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51章 迷途归路

那果然不是人该有的力量。

虽然不是真正的五爪金龙,可他到底也是一条黑龙。

那道巨大的霹雳,恢弘壮大,简直——跟之前坠落到了潇湘身上,却被我挡住的那道一样。

天罚的雷……

他就竟然能召出天罚的雷来!

我心里一沉,立刻就要往前一步,可那种巨大的力量,连我也没法靠近。

眼前一白,这一切,被那个巨大的霹雳,全部毁灭。

白光和硫磺气息一起炸起,我后退了好几步,墙面裂开,灯具粉碎,一切摆设化作齑粉,这个豪华的居所,一瞬间成了残垣断壁,四处只剩下了砖石瓦砾,哗啦啦的落在起不来的人堆上。

面前这些尘雾散尽,我看见刚才江辰站的地方,一片焦黑,地面塌陷,被各种废料掩埋住。

我心里猛然一阵发空。

江辰宁愿选择这条路,也不愿意受辱——这样,比被我打败要痛快的多。

我赢了。

可心里,却不见欢喜,只剩下沉重又巨大的疲惫感。

“江辰!”

身后厉声一喊,是江良。

江良浑身是伤,但他根本顾不上自己,勉强拨开了压在身上的瓦砾,奔着这里跑了过来。

他跪在了地上。

下一秒,他什么也顾不上了,两只手就开始挖掘碎石砖头,很快,十根手指头,全是血肉模糊。

江年立刻也钻了过来,跟着江良一起挖了起来,还有剩下的江家人——能生还的,寥寥无几。

跟之前风水秘宝鉴赏会的时候,差的太远了。

没有正常人,能在这种情况下生还。

不长时间,其中一个江家人,一声低呼。

江良看了过去,厉声说道:“什么?”

那个江家人小心翼翼的把东西给捧上来了。

是雷公锥。

上面一片焦糊,像是染上了烧坏了的血。

江良剧烈的呼吸了起来,一只手摁住了自己的胸口,抬起手想接,可身子一歪,倒了下来。

“爸!”江年大吃一惊,立刻扶住了江良:“爸你不能倒下——现在咱们江家,就只剩下你一个主心骨了!”

江良脸色死白死白的,嗓子里有了气声:“小年……江家,就靠,靠着你……”

他没说完。

江年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,转脸厉声吼道:“白九藤!”

可那个鬼医,再也没出现,江年一声一声,喊的声嘶力竭,直到一个江家人说道:“我……我刚才看见,在江辰举起了雷公锥的时候,自己捂着耳朵,跑到了外面去了……”

“这个王八蛋……”江年咬住了牙,抬起头,就看向了身边寥寥无几的江家人,和这个废墟一样的地方,眼睛里,终于露出了几分迷惘。

他现在,是成了未来的家主——可以说,如愿以偿。

可这个家主,当着又有什么意思呢?

他转过了脸,看着我——两只眼睛,像是能冒出火。

深仇大恨。

“李北斗……”

他站起来,还想过来,却被其他江家人拉住了:“别……”

“别什么,是他把江家害成这个样子的!”江年声嘶力竭:“我要报仇——不报仇,枉为江家人,对不起列祖列宗!”

可那些江家人把他拉的死紧:“你去了,又有什么用?咱们……咱们不能连你也没了,你真希望咱们江家,断子绝孙?”

江年一听“断子绝孙”这四个字,身体顿时就僵住了。

他还有这个责任。

这个时候,身后一阵吼喽吼喽的咳嗽声。

江老爷子。

他抬起头,看向了这些人,终于露出了风水江家主,该有的悲悯。

“早知如此——何必当初。”

江年反应过来,已经忍不住了:“你还敢说……你这个老不死的!要不是你,咱们江家,不会变成这样!”

是啊,那个时候,我被邪阴鬼子母封住了行气,是江老爷子帮了我。

后来齐雁和用那种奇怪的钉子把九尾狐的妖气钉住,也是因为江老爷子拿出了自己的力量。

我心里一动,确实是多亏了他了。

可——为什么?

江老爷子却只是一笑:“这都是命——我不这么做,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,这是从祖宗江仲离开始,就注定了的,谁也改不了,咱们家这些昌盛,这么些年,已经享受到头了,再多,就是罪孽。”

江年冷笑,还想说话,可被江家人拉住了:“咱们不能再窝里斗了!亲者痛,仇者快……好歹老爷子在这里,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是!”

江年一寻思也是这个道理——江家现如今的昌盛,也全是因为家里有这个天阶。

只要江老爷子还在,很多事情,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。

这么一寻思,他眼里终于有了光,反应过来,回身去照料江良了。

而江老爷子看向了我,缓缓说道:“你现在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我立刻过去了。

没错,我之前,都是被江家害的,可要是没有江老爷子,我还不知道什么样呢。

只是,心里肯定也有愧——他虽然是我的恩人,可他同样也是风水江的家主,我在他面前,把江家弄一个天翻地覆,叫谁,心里也不会太坦然。

而且……他为什么帮我?

哪怕是江家人作孽,外人还好,他一个家主,竟然胳膊肘往外拐,帮着我对付自己的血脉至亲?

他的手,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多谢……”这两个字,比起江老爷子对我的帮助,简直十分苍白,可没有其他能表达谢意的方式了。

江老爷子苦涩一笑,开了口:“你要是想谢我,答应我一件事儿。”

我心里一动,难道,江老爷子跟家神一样,是想求我,放江家人一马?

我转脸看着江年和江良他们。

有几个江家人听到了,眼睛一亮,低声说道:“老爷子高瞻远瞩——肯定是在给咱们求情、”

可江年冷笑:“求情?真要是高瞻远瞩,又为什么帮他?”

其他江家人拉他,他咬了咬牙,声音不大,可我却听得嗷:“这老不死的叛家之贼——以后,江家没有他的牌位,他死了,既没脸见列祖列宗,也吃不上后辈的香火!”

江老爷子是什么人,自然也听见了,可他一眼也没朝着那边多看。

真要是给江年求求情,看在那么大的恩情上,倒是也无所谓。

他们的气数,连邸老爷子的风水局都摆正不回来了,以后,成不了什么气候了。哪怕没有亲手把他们怎么样,他们也绝对过不上好日子了,甚至——会江河日下,命途多舛,比死了还难受。

可意料不到的是,江老爷子却摇摇头。

江年的脸色,顿时一僵。

“其实,邪阴鬼子母那么做,有道理。”江老爷子根本没看他们,一双浑浊的眼睛,只盯着我,缓缓的说道:“既然九个孩子注定要自相残杀,不如把孱弱的,送给强大的——只要是自己的血脉,延续下来就行了,是哪一个,没有那么重要。”

我耳朵里顿时“嗡”的一声。

这话我听明白了——他的意思是说,我身上,也有江家的血?

这也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地方。

我跟江辰,如果真是一母同胞,又为什么我有“真龙骨”,他没有?

我妈,又为什么爱他,恨我?

还有,我身上关于宗家的秘术……

当年在真龙穴里,玖龙抬棺之中,又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

“我……”我盯着江老爷子:“真的是江家人?”

“你这骨血都是江家的,自然算是江家人,只是……”江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你这命不是。”

“你这一路,十分辛苦。”江老爷子嘶哑的说道:“我要求你的,就是以后生了第一个男孩儿,叫他姓江,告诉他,祖坟在西月山一大片杏树林子后面——虽有迷途,终归不要忘了来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