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656章 金缕玉衣

老头儿终于把报纸给拿下来了,缓缓说道:“从哪里开始呢?啊,就从我从厌胜出来开始吧。既然你去过厌胜,总该知道,厌胜是个什么地方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老头儿出神的望着门口外面的一片蓝天:“那不是人呆的地方。”

我心里一沉。

其实,可想而知。

人人都说,厌胜的人凶狠暴戾,冷血嗜杀,名声简直坏透了。

可世上没有天生的恶人,哪个人的因缘际会,都有因果。

厌胜不狠,就没法立足,更何况,自从跟着天师府和景朝合作,一起修四相局开始,又背上了被人冤枉改局的黑锅。

跟天师府反目成仇,几乎被灭门,在“藏”里躲了很多年,出来做生意,也是东躲高原地。

他们延续下去,就一个目的,洗刷冤屈,夺回自己该有的补偿。

都说哀兵必胜,在这种压力下,厌胜的后人,不得不发愤图强,他们身上的担子,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——可偏偏一代一代都没成功,所以担子,一代比一代沉重。

我现在还记得,现任几个宗家的亲爹,为了训练老四,活活把老四丢进了蛊盆里,几乎把他吓死,也许,老二不出现救下了弟弟,他就真的死在了那个蛊盆里了。

这法子确实残忍,可照着厌胜的门规来说——弱者,就不配活着。

你弱,就要跟乌龟一样永远背着那口黑锅,永世不得翻身。

“那件事情之后,我时时想起来我四弟的那个哭脸,他才八岁,山外面,八岁的孩子,还在要讨糖葫芦,跟其他小孩儿放鞭炮,自己摔哭了,也是有人哄的,可为什么我们厌胜的孩子不行?”

老头儿缓缓说道:“能解决,我就要亲自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,你知道,我天生比一般人强一些,既然我有这个能力,倒是不求别的,只求事情能在我手上解决,不想我的后人,还继续过这种日子。”

二宗家本来就天赋异禀,加上这个信念,果然在成人之后,就成了厌胜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人才之一——他住的房顶上,甚至长出了代表贵人的金瓦松。

所有厌胜门人都有了希望——有这个门主在,厌胜的这些折辱苦难,总算有看见希望的一天。

他不想其他人背负这个担子,就自己扛上了。

于是,他开始寻找四相局的线索,拼尽全力,想要找出当年改局的真相,洗刷厌胜这么多年的冤屈,为了这件事情,无所不用其极。

个中手段不用细说—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为了自己的家的后代,牺牲个把其他人的后代,也没什么。

毕竟,这世界就是要弱肉强食。

他以厌胜残损的地图,加上了预知梦的本事,很快就找到了全部的地图。

不过,虽然他有外挂一样的预知梦,也只是能知道一些片面的未来,而不是能随意改变未来——甚至,有些未来昭示在他面前,简直就是要为了推动那个结果一样,根本无法改变。

我也会预知梦,当然没有老二那么厉害,但我也深刻明白,哪怕未卜先知,也会无能为力。

好像摆渡门里成了灾一样。

老二费尽千辛万苦,终于来到了妒妇津,也就是玄武局所在的位置。

只要得到了玄武局的地理位置,那他就可以测算出真龙穴的所在了。

但是当时有个难题。

哪怕他知道了真龙穴的所在,可真龙穴是什么地方,哪儿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去的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通过预知梦,见到了某年某月,江瘸子会带着一个跟四相局有关的东西经过这里。

不用问,江瘸子也是通过玄武局,来确认真龙穴位置的。

老二固然年轻,可他靠着宗家的那些法门,还是轻而易举的抢到了那个东西。

通过预知梦,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,那个钥匙被放在了什么位置。

江瘸子猝不及防丢了钥匙,自然不甘心,可老二已经把钥匙抢走,奔着真龙穴去了。

结果他到了真龙穴附近,就遇上了两个力量的夹击。

一个是被江天匿名集结来的四相会,一个是黑先生。

那件事的结果我早就知道了——虽败犹荣。

老二提到了妒妇津,赫然也是神采飞扬:“马连生是黑先生里最好的风水先生,没有人不怕他——可我还是能从他手底下赢。一辈子值得夸耀的事情不多,这算一件。”

我听到了这里,心里则十分复杂。

真正的三舅姥爷马连生——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如果,那件事情上,门主的金蝉脱壳没有成功,活下来的是真正的三舅姥爷,这个故事,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向?

谁也不知道——像是蝴蝶效应。

老头儿拿着我当自己人惯了,但是说到了这里,猛然想起来那个才是我的血缘亲人,脸色也瞬间古怪了下来。

我连忙装出了满不在乎的表情,请他继续往下讲。

他这才尽快转过了话头:“这以后,你觉得我要干的第一件事儿,是什么?”

我当然知道了——报仇。

找那个把他行踪泄露出来,害的他被四相会和黑先生围追堵截的幕后黑手报仇。

要不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,他也许已经赢了。

因为这个身体是黑先生首席风水师马连生的,所以打探消息实在太容易了,他很快就知道了泄露秘密的人是谁。

小四相会的江天。

他之前就认识江天,知道江天是个有野心的,只是没想到,他的野心,竟然这么大。

他立刻跟上了江天。

江天非常机警,但他要杀江天,跟碾死蚂蚁,也没什么区别。

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他打算进了真龙穴之后再动手,让江天当个明白鬼,知道厌胜人都是什么人。

可等到跟着江天进了真龙穴,他看到了李淑云,这才恍然大悟。

江天的野心,竟然比他想的还大!

他要当真龙的生父!

绝不可能。

他一路尾随到了玖龙抬棺附近,是想着查探清楚改局的真相,可这件事比他想的困难,江天下手很快,根本就没留给他多少时间。

就在江天要打开玖龙抬棺忽然也有了个念头——真龙转世。

如果,真龙转世,是自己养大的呢?

那改局的事情,不就更容易被查出来了?

为了改局的事情,厌胜拼上了几百年,多几百年,倒是也没什么。

于是他尾随到了龙棺附近,趁着龙棺一动,也看清楚了棺材里的东西。

说到了这里,他忽然抬起手,摸了一下脸。

我看得出来,他眼神里,都遮掩不住的惊怖。

我立马问道:“龙棺里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那东西,能让他这种人,隔了二十来年,还能惊怖成这样?

果然,他放下手,努力平息了自己的呼吸:“那是个——怪物,我从来没见过,那么可怕的东西。”

硬要形容,龙棺之中,确实是个人形。

可也仅限于是个人形。

棺材外表是十分华美,可里面,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,简直跟千百年的老树根一样,虬绕错节,把那个人死死缠住。

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,有鳞有爪,可看不出是什么。

唯独能看出——那个人体的轮廓,被怪物几乎全部包裹住,保持着一副挣扎的样子,似乎是被活埋进去的。

只能从怪物的缝隙之中,看到一丝一缕的金光,像是穿着一件金缕玉衣。

那个年代,金缕玉衣,不是谁都能穿的。

我心里猛然一沉。

活埋……

老头儿吸了口气:“下一瞬——龙棺里那个怪物,动了。”

我一愣。

隔了几百年,还能动……

那东西挣扎了出来,

更可怕的是,那个活埋的人的轮廓,像是——坐起来了。

金缕玉衣里,露出了一个东西。

匪夷所思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