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49章 父慈子孝 昨天欠更补更

我低头看着江辰:“你背后的那位,到底是谁?”

江辰的呼吸,极为剧烈——他胳膊上那一层碎鳞,已经保护不了他了。

可他抬起头,冷冷的看着我: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一路走来,后悔的事情其实并不少,可这件不算——虽然跟想象之中的展开不一样,可结果,我能接受。

我抬头看着江天:“你们两位,谁说?”

江天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他死水似得眼睛,死死的盯着江辰,表面的沉静,也压不住底下的波涛汹涌。

我听过“一夜白头”,可现如今,是眼睁睁的看着江天,从之前的英姿飒爽,变成了苍老憔悴。

养儿方知父母恩,或许真是不假。

可江辰甚至没多看江天一眼:“你要问他,没用——我的死活,他不会放在心上的,不如直接动手吧。”

江辰跟他爹,看来成见颇深。

江天听了这话,挺立的跟孤木一样的身影,猛然一颤。

我见到,江辰的一只手,似乎抓住了自己身上的一个位置。

那个位置上,有个伤疤。

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江辰也有伤疤——这样一个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的人,怎么会有伤疤?

看上去,像是什么锐物刻出来的。

这种伤,显然是人为的,简直跟旧社会对犯人的刺青一样。

比起惩罚,更像是侮辱,让他永远记住。

江良却忍不住了,大声说道:“江辰,你误会你爹了!他是打过你,罚过你,可他为的是什么?是你!”

有句话,叫望子成龙。

我忽然想起来,上次江辰对哭丧奶奶恶作剧,导致哭丧奶奶惨死的事情了。

据说江辰为此,受了重罚,很久没出来露面。

江辰也许,深恨他爹——天之骄子最忌讳的,就是别人践踏了他的尊严。

“爱之深,责之切,他只为了你能让江家繁盛兴旺,他罚了你,比你还难受!”江良一边吼,一边把江天的袖子撸了上来。

江天线条优美的胳膊上,赫然,有一个跟江辰一模一样的伤疤。

江辰眼神一凝。

“他罚了你,也罚了自己,罚自己没把你管教好——你是整个江家的希望!”

江辰像是想说什么,可也许想说的太多,反而没说出来。

没有人说出我想要的答案。

“父子同心,很好。”我抬起手了手,斩须刀对着江辰就要落下去:“你们每次都对我斩草除根,以绝后患——这算是,我没白给你们交学费。”

“他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,你是趁人之危!”

江家人的声音,气急败坏——江年?

“趁人之危?”我回头,对江年一笑。

江年毛骨悚然。

我摇摇头:“我不是趁人之危——他,是我亲手打成这样的。”

江辰说不出话来了。

做个恶人,其实也没什么不好。

我第一次,这么酣畅淋漓。

所有江家人,脸色一变。

我看着江天:“最后的机会——三,二,一……”

没想到,生杀予夺的感觉,是这样的。

江辰是不甘心,可再不甘心,他也没了法子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江天猛然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跟他以前一样,宛如一只猎鹰。

他挡在了江辰面前,斩须刀,生生的砍在了他肩膀上。

温热的血,溅了我和江辰满身满脸。

江辰一下愣住了。

斩须刀的锋锐,不必我多说,而且刚才,我手底下没有一丝留情。

江辰抬起了头,血从他刘海上滑下来,满眼难以置信。

那条手臂颀长有力,那个疤痕,尤其醒目。

可现在,孤零零落在了一边——再也不属于江天了。

所有人都看清楚了,这里一片死寂。

直到一声尖叫,打破了这片死寂。

江夫人。

她终于没有了凤凰颈贵命女该有的威仪,头发散乱,满身血迹,因为站不起来,甚至是四脚着地,拼了命的往这里爬了过来:“你不能下这种手……你是个冷血无情,杀人不眨眼的疯子……”

跟您比,谁像是个疯子?

我冷笑,看向了江天。

江良等人反映了过来,立刻奔着这里扑了过来,可我一扬手,他们哗啦啦就倒撞出去老远。

江良挣扎起来,他发现,自己落在了离着江老爷子很近的地方,忽然一把抓住了江老爷子:“您为什么坐视不管?这不合逻辑——我们才是跟您血脉相通的人!”

可江老爷子凛声说道:“刚才——你们跟我顾念这个血脉相通了吗?”

江良的手,一下就僵在了半空。

而江老爷子盯着我,接着怡然自得的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,他身上流的是什么血?”

我?

这话我好奇,可我根本无暇去顾。

江辰盯着江天的胳膊,第一次露出了迷惘。

江天脸色死白死白的——哪怕是什么脱胎换骨,也扛不住连龙都能砍的斩须刀。

但他没发出一声惨叫,还能缓缓说道:“我知道,你有厌胜门的同气连枝——我身上有些东西,也许你有用。这要是不够,我拿我的命,换我儿子一命,行不行?”

江辰的眼神,一下就空了。

江年等人忍不住了:“欺人太甚……”

可放眼过去,已经没谁能帮他们了——这地方,几乎尸横遍野。

我抬起头对江天一笑:“不够。”

江天眼神一沉。

“你们欠我的,区区几条命,还不完。”

不光是我,还有厌胜门老二,更多的人……太多人,为了你们这件制造真龙的事情牺牲了。

可你们呢?坐享荣华复古,把一切繁花似锦,开在白骨如山上?

不够。

“我知道,你们做这件事儿,是因为后面的人。”我盯着他:“是谁让你做这件事儿的?江瘸子?”

不单单一个江瘸子,还有更上头的人,所以,他才不敢说。

江天脸色惨白:“我不说的原因,你应该知道。”

我当然知道,是被威胁了——说出去,江家别说江山永固了,甚至会被连根拔起,永不超生。

这种苦情,也许很让人动容,可你们踩着别人的尸首登高的时候,就该想到这一天了。

“那也是以后,”我微笑:“不说,就是现在。”

江天吸了口气,还要犹豫,可斩须刀已经扬起来了。

江辰的眼神,更复杂了,他陡然挣扎了起来,挡在了江天身前。

好一个父慈子孝,映衬的我宛如灭门凶手。

可我已经不可能手下留情了。

江辰要挣扎,江天闭上眼睛,谁也没想到,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冲出,直接挡在了斩须刀前面。

江夫人。

她的身体,被强大的气直接震开——落在了面前的贵妃榻上。

我心里一沉。

跟预知梦里,看见的一模一样。

也跟预知梦里一样,她对着我,伸出了手。

江辰呼吸猛然凝住,冲着我就冲了过来,可我一抬手,他整个人撞出去了老远。

“北斗……”

江夫人喃喃说道:“我,我有一句话,想跟你说,算是唯一的遗言,你听不听?”

江天看向了她,眼神一冷,又是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——在他看来,江夫人这种行为,跟自杀没两样,而且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可他,不得不动容。

我盯着她:“你说。”

“你生气,你杀了我,给你出气!不要动我儿子……”江夫人缓缓的说道:“妈——求求你……”

我嘴角一勾:“对不住。你不是我妈。”

她瞳孔一凝,只剩下了绝望。

“妈!”

江辰想过来,但是,他站不起来了。

他骄傲惯了的眼睛里,第一次有了恐惧。

而江夫人,爱怜的看着江辰:“要是,能熬过这一劫,要记得——贴,贴妈给你的止痛药……”

接着,她看向了江天。

她可能还有话想问——但是,问不出来了。

那双美丽的眼睛,合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