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7章

而牛爱花本来就得罪了人俑,又要干这件事情,那俩人俑作为本地守护神,就赶了过来,要把这两口子带走。

而人俑为什么要带走他们呢,这也是人俑的传统——这人俑,其实跟水鬼吊死鬼一样,只要你压在底下的期限满了,那你就可以找替身来代替自己。

以前我也听过这种传说,说是某地修路,一个人晚归回家,修路工匠却拦住他,问他叫什么名字。

他莫名其妙的说了,等他走了没几步,那个工匠就喊了他一声。

他回头答应,看见工匠笑了,一边笑一边打地基——笑的还特别?人。

那人还寻思这工匠莫不是有病?

可等他回到了家里,就说头疼的厉害,好像被很重的东西给压了一样。

到了天亮,那个路修好了,而那个人,死了,死的时候七窍流血,脑袋发瘪,跟让重物砸了很多下一样。

他因为答应了名字,生魂被压,就成了那个路的生人俑——估计当时没有什么死囚能用,只能随机选择,他倒霉赶上了。

而那个路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传来喊你名字的声音,只要人答应了,那这人不到天亮必死,过一段时间,喊人的声音,就会变成上一个死者的。

想必这个路口的人俑,也是这样——这么多年一直没等到替身来解脱自己,遇上了老板娘这种自告奋勇让人来找自己的,不来拉她当替身才怪。

而这人俑是一男一女,求阴阳调和,理应把老板娘夫妇一起拉过来,可谁知道老板身上有阴骨牌,他们计划失败,只拉到了老板娘一个。

这两个人俑应该是不想分开,只好把老板娘的人魂给压住了,等着找下一个替身凑一对,再一起离开。

土豪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,坐下不吱声了,嘴里嘟嘟囔囔的,像是在念叨着:“儿子……我儿子……”

既然牛爱花几年前就没法怀孕了,被前妻逼流产当然也是假的。

我不知道他后悔了没有。不过世界上没有后悔药。

“杨大哥”接着说道:“我不求你们给我树碑立传,但求无愧于心——我吃了香火,保这一方平安,已经几百年,按理说……”

按理说,他们不管当年犯了什么错,也该“刑满释放”了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真要把这个牛爱花交给他们压桥?真要是这样,牛爱花一定也会闹的这地方不安宁,买卖做的不合格,五十万可就没了。”

而我看向了那个“杨大哥”,说道:“你们两个,当初是被冤枉了,才来做压桥人俑的吧?”

“杨大哥”一听,瞬间愣住了:“你……你如何知道?”

很简单,如果是罪大恶极,到了砍头地步的人,眉骨必定会歪斜有凶纹,而人中也有截断,表示这人将会死于非命。

但是我现在升了阶,已经能看到,这个“面具”的眉骨是很正的,下巴,耳朵,卧蚕,也都是善人之相,说明这人为人正直,绝不会参与到恶事之中,但是这个棱角太过,反而会因为方正得罪人,就算要死,也是死在这方面。

所以,他成为死囚,八成跟得罪人有关——所以,之前我才强调了“冤枉”两个字,想也知道,他对这两个字是非常在意的。

果然,刚才他一听,立刻把事情就说出来了。

现在也是一样,那“杨大哥”不听还好,这么一听,立刻跪下,给我连着磕了三个头:“几百年的冤屈,今日终于昭雪,请受小人一拜!”

之前也有人拜过我,但是被死人拜这还是第一次。

原来,在景朝的时候,这山当年是一个营地,他们是驻扎在这里的均队。

这人无意之中,发现上司营私舞弊,就坚决要把事情举报到上面去,上司对他恨之入骨,恨不得除之而后快,可这个人平时方正的出了名,简直是块铁板,找不到下手的地方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碰巧救了一个被人掳走的少女。

少女对他感激不尽,上司发现了这事儿,却像是找到了机会,给他定了个罪名——强抢民女。

少女一看救命恩人为了这件事情蒙冤,就去给他伸冤,但是被上司一起抓了,说她不守妇道,居心不良。

这罪名其实挺矛盾,一个不守妇道的,一个强抢民女的,那不成了你情我愿了吗?

