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60章 四大家族

这下子,我就明白个差不多了。

难怪,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黑先生头号风水师,会突然急流勇退,金盆洗手,乃至绝迹江湖。

不这样,他的身份,早晚会被揭穿——只是拿走了真正马连生的身体,又不是拿到了他的全部记忆。

而厌胜门二当家,也在同一时间,销声匿迹。

当时风水行当里顶尖的两个人,原来发生了这种事——为了我。

我长长吐了一口气,看着老头儿:“这些年——您吃苦了。”

老头儿拍着我的手停滞了一下,自嘲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,这个苦,吃的值不值得。”

我最后,还是被牵扯进去了,像是被磁石吸附的铁屑,根本就没有抽身的余地。

老头儿叹了口气:“当初觉得,江家有了那个“真龙”,估计是能消停点,我只想——他们要破局,要改局,只随着他们去,反正跟四相局沾边就没好事儿,跟咱们就没关系了。让他去当那个龙,也没什么,可最后……”

假的,到底也真不了。

所以,老头儿拼尽全力让我上学念书,就为了能有其他傍身的本领,过个普通人的人生,哪怕平平淡淡,可到底平平安安。

是啊,这是个太长的故事,每个人,似乎都是被环环扣住的齿轮,你推我,我推你,把这个庞大的事情逼的一路发展。

“后来,我总是拖着,也可能岁数大了,懒了,跟寒号鸟一样,今天拖明天,明天拖后天,拖来拖去,越拖延,越不想你出事儿……你得记住了,什么事情,也不能乱拖。”

“这些我倒是都懂。”说到了这里,我忍不住问道:“可是,您之前一直装痴呆,是怎么回事?”

对我彻底失望,听之任之了?

我一入行,他就“痴呆”了。

老头儿盯着我,一阵苦笑:“你猜。”

我皱起了眉头:“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——您只怕,是被谁给盯上了,不得已而为止吧?”

能是被谁给盯上,让叱咤风云的他也小心成了这个样子?

哪怕我差点因为潇湘从潜龙指出来而献上自己的命的时候,老头儿也没松口。

仔细一寻思,恍然大悟:“马元秋是不是来过?”

在老照片上看见过,马元秋跟真正的三舅姥爷马连生,长得极其相似,不是儿子,就是兄弟。

老头儿答道:“没错,具体他跟马连生的关系,我也不确定,唯一确定的就有一件事儿——他也跟马连生一样,竭尽全力,想破四相局。”

想破四相局……

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立马全明白了。

“难不成……”我盯着老头儿:“马家,也是四大家族之一?”

守青龙局的那一家!

老头儿嘿嘿一笑,撸起了猫,眯着的眼神看着我,极为得意——像是一个艺术家,在欣赏自己一生之中,最合心意的一件作品。

这就说的通了。

四相局,其实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内情的。

厌胜知道,是因为当年四相局是厌胜修的,天师府知道,是因为天师府也牵涉其中,江家和夏家知道,是因为他们是四相局总工程师的后代。

这程狗,摸龙奶奶,哑巴兰,都知道四相局的事,是因为他们是身涉镇守四相局的四大家族。

当初那位黑先生马连生对四相局趋之若鹜,后来的马元秋对四相局势在必得,再加上他们这么清楚四相局的内情,就只剩下这个原因了。

他们身上,有来自青龙局的诅咒,所以,没人比他们姓马的更想破局解局!

如果是这样的话,马元秋肯定也因为诅咒的事情,拼尽全力。

难怪,我还说青龙局的家族一直没人露面,也许是灭绝了,可没想到,首先参与的,就是他们家。

那马家的诅咒是……

我看向了老头儿:“守青龙局的马家人——到了一定年龄,会变痴?”

