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67章 灵骨童女

这几个打虎客日子过的普通,一见有人请喝酒很高兴,就滔滔不绝的跟我们讲了起来。

说是那个大桑城里,最近怪事儿频发。

比如说有夜班司机路边见着个姑娘拦车——穿的是古装,披肩长裙,绣着万字花纹,一上车,身上是哗啦哗啦的首饰声。

这年头穿汉服的姑娘并不少,司机也不以为意,就问上哪儿,姑娘说上白兔山。

这地方没有白兔山啊!

姑娘就给他指路,往前往左往右,结果到的是个荒地。

这司机寻思这姑娘拿他找乐子呢?

憋着气一回头,魂快吓飞了。

后头没人!

可车门一直没开!

司机吓的不行,天亮了嫌秽气,说把车冲冲吧,这才发现,后座上滚出来个小木头人。

雕刻的栩栩如生——一身古代装束,跟他昨天看见的那个穿汉服的,一模一样,披肩长裙,裙子上雕刻出来的花样,是万字花纹!

有识货的认出来了——这叫殉偶。

什么叫殉偶呢?顾名思义,就是古代人死之后下葬,陪葬在棺材里的,让死人在底下,也有使唤丫头用。

这种殉偶有个特点,就是两脚中间挂一个铁链子,意思是生生世世给主人做奴仆,跑不了。

但是这种东西制作起来繁琐,只有大户人家刻的多,演变到了现在,就是大家都见过的,纸扎童男童女。

那司机一想,脚上的铁链子,那不正是哗啦哗啦的首饰响吗?

无独有偶,其他摆酒摊子的也见过——半夜有人来喝酒,喝到了最后给了一把纸钱。

老板大怒,抓着人厮打,这一打,那人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脑袋掉了,老板惊魂甫定,发现那人不见了,地上落下了一个陶人,已经碎了,漏出来一肚子他们家的酒。

仔细一看,那种泥人叫“墓口”,跟活人宅邸前面有石狮子一样,这“墓口”是专门给死人看门的陶土保安。

这些东西,都像是随葬的东西。

而接触到了这东西的人,无一例外,都得了重病。

这倒是不难理解,有机会撞上这种东西的,肯定是时运走低,再加上这种东西阴气重,不病才怪。

有人传言说大桑城的风水出问题了,一时间风声鹤唳,都要找打虎客过去给自己宅子扫清净,所以这个死人店才这么热闹。

再一打听,这大桑城以本地的风景为名——顾名思义,是因为城中有一棵很大的桑树,

我们几个一对眼——这次八成找对了地方了,千眼玄武说的机缘,怕就在这里呢!

老头儿常说,事出反常必为妖,这地底下的东西,突然跑上来,肯定是有问题,难不成,解决了这件事儿,就能促进真龙骨的生长?

我就问,这些怪事儿发生之前,有没有什么异常?

死人店的老板过来上菜,倒是说道:“其他的没有——有个小地震,不过问题不大,就是把我们店里一面老墙震裂了。”

那就对了,听上去,应该是这个地震动了什么风水,所以有些东西压不住了。

不过,一个古墓,能有多大的机缘?

我们吃饱喝足,就带着那几个打虎客一起往大桑城去了——他们去做买卖,正好搭个便车。

没到地方之前,还寻思着这大桑城没准是个穷乡僻壤,没想到过了一重山,面前是豁然开朗,车水马龙的。

原来这地方是个旅游城市,别有洞天。

越过了屏障似得一道山,一眼就看到了一棵极大的桑树矗立在了马路中间,几条马路都为了它让路。

我们都没见过那么大的桑树,那繁茂的枝条,犹如数不清的手臂,迎风招展,让人目瞪口呆。

而桑树上还挂着许多的“春条”——也就是写着祝福话的红布安保员。

“这树不小啊……”程星河伸着脖子往外看:“是个物质文化遗产。”

我随口就问那两个搭便车的打虎客:“这里是不是有阴阳上,很出名的女性?”

