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59章 蒙面虎撑 飞一下大佬皇冠加更补更

老头儿说到了这里,嘿嘿一笑,看着我,有几分心虚。

他还是怕我恨他。

因为他,我才没法跟母亲长大。

可我却想——我有跟母亲一起长大的命吗?

江夫人我见过了——她确实刚毅,但也十分执拗。

自己认定了的事情,不管是谁,不管是什么目的,只怕都没法改变她的心意。

坚持挖出我的真龙骨,就是一个例子。

哪怕当初老头儿跟她说,我不是被玷污的产物,她会相信吗?

不会。

她只会认定老头儿是宽慰她,她只听自己的心。

她根深蒂固,入骨的认定我是个妖邪。

既然不相信,那她生下我之后,心愿也不会改变——为了杜绝让江天和自己受辱的可能性,她还是会把这个额角有疤的孩子给解决掉。

退一万步说,哪怕当时她留下了我的命,可以她跟江天的感情,和我这个跟景朝国君一模一样的容貌,我也许,根本长不到成年。

老头儿用障眼法,骗她我死了,才是救了我的命。

我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我想起了景朝国君的那一句“将来会报答你的”。

如果,我能跟她一起长大,我会把她看的跟自己的命,不,甚至比自己的命还重要。

可惜,她没容许我报答。

我让老头儿别有心理负担——还有件事儿,我一直不太明白。

“我既然头上有真龙骨,可我自己之后怎么一直不知道?”

要不是在豢龙氏家,机缘巧合被他们伤了额头,那个旧伤疤,到现在也还没露出来。

白藿香说,是被极其厉害的医生织补的,那个法子极其高明,哪怕是她一个过头虎撑,甚至江长寿,都没法做的那么好。

老头儿眨了眨眼:“这也是一件怪事儿。”

原来,老头儿把我抱回来之后,就预备着要把我的额头给盖住——万一什么时候被江夫人发现,那就麻烦了。

可很巧,抱着我出来的时候,他在大道中央遇上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打扮的很怪,头脸都掩盖着,像是鬼医,又不像,身上也带着个虎撑——却是个极小的虎撑,挂在了脖子上。

没见过这种戴法。

更怪的是,连老头儿,也没看出那个人的真实身份。

这让老头儿感觉毛骨悚然——如果是他都看不出来路的,那很大的概率,是他斗不过的。

可以他的身份来说,他能斗不过的,寥寥无几。

而那个人给他一种感觉——他就是在这里等着我们的。

果然,那个脖子上挂着小虎撑的人却压着嗓子,问他是不是要找人帮忙?

他愿意搭把手。

鬼医是有这个习俗——就跟我们吃阴阳饭的,会去寻找功德来让自己升阶一样,鬼医也会找病人看病累积功德。

帮特殊的人治疗,那得到的功德就也会特殊。

老头儿一寻思,自己正是要把我额头上的旧伤疤搞定,这不是睡觉挨枕头——正合适吗?

他也就大着胆子把我送过去了——他知道,对方是个厉害人物,以他的本事,大可以明抢,根本没必要虚与委蛇。

果然,那个鬼医看清楚了,就笑了笑:“终于回来了。”

而我当时在襁褓里,不哭不闹,反而对那个鬼医笑了——那个感觉,让人毛骨悚然。

好像,那个人是我的老相识一样。

那个鬼医放下我,竟然对我拜了几拜,接着说道:“为了护着你平安回来,在下迫不得已。”

老头儿这就看到,我竟然在襁褓里,安然点了点头。

他大吃了一惊。

这就是——真龙转世……

而那个蒙着脸的鬼医叹了口气,就拿出了一个柳叶刀,又狠又准又稳,瞬间把我额头上的旧伤疤下的骨头剔了出来。

老头儿当时就直眼了,可他觉出一种摄人的压迫力,并没有上前阻拦——因为他看见,这个小婴儿,受了这种伤,也是安之若素,一点哭闹的迹象都没有。

他出了一手心的汗。

而那个鬼医手速奇快,已经把小婴儿的额头伤口修补好了——简直,跟没受伤过一样!

老头儿接过了我,手开始发抖。

而那个鬼医淡然说道:“这孩子伤了根基,抱回去之后,前七年会体弱多病,费心多照顾。”

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老头儿一愣,就拉住了他:“为什么?”

鬼医没回头,答道:“那是真龙骨,他现在这个情况,不能带着——会招来灾祸的。”

老头儿是什么人,立刻就明白了——剔除了那个东西之后,我的龙气,几乎瞬间就黯淡了下来。

是怕——我被谁给盯上。

于是他立刻问道:“那之后,他体弱多病,我还能能找你帮他吗?”

其他的鬼医,比起普通医生来说,就跟神一样。

而这个鬼医——跟普通鬼医来比,也跟神一样!

鬼医摇摇头:“这些年,暂时不能让他粘上我们这种人的气息——你放心,能活下去,是他的命数,不能活下去,也是他的命数。”

老头儿更是一愣——这种人?

是什么人?

可再一抬头,他只觉得手里一松,只灌过了一阵夜风。

那个鬼医——消失了……

老头儿脖颈上的汗毛瞬间都竖起来了。

在老头儿面前,以这种方式消失的,除非——已经不是人了。

老头儿把我抱了回去。

一开始,他对我还是戒备的。

看时间长了,果然跟那个鬼医说的一样,我开始哭闹,随地拉尿,跟任何一个普通的小孩儿,都没有什么异常。

他开始尽心尽力的养育我,对我好。

准备着,我什么时候长成了,就可以帮他报仇了。

他算是,把一辈子,都压在了我身上了。

确实是拿着我当工具人的。

可说到了这里,他忽然叹了口气:“我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,人心都是肉长的。”

那一年我发烧,他是有心理准备的,我体弱多病,并不稀奇。

可等到医生说了那句——准备装裹衣服吧。

他脑子里一下就空了。

会死?

去他娘的什么命数不命数,这孩子不能死——不只是因为,他是工具人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是李北斗,他的李北斗。

他当时嚎啕大哭,只为了一个原因。

就好像江辰是江夫人的命根子一样。

他在不知不觉的时候,也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命根子。

他是付出了一切,他是肩负着厌胜门的使命,可一想到我会因此而死,他第一次有了后悔。

他只想让我,好好活着。

他给我擦身之后,甚至跪地跟天求——祖师爷,要是能让这小子活下去,我宁愿把报仇的事儿,往后撂。

甚至,不报仇也行。

那天,也许祖师爷真的听见他那句话了。

我真的好了。

也是从那天开始,他给我定下了规矩。

不合阴阳群,不进阴阳门——不去杨水坪。

杨水坪,是青龙局的所在。

而他为什么选择了一个离着青龙局这么近的地方居住呢?是因为这个商店街,是个很厉害的风水眼。

养龙气。

给我住,再适合不过。

为了让我好好长大成人,他宁愿低调行事,过了捉襟见肘的日子,就为了积累功德——给我积累功德。

可惜……

说到了这里,他伸出了手,摸了摸我的头。

跟小时候一样。

我感觉到了他的大手,干燥又粗糙。

比小时候打我屁股的时候,更是老的厉害了。

我眼里一阵发酸。

哪怕,他为了我,做到了这个程度。

到了最后,还是事与愿违。

老头儿轻声哼哼了一句唱词:“万般皆是命——半点不由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