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47章 龙骨金气

“咱们,既然管不了,就不管这里的事儿了……”齐雁和大声说道:“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吧!”

说着,抬起了手来:“李北斗——后会有期,咱们很快就又能见面了。”

“齐天师……”江良立刻往前跨了一步:“咱们之前明明是说好了,只要你帮我们,那九尾狐的事情,我们也会竭尽全力……”

“我帮了。”齐雁和无所谓的答道:“可你们看见了,我帮不上。也或者……”

齐雁和看向了江老爷子:“这是你们江家自己的事儿,该自己解决。”

齐雁和话音未落,身体就是一个踉跄,天师府的人立刻赶过去,把他扶住了。

“齐雁和,你就这么走了?”一直在后面没吭声的江年忍不住了:“这到底……”

是啊,这就是你们的“合作关系”。

可是,棋盘上的一圈死棋,谁都只能弃如敝履。

齐雁和连头都没回。

江良拦住了江年,看向了江天——还有,江夫人。

哪怕到了现在,江天也没多看江夫人一眼。

江夫人不瞎,眼前这一切全看清楚了,哪怕是临危不乱的凤凰命,身体也控制不住的有些簌簌发抖:“我只是……”

我猜出来了。

齐雁和这段时间,恐怕因为九尾狐的事情,无法分心对付我。

而江夫人却抓住了这个机会——她怕我死在了其他人手上,浪费了真龙骨。

所以,她很久以前就开始供养邪阴鬼子母,就打算以自己的身份,拿我这个儿子做祭品,供养另一个儿子。

很久之前,老黄就跟我说过,我会有一个很大的劫难,有人会害我。

就在那个时候,她第一次出现了。

可跟我总是擦肩而过。

老黄还跟我说,那个劫难之所以推迟,是有人帮我挡住了。

但不会不来。

今天,还是来了。

她也说过,前一阵子被牵绊住了——也幸亏被牵绊住了,否则,现在的我都差点送命,更别说以前的我了。

齐雁和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,来劝她,但是劝不住——她最怕的,就是我死在别人的手上,拿不到那块真龙骨。

江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孩子——你怪可怜。”

我习惯了。

就是因为得到的温暖实在太少了,才觉得每一分温暖,都难能可贵。

我盯着江天: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

江天还是缄口不言。

“你当我们江家人,死绝了?”

江年出来,一声暴喝:“士可杀不可辱。”

话音未落,他对着我就蹿了过来,手底下一片乌光,扬起了雷公锥。

这确实是个好东西。

可我抬起了手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咔”的一声,他的手腕就是一个脆响。

其实江年很有天分,也很有能力。

只是,德不配位。

从联合齐雁和算计江景开始,就注定了。

江家,会按着江仲离留下的话,毁于兄弟之争。

雷公锥落地,江年脸色一片惨白。

又一道破风声掠过,江良再也忍不住了。

江景已经因为我倒了霉,他不能再失去江年了。

可斩须刀旋出一道银光,势如破竹。

剩下的江家人大吼一声,一拥而上。

现在对他们来说,除了同归于尽,再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可他们一起上,也没用。

左边来的被斩须刀直接横扫,右边被抓住,死死掼在了地上,后面有人压下来,我侧头躲开,顺势把他们的头往下死磕。

“乓!”

周围的都是血腥气。

谁也拦不住我。

抬起头,还有几个没敢靠近的,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你这个妖邪——何至于对我们江家,赶尽杀绝?”

“我们护着自己的家族,有什么错?”

你们要保护江家,是没错。

我想活下去,就有错了?

接触到了我的眼睛,他们没有一个敢对我对视。

我抬起头,看向了江天。

他被江老爷子那一下,撞成了重伤。

但他还是硬生生站在了原地,像是狂风过境,万物倒伏,却挣扎挺立最后的一棵树。

真龙的父亲——哪儿有那么好当呢?这事儿风险太大了,享受的了好处,就得扛得住后果。

我冲着他走了过去。

可这个时候,一个人影挡在了我前面。

江辰?

