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43章 我还给你

那个冷,从心里,一直扩散到了全身。

仿佛把全部的血液,都给冻住了。

我大口呼吸,可空气到了肺里,只漾出了一片冰冷,和满口腥甜。

身上像是有个缺口,那个缺口越来越大,宛如被天狗吞吃的月亮。

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,伏在了地上。

江夫人的声音像是夹杂着风雪:“鲤鱼——他挡了你的路,抢了你的东西,是因为,他身上,有一件应该是属于你的东西。现在,妈给你拿回来,给你出气!”

我看不到江辰的表情,可听到了“啪”的一声,像是江辰推开了江夫人,声音怒不可遏:“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!我的事情,不要再多管闲事了?这里危险,你出去!”

看上去,江辰是怕他妈有闪失。

其实,我倒是知道,是江辰多疑。

刚才斩须刀分明能从要害贯穿的,可江夫人偏偏只刺到了无关痛痒的地方。

他八成疑心,江夫人是故意对我手下留情放了水。

江辰素来在表面上教养良好,温文尔雅,原来他也有焦躁莽撞的时候,这种真实,只呈现在最亲近的人身上。

像是小孩儿,只对母亲撒娇。

真好——有能让他撒娇的人、

不,没什么好羡慕的。

至少,我身边的人,待我都是真心。

江夫人立刻央求似得说道:“鲤鱼——你听妈的话,只听妈这一次!妈是为了你好,妈现在就把那东西给你拿出来!”

可江辰似乎只想把江夫人拉开。

都说父母对孩子的爱,是倾尽所有,不要回报的,可孩子对父母,就未必了。

结果两个人一争,斩须刀却意外的从他们手底下松动了,我身上,被刮骨的一样的痛。

而这一瞬,一只干枯的手扶住了我。

江老爷子。

江辰见状,眼神更是一暗——他怕江老爷子救我。

可江老爷子只看着我,嘶哑的说道:“孩子,剩下的路,怎么走,照着你的心来。”

我勉强站起来,一阵剧痛之后,斩须刀落在了我自己的手里。

刀刃上滚落的,是我的血。

江夫人的脸色悚然一动,立刻护在了江辰面前,眼里满是憎恨:“你要敢伤鲤鱼,先杀了我!”

我冷笑。

我现在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,杀她就是弑母。

别管她对我做了什么,这天地君亲师,是阴阳饭规矩里最靠前的,真要是弑母,这种罪孽,我一辈子别想上天阶,也许,功德还会会打回很多。

是不公平,可世上不公平的事儿,太多了。

谁让我这个身体这条命,是她给的。

杀她,也一样能帮她“唯一儿子”扫平障碍。

她恨不得我能这么做。

身体还是很冷,但是咬着牙站稳,对她笑了笑:“江夫人,我的命是你给的,身体是你给的。”

江夫人脸色死白,江辰就更别提了。

他早就猜出什么情况了,可亲耳听到,颀长的身体,忍不住还是一颤。

我利落的转过了斩须刀:“今天,既然你要,我把你给我的,还给你,以后——我李北斗跟你,两不相欠,恩断义绝。”

江夫人美丽极了的瞳孔骤然一缩。

斩须刀猛然调转,对着额角的旧伤疤就剔下去了。

斩须刀很快,快的一瞬间,根本感觉不到疼,只有冷。

这一瞬间,我想起了在玄武局里,碰上魇的时候,梦里那个她来了。

那个她温和可亲,眼里心里都是我,为了我,能拿出自己的命。

梦都是反的,我早该知道。

我一直很想见她,很想认她,执念太过,成了心魔,蒙蔽自己太久,是时候断了。

“啪嗒”一声,一个东西从头骨上生生剜出,血溅了江夫人脸上。

恍恍惚惚,脑子里面,却是哪吒割肉还母,剔骨还父的画面,不由自嘲——我经常被人称为真龙转世,却竟然比井驭龙,更像个哪吒。

那种剧痛,让眼前全白,五感几乎全部消失。

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。

原来,这就是死的感觉。

似乎很喧闹,又似乎很平静,世界上的一切,全都跟我没关系了。

很轻飘,很空灵,如释重负,像是一直在缓缓上升,到了半空之中。

身上背负着的东西,都可以卸下来了,很舒服。

自从入行以来,难得能有这种享受。

可这个舒服之中,隐隐约约,却有一丝不安。

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完。

是什么事情?

千斤重担——有一个千斤重担不能撂下,非我不可。

隐隐约约,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坐在我对面,静静的看着我。

跟我很相似,可比我闲适,比我锋芒毕露。

穿黄袍的,景朝国君。

对了,答应他的事情,我还没做到。

隐隐约约,似乎谁在喊我的名字,叫我回去。

是啊,我得,言出必果。

这一瞬,好像从梦魇之中醒来,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我大口呼吸了起来,眼前从一片纯白,开始出现朦胧的轮廓和线条。

我回来了。

一只手捂在了我脑袋上,干枯,但是——异常温暖。

“很好。”那个嘶哑的声音温和的说道:“孩子,你很好——磨难全是靠着你自己熬过来的,剩下的路,你会一帆风顺,再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江老爷子。

睁开眼睛,我看见江夫人背对着我,在看着一个鬼医打扮的人,对江辰在做什么——血腥气。

她要把那块“真龙骨”,移到了江辰头上。

我无声的笑了。

这一瞬,江老爷子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而江天和江良,已经重新站起来了——眼里有了隐忍不住的神色。

江瘸子不知所踪,可江老爷子——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。

我没有意识的时候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不光江良和江天,透过虫真人开出来的那个窗户,我看见,齐雁和和他手底下的人,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了外面,好像等着猎物死亡,就下来啄食的鹰。

鬼医忽然开了口:“夫人,不行!”

“不行?”江夫人转过了头,看向了我,微微皱起了眉头,声音一寒:“你只管做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她一步一步靠近,盯着江老爷子。

江老爷子,是唯一一个庇护我的人,可江老爷子现在体力也不行了。

她眼神越来越不耐烦:“你怎么还不死?”

真龙只有一个,她嫌我给她儿子挡路。

齐雁和在外面叹了口气,眯着眼睛,还是喜闻乐见的表情:“江老爷子亲自帮他续命,好福气。”

原来,现在的命,是江老爷子帮我拉回来的?

我对她笑了。

血腥气,好闻的血腥气。

我撸干净了脸上的血,觉出,额头上的伤口,在迅速的愈合。

我妈的眼神一凝:“这是……”

这是九尾狐那条尾巴的野蛮能力。

邪阴鬼子母的诅咒,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。

她表情猛然变了。

我已经把该还的还给她,不再是她儿子了。

她再也没法主宰我了。

齐雁和在窗外叹了口气,显然也是意兴阑珊:“江夫人——我早劝过你,现在未必是时候,反而还会适得其反,可你急着给你儿子移植真龙骨,就是不听。”

他眼神一冷,笑意里也带了杀意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江夫人呼吸剧烈了起来,往前了一步:“我不信……”

我盯着自己的手。

我手里,还握着斩须刀。

斩须刀在我手里熟练的划出了一道银光。

这里的血腥气太少了。

江天眼神一冷,已经抬起了手:“这个李北斗挟持了老爷子,给我尽全力,救出老爷子!”

这是给江家人加鸡血,搞个哀兵必胜?

不光江家的,那些天师府也跟上来了——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,自然要背水一战。

数不清的法器。对着我就缠绕了过来,是天女散花一样的破风声。

九星连珠,金刚丝。

可我一抬手,“啪”的一声,那些东西,全部碎成了齑粉,哗啦啦落了满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