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52章 不像凡物

我的心里猛然一震。

可不对啊——我妈说见过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,梅姨也说见过。

他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总觉得,这是一大盘子拼图,偏偏缺了关键的一片。

有对不上的地方。

我立刻问道:“关于真龙穴,您还知道什么其他的事儿?”

这件事儿还没完。

哪怕我的出生挖掘出来了,可玖龙抬棺被打开的事情,和景朝改局的事情,又是怎么回事?

残损记忆里的景朝国君,跟我说的千斤重担,还有该讨要回去的东西,又是什么?

这些事情,只有江仲离知道。

江老爷子缓缓说道:“以前,他是留下了一些东西,不过,那些东西,都被江藏水给盗走了——如果,有一天你能见到那个老瘸子,他能告诉你的,比我知道的多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还有……”江老爷子盯着我,缓缓说道:“你要是能见到他——替我问一句,后悔没有。”

是啊,这些事情,似乎都是江瘸子挑起来的。

从一开始他坚持要改四相局,给江家谋福祉,到后来他寻找到了真龙穴的“钥匙”,再到让钥匙落入到了四相会手里,促成了玖龙抬棺的打开。

到最后,寻找四辰龙命的,也是他。

甚至这一次,拦着我,不要和江夫人相见的,还是他。

跟江老爷子说的一样,他知道的太多了。

无论如何,得跟江瘸子见上一面。

而且……我回头看向了那些砖石瓦砾。

疲惫和空虚,更甚。

江辰——真的就这么消失了?

有一种,虚脱,而不真实的感觉。

“既然你才是真龙转世……”江老爷子说道:“真龙穴,你肯定是要去的,那就是你来时的命。不过嘛……”

我回头看向了江老爷子。

他握我的手,握的更紧了:“你知道,有人不想你回来,跟江辰说的一样,对付他们,也未必容易,所以这段时间,你多行好事,有好处。”

不过,说到了这里,他嘶哑一笑:“我老了,到底是习惯了——你跟江辰他们不一样,不用人叮嘱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我盯着江老爷子,也笑了:“能得到您的叮嘱,我高兴。”

江老爷子眼睛一眯,笑的更高兴了,但这一笑,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我看得出来,他额头上的血管,都要绽开了。

我连忙帮他拍了拍背,他咳嗽的越来越厉害,张口,就是一口血。

我心里一沉。

那血,是黑色的。

我以前见过这种颜色——白藿香在山里给人看病的时候,有老人吐出过这种血。

她管这个,叫心头血。

劳心劳神过甚才会出来,呕心沥血,说的就是这个。

一旦吐出来,人命不久矣。

他手背上吊针的痕迹不少,他确实跟传说之中一样,常年卧病在床。

可这一次——但凭着他给江天那一下,也知道会给这幅孱弱的身体带来什么。

“江老爷子……”我的心里忽然就疼了一下,抬起了头来,想看看那个叫白九藤的,到底回来了没有,如果没回来——我得叫白藿香。

可他摇摇头,握住了我的手,竟然满是不舍。

“那些孽子孽孙欠你的,我是还不上了,”他喃喃的说道:“我就希望,你好。”

这一句话,忽然就让我的心里一阵猝不及防的暖。

硬要比喻,好像一道滚水,冲破了心里结的冰。

到底还是有人疼爱我的啊——哪怕,是这个对我来说,名不正言不顺的江家。

眼里一阵发酸,我忽然想起了江夫人。

我知道,她恨不得我死,我不应该多想了,她甚至逼着我给江辰献上自己的命。

而江辰,跟我为难了这么久——名义上,他竟然是我一母同胞的兄弟。

江天披着熊皮,几次差点弄死我,而我的骨血,是他身上的。

江家是家破人亡了,我又何尝不是?

