰的想法,凄然一笑。

她为了江辰,搭上了自己的一辈子,做妈的,大概对喜欢的孩子,一颗心都能全掏出来。

可最后,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。

我更想笑了,但是一种巨大的酸涩,把整颗心全淹没了。

我笑不出来。

江老爷子喘的差不多了,看向了江天:“你说不说?”

江天还是一言不发。

我觉出来了。

江天哪怕有野心,也未必能知道关于真龙穴的一切。

他之所以能把四相会和门主利用成这样,一定是因为,他背后得到了谁的指点。

江老爷子,就想知道,指点他的,到底是谁。

江天不说,也可想而知——他这种性格,可不是忠肝义胆,为了朋友守口如瓶。

他是不敢!

“好……”江老爷子笑了。

江老爷子的声音本来就很可怕,这一笑,就更别提了,让人浑身发冷。

江良的眼神一下就变了,显然,他怕的就是江老爷子笑!

他立刻往前了一步:“您为了身体,千万不要动气……”

可这个“气”字还没说完,江良的身体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线牵扯住了,猛然摔到了多宝阁上。

“咣”的一声,多宝阁碎成了片,江良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这一下是个惊天巨响,刚才那些江家人听到了这个动静,没忍住,门一响似乎想进来,可江天咬牙就是一声喝:“谁敢!”

门瞬间就没动静了。

而这一瞬,江天的骨头,发出了一阵不堪重负的响声,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压住,“咔”的一下,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,地板直接在他膝盖下,开出了一条裂!

我屏住了呼吸。

“你们都当我老糊涂了,一个骗我,一大家子全骗我——江家传袭了这么多年,最后,原来是坏在了你们手上……”江老爷子还是笑,可这笑声里,却只剩下了苦涩和苍凉:列祖列宗,家神家灵,我江藏土对不起你们,到最后,还是让江家毁在了我手里了……”

我忽然想起了江家的家神。

家神为了他们,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,可这些江家人,只怨恨家神薄情寡义——抛下了他们。

他们,被恐惧和利益蒙蔽住了。

可江天,咬着牙,依然一声不吭。

江老爷子再也忍不住了,一只手重重往扶手上一砸:“你说不说!”

这一下,江天跪着的脊梁猛地一颤——本来,他跪都跪的笔直,可这一下,彻底压弯了他的腰。

不光如此,他的耳朵,眼睛,鼻子,都开始淌血。

可他还是不说。

“咳咳……”江良挣扎起来,似乎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就说道:“您岁数大了……”

江天勉强开了口:“别说了!”

“为了江家,不能不说!”江良厉声说道:“如果不这么做,咱们家就真完了!祖坟屡次出现问题,风水树也死了,江家外强中干,运势江河日下,您作为一家之主,难道就忍心看着咱们江家家破人亡?”

“再说了,四相局本来就是咱们祖宗修建的,理应有咱们江家一份儿!景朝覆灭那么多年了,四相局改弦更张,也没什么不对,那是江家祖宗,给咱们留下的家产!”

江良说着,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江天和江辰:“江天为了咱们江家,把自己一生全献出来了——江辰看上去养尊处优,可咱们家从小就是拿着他当真龙来培养的,他吃了多少苦?您睁开眼睛看看——江辰那么优秀,是咱们江家的骄傲,凭什么不能做真龙?”

江老爷子听着这些话,笑得更大声了:“一口一个祖产!好一帮孝子贤孙!江家的运势算是到头儿了,我认了……江藏水……江藏水果然是个祸害!”

这一瞬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笑声。

像是就在这个房间里!

我后心汗毛一下就竖了起来——这地方还有其他人?我竟然,一点都没感觉出来!

而这个声音,像是从房梁上传下来的。

而这个笑声,带着说不出的酸楚,说不出的怨恨!

我立刻抬头,可江老爷子比我快,“乓”的一声炸响,天花板一角直接碎开,大片吊顶哗啦啦坠下来,一个身影忽然就从那个位置,倏然跃出,蹲在了腰斩了的柜子后头。

那个轮廓,江瘸子……

他也来了!

“是你……”江老爷子盯着他:“果然,你早就该死……”

江良见状,立刻站了起来:“快来人,把江藏水给抓住!千万别让他跑了!”

外面的江家人提心吊胆,等的似乎就是这一句,哗啦啦涌入进来,一看江良身受重伤,江天还跪在地上,顿时都愣住了。

而就在江家人这一愣的功夫,江瘸子压着嗓子说了一句:“你干的很好。”

我有种直觉——虽然这里这么多人,这句话,是对着我说的。

江瘸子接着也笑:“江家,也就这样了……”

他是在为几十年前,报断腿之仇。

难不成,二宗家抢走了他千辛万苦,从厌胜门取来的“钥匙”之后,是他转脸告诉给了江天,让江天去争回来?

“你跟厌胜门的门主,到底什么关系,那个钥匙……”

可我话还没问完吗,数不清的江家人对着江瘸子就围过去了。

江瘸子嘿嘿一笑:“总有人会后悔的。”

听上去,是咬牙切齿的复仇,可我听出来,里面的无可奈何。

江老爷子还是笑,可他浑浊的眼睛里,顺着皱纹,淌下了眼泪。

“人不能跟命争,谁都不能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忽然一阵心疼。

那种一种很奇异的感觉——对江老爷子,跟对江家家神一样,似乎,是与生俱来的亲近感。

我忍不住就想给江老爷子擦一擦,可身子一歪,忽然就听到了一阵破风声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!

我根本没来得及想,一脚将江老爷子所坐的椅子踹远。肩膀上就是一阵冰凉、

低下头,我看见明晃晃的斩须刀,从肩膀后面,冲到了眼前。

我妈……不,江夫人。

她的声音,比穿透身体的利刃更冷。

“只要没有你,这一切就重新回到正轨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