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61章 一身红袍

老头儿随手拿出了一瓶子风油精,在自己太阳穴上点了点,又深深一吸,浓烈的薄荷味儿瞬间把板面的味道冲过去了,他缓缓说道:“哦,程廉贞……我记得他。”

这话,轻描淡写。

“他那双眼睛很有用。”

当初老头儿——不,那个时候,他还不是老头儿。

是小四相会的“小井”。

他打探到了小四相会。

这个小四相会,是江天和夏家的夏天生几个人组织的,风水行当的那些二世祖,全聚集在了其中,二当家想法子也混了进去,在那地方结识了程廉贞。

程廉贞对四相局的热切,比任何人都更甚,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我一直记得,程狗跟我描述的。

是会预知梦的人,杀了他爹。

所以,程星河之后我会预知梦之后,怔了很长时间。

我身上顿时一冷。

难不成——程狗他爹,真是老头儿杀的,程狗当年,也是老头儿要抢的?

“那小子一来,我就认出了那双眼睛,”老头儿缓缓的说道:“长相,也跟程廉贞差不离——那小子命苦,可惜,当年没能把他抢回来。”

真的——是老头儿。

老头儿习惯性的撸着小白脚:“当年,我要找程廉贞合作,也是为了玄武局,那是我们早就说好的。”

二当家当时有一个难题。

就是玄武局的具体位置。

事情的顺序是这样——要找真龙穴,就得确定玄武局的具体位置。

要确定玄武局的具体位置,就得找到一处要穴。

可那个要穴,不是谁都能点的,必须有二郎眼的人才行。

就好比我之前进玄武局——如果我没有那个国君的身份,就绝不可能进去,要点出玄武局,就必须那个家族的后人来。

这就是守局的意义。

不过,点那个穴有极大的风险,那种大穴,肯定会伤及到了点穴者自身。

很可能要命。

程廉贞跟程星河的怕死,简直是一脉相承,程廉贞并不愿意,可这对他来说,是两头堵。

你点了,可能得死,你不点,也一样到了寿限会死。

老二对他谆谆教诲:“你想想后人。”

程廉贞苦笑,说:“我就不想要后人。”

老二拿出了杀手锏:“你要是能帮我点穴——只要你不死,我就可以用移花接木,把你的二郎眼跟人换了。”

这我倒是知道——程星河当初寻找宗家,也抱着这个目的。

这一换,没了二郎眼,就不用死了。

这对程家人来说,简直是天大的诱惑。

柳桥程家当时也只剩下他一个了,这好歹也是祖宗遗愿,他还是答应下来了。

他跟二当家,约定了一个时间。

是一年之后的八月十五。

那是玄武局开穴的日子。

二当家跟他就此告别,继续去查探该查探的事情。

“可让人万万没想的是,”老头儿一副很遗憾的样子:“到了日子,我去找程廉贞,他却后悔了。”

我猜出来了。

是因为——他跟二当家分开的这段时间,跟齐老爷子的女儿,也就是程狗他妈齐百灵好上了。

他恳求二当家,他想看着孩子出生。

因为他也知道,这一去,也许就再回不来了。

可二当家自然不肯答应。

八月十五,一年只有一次,这次错过就得等到明年——你能活到明年吗?

活不到,这一切就都完了。

二当家是个狠人,说你不去也可以,你儿子不是也有二郎眼吗?

这一句,一下就把程廉贞给镇住了。

他先答应了下来,说是回家告别——其实能想到的法子,也就是躲。

可他躲不了,二宗家能做预知梦。

他能做的,也仅仅是让妻子把孩子带走——来了惹不起的对头。

他还是被二当家抓到了玄武局。

二当家后来顺利的找到了真龙穴的位置,显然,当时也顺利的点了穴。

我手脚更凉了:“就是说,程廉贞——就是您害死的?”

万万没想到,老头儿一愣:“谁说是我害死的了?”

又逼人,又抢人,不是你是谁?

老头儿立马说道:“我做的事,我自然会认——什么时候,轮到你这个小王八蛋来给我扣黑锅了?”

那……

老头儿被风油精逼出了两个喷嚏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是程廉贞自己命不好。”

他们,在点穴的时候,遇上了真正厉害的角色。

是守护四相局的东西。

那个时候,程廉贞刚认准了穴,却忽然看向了一个位置,皱起了眉头,说那个地方不对。

怎么不对呢?跟着程廉贞的眼神看过去,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袍的人。

那个时候,是深更半夜,荒山野岭,而那身红袍,极为华贵,一丝尘埃也没沾上。

这不是人。

月光打在了那个人的脸上——他们两个同时毛骨悚然。

那个人,在笑。

他缓缓说道:“四相局,不是你们能碰的。”

接着,一抬手,平地里就是一阵厉风。

我顿时明白了:“屠神使者?”

老头儿叹了口气:“看来,你早也遇上他们了。”

他们就跟一支队伍一样,实力不是均衡的,有兵卒,也有将领。

而他们遇上的,正是其中非常厉害的屠神使者。

屠神使者连神都能杀,更别说人了。

他们两个,差点全死在那个屠神使者手底下。

但是最后一瞬,是程廉贞靠着自己的二郎眼,找到了一个缝隙——两个人从中坠落了下去。

就在一下去的同时,那个红袍人一抬手,整片山坡全部崩塌,他们几乎是被活埋了。

可也因为如此,红袍人或许是无法追下来,或许是认定了他们两个必死无疑,倒是并没有追下去——也巧,山涧下面有一棵茂树,把他们俩兜住了。

二当家还好,可等清醒过来,发现程廉贞不行了。

他运气不好,椎骨全断了。

二当家立刻要背着他去找鬼医,可当时他已经气若游丝:“我不行了——我把穴点给你,在某处某位置……”

二当家也不是铁石心肠,让他留着口气续命。

可程廉贞摇摇头,说:“注定活不过二十五,就是活不过——最后,只求你一件事儿。”

二当家不可能不答应。

“把我儿子的二郎眼——用移花接木,给……我求你……让他活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程廉贞挂在树上,那双澄澈如水的二郎眼,倒映着月光,永远凝住了。

二当家跟他,不是没感情。

可他哭都无法高声——怕惊动了那个穿红袍的。

那不是人有的本事。

他能做的,也只有背上了程廉贞的尸身,一点一点挪到了下面。

等他想方设法,找到出路的时候,已经过了好几天。

最后那几天,对等在了柳桥的齐百灵来说,也是个天降异象。

不吉利的天降异象。

八月十五,对他们一个不南不北的地方来说,绝不可能跟雪沾边。

可偏偏就下了三天三夜的雪。

齐百灵一直等着程廉贞回来,冻的大病。

等二当家找回去——齐百灵已经死了。

而齐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儿之后,已经把程星河用风水阵给藏匿起来了。

就怕二当家再对唯一的外孙做什么。

就此,程家算是跟预知梦家族,结下了深仇大恨。

齐老爷子也不是普通人,所以二当家哪怕有预知梦,也被干扰的没能找到程星河的下落。

二当家没办法——一想,还有二十五年的时间,倒是不急于一时。

于是他就急着去寻找真龙穴了。

再后来,就更找不到程星河了。

直到程星河出现在了病房里。

他当时不是不吃惊。

可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,把程星河的二郎眼移花接木解决掉?

因为他有私心。

他重新把报纸盖在了脸上。

我知道那个私心——他知道,我已经被四相局牵扯进去了,有二郎眼的人,能给我帮上大忙。

我皱起了眉头。

这么说,那才是程星河真正的杀父仇人。

穿红袍,挂着笑的屠神使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