可上司给定了罪,秋后问斩,谁也救不了他们。就在这个时候,这个山的山民正在凑钱修山路,一打听他们这有死囚,这俩人正好是一男一女,就被拿来当人俑了,一直在这里镇守山路几百年。

这几百年里,其实也有很多机会,可以让他们得到替死鬼,但是这个男人总是不忍心——这个樵夫是家里的顶梁柱,死了,家也就散了,那个农妇还有年迈的公婆要伺候,也不能死。

而少女早就对这个男人有了感情,他不走,她就不走。

拖来拖去,一直拖到这个山路被土豪毁掉,人俑被挖出来。

这对他们来说,本来是老天给的机会,可以逃出生天,可偏偏又只抓到了一个老板娘。

这次,这个男人不想等了——结果,又把我们给招来了。

说到了这里,“杨大哥”英雄气短,也流下了一脸的眼泪:“都是我,连累她这么多年……”

我就说道:“要是我想法子,帮你们俩解脱,作为交换,你们就把牛爱花放回来,行不行?”

“杨大哥”顿时愣住了:“当真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当真。”

说干就干,我先跟杨大姐要了两个白萝卜,接着从院子里一个桃树上砍下来了一个桃树的枝干,削成了两个小木人。

接着,给小木人穿上了用纸叠的衣服,照着那个人俑上面的字,一字不漏的刻在了小木人身上。

最后,点好了当初埋人俑的地方,把两个小木人镶嵌进萝卜里,埋进去了。

其实,他们两个的“徒刑”早就满了,只是占了这个位置走不开而已,我们把他们挪走就行了。

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,迁坟时也是这个规矩——棺材走了,要在旧墓穴放个萝卜占位置,现在也是一样,木头人和萝卜取代他们占了这个位置,他们俩就自由了。

“杨大哥”见状,别提多高兴了,对着我就还要拜,我拉住他,接着问道:“还有一件事情,我想跟你打听一下。”

“杨大哥”听了,立马表示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我就问他:“你是景朝人,知道四相局吗?”

之前城北王在四相局之前就死了,现在好不容易又遇上了其他景朝“人”,怎么也得打听打听。

“杨大哥”不听还好,一听,立刻说道:“自然知道——那劳什子四相局劳民伤财,百姓苦不堪言!”

那可太好了!我连忙就接着问他,四相局是干什么用的?

“杨大哥”想了想,说道:“要问旁人,想必定不知道,但我有一个同袍,参与过四相局这个工程,他告诉我,四相局之中有一个真龙穴——那是一个仙洞。”

“仙洞?”我心里一提:“怎么讲?”

“杨大哥”答道:“据说进得仙洞,任何愿望皆可达成,甚至还能立刻成仙。”

成仙?

真要是这样,难怪兰老爷子和马元秋那么趋之若鹜呢!

可是……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吗?是真的,还是以讹传讹?

反正,那个真龙穴是四相局的精华所在,有好东西是肯定的。

说到了这里,天已经微微发明,“杨大哥”又跟我行了个礼,带着点抱歉的说道:“如果方便,还请恩公代我跟这位杨大哥道谢——多谢他那一杯水。”

说完,随着第一缕金色的晨曦打在了杨大哥的头上,那个“面具”慢慢消失,杨大哥面条一样的倒在了地上。

一杯水?这是什么情况?

杨大姐赶紧去掐杨大哥的人中。

程星河抱着那个竹篮,叹了口气:“这一对真是郎才女貌,还挺般配。”

说着,跟着半空挥了挥手。

就这么一瞬,我听见了“咔”的一声,低头一看,只见之前挖出来的那个拿着镇魂斧的人俑,已经从中间断裂开,成了两段。

想必后山上那个也是一样。

事情终于算是告一段落,我算是松了口气,程星河则第一时间看向了土豪,伸出了手:“事儿都解决完了,您是不是也该……”

土豪这才如梦初醒,浑浑噩噩的拿出了手机摁了几下。

这个土豪,或成这次事件的最大输家——牛爱花就算回来,他们俩大概也回不到以前了。

不过,也说不好——毕竟土豪这脑子不怎么好。

程星河一看手机短信,一下高兴了起来,用肩膀撞了我两下:“七星,旅费可算是赚到手里,开不开心?”

开心,当然开心……我们办了这么多事儿,还就这个,最让人如释重负。

他们被压了那么多年,终于得到自由了。

我不由自主就捏住了逆鳞——其实我也很羡慕他们能一起携手离去,得到一个大团圆结局,什么时候,我和潇湘也能等到这个结局呢?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,逆鳞之中的那个“虫卵”。似乎完全裂开了。一个小东西从里面伸展了出来。

迎着初升的阳光,我看见那个小小的“虫子”,正在伸展四肢!

这一次的功德到位,潇湘也大了一些?

我还没来得及开心,忽然有个人风风火火的冲着这里跑了过来:“不好了,老板,出大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