江辰头上,有一大片伤。

可他整个人,看上去不一样了。

他周身终于算是有了龙气——金色的。

哦,真龙骨看来移植的很成功。

剩下的江家人一下高兴了起来:“对了,咱们还有江辰。”

“江辰毕竟是真龙转世——这个李北斗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妖邪,肯定没法跟江辰相提并论。”

江夫人看着江辰的眼神,都是光,这是她一辈子,最大的骄傲。

他盯着我,冷冷的说道:“李北斗,你欺人太甚。”

我冷笑。

咱们到底,谁抢了谁的一切?

“接住!”

半空划过了一道乌光,江年挣扎着,给江辰了一个东西。

雷公锥。

江辰吸了口气,手腕翻转,凌厉的对着我就划了下来。

别说,自从被鬼医动了手脚,江辰跟之前,不大一样了。

之前他身上,就有很多的神气,可也许跟我自己的肉眼凡胎一样,并不能把神气发挥到了极致,可现在,那种金色龙气,气势磅礴。

这一瞬,雷公锥却引来了雷霆万钧之势,对着我就劈了过来。

他跟雷公锥,似乎相得益彰。

那一下又快又厉,破风声锐的像是腊月的风。

一道雷,跟着雷公锥就追着炸了过来,我一手撑地,躲了过去,趁机反手劈过斩须刀,可江辰有了那种金龙气之后,反应极快,雷公锥往后一回,直接挡在了斩须刀上。

“当”的一声锐响,两件都不是地上的东西,死死格在了一起,江辰手上的龙鳞猛然炸出。

跟我之前的一样,是金色的。

江辰眼里,终于有了得色。

这就是真龙骨的用处。

江夫人别提多高兴了:“鲤鱼,我就知道——真龙转世只有一个,以后,该是你的,全会回到了你手上!”

作为母亲,能帮上自己的儿子,简直是无上的快乐。

要恭喜他了。

江辰精神顿时振奋了起来,浑身的金气炸亮,所有江家人的眼睛,也跟着一起亮了起来:“不管出了什么事儿,真龙好歹还是咱们家的!”

“只要真龙是江家的,那就没什么好怕——李北斗,到底是假的!”

江辰眼里光芒更盛,浑身金色的龙气,光芒万丈,一鼓作气,就要把我掀翻。

那力量很大,几乎能扫扫清六合,席卷八荒。

这一下没躲过去,我整个人被掀出去了老远,重重撞在了墙上。

四肢百骸,一阵剧痛。

江辰立刻追了过来,抬起了雷公锥。

我躲开了锋芒,一道雷几乎是贴着头皮炸过,砖石瓦砾溅了我一身。

“好!”

周围全是喝彩的声音。

江辰眼里的得色更甚——江夫人也是,她黑沉沉的丹凤眼高兴的闪闪发光,似乎觉得,这一切,简直太值得了。

我却想起了,我也用过那些金气。

是啊,那些力量,强的可怕,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会损伤。

可这个时候,我却一点也没有畏惧。

真龙……就凭你,也配称自己为真龙?

他对上了我的视线,也不知道怎么地,忽然就有了恼羞成怒。

像是我的那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视线,能戳破他心里最深的恐惧。

他是贵不可言,他是坐拥一切,可他一直在害怕。

他怕这一切,不是他的,那再繁花似锦又如何?

终究有一天,要还回去的。

所以,他一直在焦虑,生怕我会夺走他的一切——焦虑的人,往往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。

我记得,他性格开始急躁,就是从跟马元秋决裂开始的。

也许,他本来不是这种人,可现在,因为那种让人窒息的焦虑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

他等今天,不知道等了多久。

下一瞬,那种金气炸亮,对着我就抓,我抬起斩须刀,可他竟然比我更快。

他一把摁住的我的头,抬起了雷公锥。

“李北斗。”他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:“再会了。”

我却对他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