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673章 戏曲人俑

虽然没见到面,但我觉出来了,这话,像是对我说的。

还没等我回答,程星河一凤凰毛就卷过去了:“眼熟就对了——我看你有点儿像我家那头走丢了的老母猪。”

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个巨大的棺椁直接被凤凰毛砸出了万点火星,一道深痕。

那只手瞬间就缩了回去。

接着,就是一声冷笑,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,傲然道:“不,你不是他。”

这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解恨似的。

跟那一位,估摸深仇大恨。

而这一瞬,裆湿人——他大名叫马二龙,忽然学着我刚才在耳室抽七星龙泉的样子,一下把身后的铲子拔了出来,奔着那个棺材就劈过去了,大叫一声:“还我大哥!”

怎么,他那个大哥,也跟红姑娘一样,被抓进棺材里去了?

这个地方,是用武将的棺材做门神,来压制那个邪神的。

这叫“宝塔葬”。

顾名思义——就是把一个棺材,葬在了一个东西上头,好比拿石头压住了井口一样,就是不让井里的东西出来。

而棺材上开了裂缝,看来那位挺身做门神的武将已经遭了秧,这个邪神才苏醒了过来。

他大哥真要是被拖进了棺材里,可很够呛。

那一铲子啪的拍在了铁甲似得棺材板上,瞬间就把马二龙的虎口震出了血。

可他似乎根本就没察觉到,一下一下继续往下拍,似乎不把棺材劈裂了不拉倒。

不知疲倦,不知疼痛,无所畏惧。

凤凰毛往后一旋,程星河感叹了一声:“这沉香救母也就这样了……这小子很重义气啊。”

而作为同伴的断眉看到了,一时激动,也握紧了铲子想上前帮忙——可终究不是这块料,上去两步,浑身颤的跟筛糠似得,又退回来了三步。

这一瞬,“啪”的一下,我听到了棺材下面,有一个声音。

像是有人打了一个响指。

而红姑娘耳朵一动,立刻说道:“危险!”

话音未落,我就听到了一阵“窸窸窣窣”的声音。

像是——数不清的东西,正在从整个墓室的四面八方,往这里聚拢。

也巧,这一阵,天花正好熄灭,眼前一片漆黑,苏寻“唰”的一下又是一朵天花蹿到了房顶,而这第二朵天花亮起来了之后,触目所及,我们瞬间全给麻了。

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我们身边已经悄无声息的围满了人。

全在仰着脸,对我们笑。

那些人细高个子,身上都是戏装,嘴里还“咿咿呀呀”哼唱着支离破碎,却让人毛骨悚然的曲调。

这附近的戏曲人俑……

这些东西脸色煞白,偏偏涂着红唇,看上去跟真人无异——可它们没有活气。

“今日贵客临门,一祝繁花似锦前程好,二祝家庭兴旺子孙孝!”

“三祝财源滚滚金满屋,四祝身体康健乐逍遥!”

话都是好话,可那种邪气森森的调子,只让人浑身炸鸡皮疙瘩。

“这是……讨赏?”程星河听出来了。

据说旧时代是有过这个风俗——戏曲演员上台演出,对请他们唱戏的主家或者观众说了吉利话,那主家理应把钱撒在了戏台上,给他们叫个好。(当然只限于草台班子,大班子名角,是客人心甘情愿打赏)

说着,那些怪模怪样的眼睛,眼巴巴的盯着我们。

可我们大眼瞪小眼——拿什么赏?

这个年月,带现金的都不多,哪怕有现金吧,这些东西也不认啊!

他们认得是真金白银!

“客不动……”

那些声音怨怼了起来:“是不拿咱们唱戏的,看在眼里!”

“那咱们——也不必客气啦!”

怪气森森的戏腔出口,数不清的水袖,对着我们就抓过来了。

哑巴兰护在了红姑娘面前,猎仙索哗啦一下砸出去,抡倒了一片,他手背擦了鼻血,算是来了脾气:“要杀就杀,哼哼什么!”

而其中一些带着乐器——比如有一些背着一把细长的,我们没见过那种款式的胡琴,奔着我们呼啦一下就砸了下来。

“哑巴兰你这品位素养还是有待加强,什么哭丧,这叫艺术,”程星河一凤凰毛掀翻了一片:“大家份数同好,拿我来说吧,我是国家一级退堂鼓表演艺术家。”

这次你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清晰。

我也想抽出七星龙泉,可有了刚才的经验,一转脸先看着地方的建筑——果然,照着七星龙泉和斩须刀的能耐,一出鞘是可以荡平了那些人俑,可同样,这地方就得塌,我们全得找孟婆喝汤。

面前一阵子噼里啪啦被打碎的声音,数不清的陶器碎片,木人屑,落在了地上,可新的“怪人”,源源不绝。

这个地方殉葬的人俑和殉偶,固然是没有秦始皇那么大,但数目也绝不少,他们几个又不是人,现如今都出了一后脖颈子的汗。

那个棺材里,竟然跟着在轻轻哼鸣——像是十分享受这种音乐。

那种闲适的感觉,就等着这些人俑把我们一网打尽,他好直接吃了红姑娘脱困了。

红姑娘大怒——那个邪神,连她都不看在眼里,那就把上头都不看在眼里,这简直跟袭警的罪过一样,摆明是要破釜沉舟了。

那两个哥哥的魂魄,正要把红姑娘给拽回去。

他们俩的声音也是一样支离破碎,咿咿呜呜。

可我现在有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,听出来了。

他们说的,是四个字。

“妹妹——回家。”

哪怕这样——还是要保护红姑娘。

红姑娘也听出了,一怔,眼圈就泛了红。

可现在,人俑水泄不通,我们打退堂鼓,都没地方打去。

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得赶紧把眼前这些人俑给解决了。

而棺材底下被压着的那个东西冷笑了起来,像是,正在观赏一场自导自演的戏。

戏……

我知道怎么做了。

我立马对着那些俑就喊了起来:“嘘!”

这一声下去,那些戏曲俑忽然就停下了。

程星河他们一愣,回头就看着我:“七星,你最近还会念咒了?”

不是念咒,这是喝倒彩。

果然,那些戏曲人俑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难堪和忿然的表情。

管用!

小时候跟老头儿出去看戏,听见一些岁数大的,就是这么喊的。

我立马接着喊道:“不给赏,你们自己心里没数?下去吧!”

这些靠着技艺吃饭的,最畏惧的只有一种——自己赖以生存的技艺被人质疑。

果然,那些人俑,都露出了被侮辱的表情。

而棺材底下那一位,也没声了——似乎,十分意外。

我跟程星河他们一打眼色,他们顿时都露出了了然的表情。

接着,齐心协力,对着那些戏曲人俑喊了起来:“下去吧!”

“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那些人俑不光是露出被侮辱的表情,甚至——有一些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吃开口饭的,气性大,脸皮薄,被“嘘”下台了!

打人,就得往软肋上打!

这一下开了个头,剩下的人俑,竟然都退后了好几步——讲面子的戏班子,被人“嘘”了,下台是规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