那俩打虎客一对眼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这地方的来路我看了,两侧是抱翅山,中间有草木,这叫凤凰含珠,一城的风水,都凝聚在这个大桑树上,而这个大桑树属阴,上面的气微带桃粉,夹杂神气和灵气,说明肯定有某个很厉害的女性角色。

“哥们你是相风水的?”那俩打虎客啧啧称奇:“看的可够准的!你听说过灵骨童女吗?”

我一愣,灵骨童女?

程星河也立马回头:“真的假的?”

所谓的灵骨童女,是一种很特别的身份,硬要比喻的话,跟转世活佛有相似之处。

也就是,这种童女,生来就记得前世,甚至前前世。

而这一生,她的职位,是一种能沟通阴阳三界使者。而她的工作,就是帮助冤屈的人,讨回公道。

好比说,我听老头儿说过,曾经有一个模样特别出众的男戏曲演员,有一天唱戏回来,忽然直眉瞪眼,开始玩儿命吃东西。

家里人也不知道他怎么了,面面相觑——吃的也怪,平时他注意嗓子和体型,都吃点清淡量少的食物,可这次,辛辣油腻,口味大变,吃完就睡,睡完还吃,也不说话,就这么过了两年。

家里人想尽办法,也没能解决,后来找了老头儿,老头儿看仔细了,就说这一般人是管不了的——得找灵骨童女。

他们家还真有这个命数,真从某个村子找到了一个灵骨童女,那童女年纪虽然不大,但一来了,秋水似得瞳孔就是一道威严,喝问道:“人呢?”

戏曲演员直接就跪下了,说这事儿不赖他。

闹半天,是个女邪神经过听戏,看中了戏曲演员,把他魂拉过来给自己当情郎,不过阴司律法森严,女邪神找了一个饿死鬼塞到了戏曲演员身上,意思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别让阴司查出来。

那饿死鬼愿意啊——有的吃了。

灵骨童女闭上眼,没过多长时间,戏曲演员就正常了,对着灵骨童女就哭,说谢谢娘娘把他从那地方给拉回来了。

听起来很像是神婆,但是比神婆更受尊重,至纯至净,应该说是个上头下放到人间的“三界监察”比较合适——哪怕邪神也不敢不给面子,类似民国剧里的特派员。

所以灵骨童女是真正意义上的“活神仙”,是为数不多活着就能享受香火的身份之一。

白藿香也跟着点头:“我也听说过——我爷爷给其中一位看过病,她们一辈子臂上都带着守宫砂,不嫁人。”

没错,灵骨童女之所以得名,乍一听很像是一辈子不老,其实是会一辈子不嫁人,传说之中,嫁人之后,会有来自男人的“污浊”之气,没资格再来当使者。

有灵骨童女的地方,几乎能跟有香火鼎盛的庙一样,按理说没有敢来闹事儿的。

哑巴兰也点头:“我祖爷爷也跟我说过,但我没见过——据说现在已经越来越稀少了,还以为已经失传了呢。”

不过……我盯着那个大桑树,皱起了眉头。

大桑树上的桃粉色,是十分黯淡而且残破的。

那个灵骨童女,现在过的日子,一定有难处。

难道,就是因为灵骨童女遇上了麻烦,这地方才会出现这种邪祟?

很快,车驶到了打虎客要来的地方。

这就是那个跟“墓口”打架的烧烤摊老板。

果然,那老板脸上又是晦气又是阴气,人“哎呦哎呦”的,丢了半条命似得。

打虎客下去除晦气,老板娘就直叹气:“本来我们这里,就没出过怪事儿——有灵骨童女呢!什么邪祟,敢上我们这里来闹!可惜童女出了事儿,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,我们这些老百姓倒霉啦!”

我们就问,童女能出什么事儿?

老板娘大惊小怪的说道:“怎么,你们还不知道?童女也中邪啦!你说,这是个么子年月!”

我们几个一对眼,都愣住了。

这灵骨童女虽然确实算是活人,可连邪神都忌惮,自己怎么可能中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