老头儿吸了口气:“比起其他三个家族,更可怕的是,每个人变痴呆的年纪,都不一样。”

果然,马家在四相局的能力,是天生对各种法门聪颖领悟,是修行法门的天才,几乎一点就透,别人学习百年的,他们一朝一夕就能学会,可相应的代价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人就傻了。

是啊,一下砍下来的刀不可怕——用细丝挂在你头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的刀,才最可怕。

难怪,马连生是黑先生里的头号风水师,马元秋年纪不算太大,却有那种本事。

万物守恒——一切皆有代价。

“马元秋跟马连生,早年就因为什么事情闹翻了,”老头儿接着说道:“这对我来说,倒是个好事儿。”

那天,老头儿发现了马元秋出现在了门脸附近的时候,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也大吃一惊。

哪怕他这个身体不是假的,可马元秋是什么人,几句话就能知道他身上发生的内情。

毕竟关于正主马连生,有的能打探出来,有些打探不出来。

装成痴呆,是最好的选择——马元秋知道,是马家人,或早或晚,总会有这么一天。

难怪真正的马连生当初,那么拼命。

而马元秋这一次一出现,生活就算是发生改变了——你不知道以马元秋的本事,他会不会在你这里放个什么法门,搞清楚你这里有什么秘密。

这也就是老头儿每天坚持的“隔墙有耳”。

马元秋来了之后,看到老头儿已经痴呆,微微皱眉。

再一看我——平平无奇,看似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,也就没有再多进一步了解。

老头儿算是松了口气,索性就开始装成了痴呆度日,直到那天。

他做了预知梦,看到九鬼压棺地开了。

而潇湘,被我的潜龙指给带出来了。

一睁眼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下楼找我,可才从楼梯上往下,就知道来不及了——他看到了青龙局,冲天的煞气。

这个煞气,把他从楼梯上一震,就是这么摔下来的。

我跟这件事情的联系,也就是这么开始的。

我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“您把自己的宗家本领,移花接木到了我身上,也是这个原因?”

老头儿静观其变,知道我已经被牵涉进去了。

要挽回,也来不及了,而他教给我的东西,只能糊口,没法子跟那些人斗,所以,把预知梦和同气连枝,全偷偷的移植到了我身上。

是什么时候呢?我自己根本不知道——他的机会太多了。

他叹了口气:“我能为你做的,也就这么多,给厌胜的,也是一样。”

这些本领,简直是宗家的命。

“反正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就真的痴呆了,那这些东西,留在身上,也是浪费。”

难怪——那个时候,厌胜门忽然打探到了消息,说前任门主有后,开始拼尽全力的从各处寻找继任的宗家。

看来,也是老头儿在后面操作的。

当时厌胜内乱,他不会不知道,可又因为种种原因,无法亲自现身,我这个“宗家”回去了,就能结束这个群龙无首,乃至让厌胜覆灭的危机了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想把厌胜门留给我,尽了自己一切力量,要保护我。

他是真的,把我当成了他的后代。

“有的时候,我也在想,这些事情,做的对不对。”老头儿摇摇头:“不过,做都做了,尽人事顺天命吧。”

我能活到现在,其实很大程度,也是依赖了老头儿给我的这几个本事。

老头儿说的对,尽人事,顺天命。

午后的阳光顺着地板折射到了他脸上,他的眼神开始迷糊,露出了老年人特有的疲态。

如果不是这些事,他现在是个多英姿飒爽的人?

可惜,他却没法再离开这个身体了,金蝉脱壳,一生只能用在同一个人的身上——不然,这简直是个违背天理的长生不老术了。

一阵秋风灌进来,天越来越凉了,小白脚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趴在老头儿膝盖上睡着了,肚子一起一伏,发出了“呼噜噜”的声音。

街上板面的香气,更浓郁了。

我犹豫了一下,还有一个问题。

但是这个问题,我其实不敢去问清楚真相。

老头儿却看出来了:“都到了这个时候了——还想说什么,你就说吧。哪天我真的痴呆了,你想问都问不出来。”

我吸了口气,这才问道:“这是给我最好的朋友问的。您——跟柳桥程家的程廉贞,到底是……”

程狗他爹,到底是怎么死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