我不该难受——可这种悲伤和凄凉,只有我自己懂。

我本来以为,这个地方,大家都只想让我死。

只有家神,和江老爷子,没有拿我当成罪魁祸首,只当成了人——家人。

那粗糙的手搁在了我脸上,江老爷子还想说话,但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我回过神来,还要顺背,可江老爷子抬起手就拦住了我:“自打从真龙穴出来——这身体就不中用了。”

对了——不光是江老爷子,其余那些进去过真龙穴的天阶现身,或多或少,似乎都有些后遗症。

当初江老爷子自己,怕是殿后保护了齐老爷子等人,所以后遗症最为严重,才这么多年,都没出去走动。

“真龙穴里的东西,确实很厉害,”江老爷子一边咳嗽一边回答:“不过,你不用怕——你只要,时时刻刻,记住你是谁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还有件事儿……”江老爷子接着说道:“你过不了多久,就会见到我一些老朋友。”

老朋友……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,对了,我进玄武局之前,曾经听说过,那些天阶,全部消失了。

说是去参加青囊大会,可到了后来,也没什么消息。

也不知道,他们到了哪里,去干什么了。

“我没去,就是因为在等着你,到时候,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”江老爷子说道:“帮帮他们。”

我?

以前我并不知道最高阶的天阶有什么本事,但是这次见到了江老爷子,心里才知道天阶高阶跟普通先生的云泥之别。

“我行吗?”

江老爷子一笑,傲然说道:“我借给你的那些东西在,怎么不行?你忘了,我跟你说过——以后,地上没有拦得住你的人。”

我立马反应过来了:“您身体恶化,是不是,也因为把自己的力量转给我了?”

江老爷子一笑:“我要跟一些老伙计团圆了——这些东西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临走之前,送给你,做个临别的礼物。”

我虽然看出来了,可听他亲口一说,心里还是一阵锐痛:“您先等我,我去找……”

我站起来,可那只手没松开。

他微微一笑:“多陪我呆一会儿。”

我不由自主就蹲下了。

他的手,搁在了我的背上——像是最寻常不过的长辈和晚辈。

他嘶哑的嗓子,轻轻也哼起了一首歌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问君此去几时还,来时莫徘徊……”

我怔住了——跟家神消失的时候,哼的一模一样。

“这是小时候,一个老头儿教给我的,”江老爷子缓缓说道:“可惜——再也见不到那个老头儿了。”

我刚要抬头,江老爷子的头,就靠在了我肩膀上。

他闭上了眼睛,可嘴角,还带着笑,笑的心满意足,如释重负。

我的眼眶猛然就酸了。

“呸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老不死的——现在一撒手死了,他还是风水江的家主呢!做的是什么吃里扒外的事儿?”

江年。

江年拾起了一片破瓦,奔着我们就砸了过来。

破风声才起,我一只手就接住了,抬眼冷冷盯着他:“你说谁呢?”

江年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浑身一颤,他本来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虽然也谨慎,可这个时候,家里出现这么大的变故,他岁数搁在这,能有几分沉得住气?

直到这一瞬,他脸色才死白死白的,说不出话来了。

但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这老头儿——死了,也进不了我们江家的祖坟……”

我对他一笑:“你说了,不算。”

江年眼神彻底凝住,还想说话,早被剩下几个江家人给拉住了。

其中一个江家人——以前,江年好像管他叫二叔?

对着我就拜了下来:“参见家主!”

江年一愣:“你——你说什么?”

那个二叔大声说道:“您的身世,我们刚才都听见了——以后,咱们江家,跟厌胜就是一家子人了,家主您……”

我没回话,背着江老爷子就出去了。

身后一片喧闹,可我没回头。

我要送他,去西月山那一大片杏树林子下面。

才出了门,就看见一大群人,奔着大宅冲了过来。

程星河跑在最前面,舌头都耷拉了出来,好像夏天的狗。

而他盯着我,连呼哧带喘:“你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白藿香他们也跟来了,对着我左看右看。

程星河果然跑回去,搬救兵了。

而老四看着这个废墟一样的大宅,叹为观止:“这——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你做的?”

我笑了笑,还没吭声,Maria姐就靠了过来:“肯定是出大事儿了,是不是?我们都看见了——远远就见到,一道霹雳下来,还以为你给……”

亓俊赶紧推开Maria姐的脑袋:“您可别乌鸦嘴!”

“我怎么乌鸦嘴了?”Maria姐不服气的说道:“我都问了——附近好些灵物,也都亲眼看见了,那一声霹雳下去,这个宅子里面,出来了一个东西!阿耶,可霸道的很,不像是凡物。”

我一愣,立马问道:“是个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