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75章 一手生死

卧槽?

哑巴兰当时全神贯注,注意力都在面前沉重的金刚铁柏上,哪儿想得到马二龙忽然扑过来了,这一下,哑巴兰身体直接被撞歪,那个棺材非但没能挪正三寸,反而又偏了一寸!

这一瞬间,一只手猛然就从棺材底下的裂缝里伸了出来,对着红姑娘就抓。

我折过身子就冲了过去,可已经来不及了,红姑娘的裙子直接消失在了缝隙里,我没犹豫,也奔着下面就冲,可这一瞬,头上轰然一响,一道巨大的破风声对着我就打下来了。

是其中一个石头巨人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胳膊僵住了——程星河爬到了这个石头巨人的身上,直接打散了石头巨人的眉心黑气。

可另一个石头巨人前仆后继的撵了上来,苏寻一道元神箭掠过,跟程星河齐声喊:“这里有我们呢!”

我一回头,见到白藿香也躲在了安全的地方——她打不过,就绝对不会让自己来添乱。

眼前一道影子一闪——哑巴兰先下去了。

其他的我也顾不上了,转身也就蹿下去了。

一阵破风声擦着耳朵过去,出乎意料——这宝塔葬的下一层,竟然十分宽广。

估摸着四五米深的距离,先是听见哑巴兰落地,蛟珠的力量也让我平平安安的落在了地上。

一道天花亮起,我就看见对面有两个身影,一道留仙索已经冲着对面勾了过去,直接缠在了红姑娘的腰上。

猎仙索一下就绷直了。

对面力气也极大,但我立马跟着哑巴兰,一起拽住了猎仙索,死死往后一拽。

抓住了红姑娘的那个人影猛然回头,一眼看见了我,似乎吃了一惊,就趁着这一惊,我和哑巴兰把全部力气用出来,瞬间就把红姑娘给勾回来了。

红姑娘气喘吁吁,抬起头就看向了那个人影:“阴灵神,你连这地方也不想呆了——要直接去须弥川做迷神?”

我看清楚了那个人影。

不——不能说是人影。

那是极其盛大的神气。

几乎快赶上潇湘那种主神的气息了。

可见当年,他享受过了多大的荣耀,拥有多大的能力。

而我立马把哑巴兰眼睛给挡住了:“别见他正面!”

只要是神气煊赫的神灵,凡人最好不要去见真身。

真身正面的神气,很可能会伤到凡人。

传说中的神仙显灵,其实往往也是神化身出现,遮盖了神气,阿满和潇湘平时在我们面前出现的人形,就是这样。

真的目睹真身,还是有风险的。

哑巴兰也明白,只好拿出了个蕾丝手帕把眼睛给遮上了,但还是没心没肺:“哥我像佐罗不?”

你像菠萝。

我立马看向了红姑娘:“你没事吧?”

红姑娘摇摇头:“我说呢——他那只手被封上了。”

我用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挡在了眼睛上,这才清楚对面那个身影。

看清楚了,心里一沉。

那是个年轻男人,身后背着一把镰刀。

跟预知梦里见到的,显然就是同一个人。

而那个人坐在了主位上,居高临下,浑身是刺眼睛的神气。

而他身下,正是预知梦里,那个极为宏大宽广的祭坛!

这地方,八成是他的老根据地——阴灵神庙。

这个规模——以前得吃多少香火?可比我们县城的大城隍庙气派多了。

可唯独——两只脚被长长的锁链缠住,右手一丝神气也没有。

被封着呢!

这就是他要把红姑娘引来吃掉的原因——要给自己的右手解封,从而扯断了锁链,逃出生天。

红姑娘低声说道:“阴灵神有两只手——一手主生,一手主死,还好,是那只死的手被封住了。”

这位阴灵神,能让活人变成阴灵,这么说,要是主宰“死”的手自由了,我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?

那可真是够险的。

不过阴灵神的神气旺盛,哪怕靠着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,我也觉出眼前一阵刺痛,只能把头低下,不过,约略看出来,那应该是个很英气的年轻男人模样。

说起来——他刚才看了我一眼,就大吃一惊,难不成,又跟景朝国君有关?

按着这一路的经验,八成这位阴灵神被封,也跟盖庙狂人,拆庙能手的景朝国君有关。

那个穿黄袍的,他娘的不只是八面树敌,简直是十面埋伏,这一路走来,到处都是他当年得罪过的人,全找我报仇。

我之前,也不知道骂了他多少次,可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上次在梦里见到了他之后,我却有了一种没有任何依据的直觉。

他是个英雄。

难道,是因为知道他确实是我的前世,有了滤镜?

不过我也没顾得上多想,转脸看向了红姑娘:“现在怎么做?”

目标就要从脚踏实地的开始——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帮助红姑娘,获取功德,重新长出真龙骨,拿回那种巨大的力量。

红姑娘低声说道:“我必须得抓住他的手,打他的元神——都到了这个地步,也不必跟他客气了。”

“打元神?”哑巴兰听见,有些好奇:“打完元神会怎么样?”

红姑娘答道:“我灵骨在身,一只手,能打散他的元神,让他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。”

也就是——跟普通人的魂飞魄散一样?

难怪邪神都畏惧她,这一下下去,连迷神都没得做。

我们顿时一个寒噤,可这话从红姑娘嘴里,轻描淡写。

不愧是上头的“特派员”。

“不过,他能活动的时候,我不容易打到,”红姑娘低声说道:“你们想法子牵制住他。”

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哑巴兰早就就一口答应了下来:“看我的!”

你悠着点!

可红姑娘侧脸对着哑巴兰,又是一笑,似乎很欣赏哑巴兰的勇气。

得亏哑巴兰蒙着眼睛,不然手脚估计都不知道往哪撂。

而这一瞬,那个阴灵神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跟景朝国君,什么关系?”

我一愣,他跟之前的那些“宿敌”不一样,竟然没能认出我?

对了——我想起来了,估摸着,以前那些,都是靠着那块“真龙骨”认出我来的!

可现在,真龙骨被剔除了,他只觉得我像,不确定我是。

红姑娘看了我一眼,也是一愣:“景朝国君?”

我来了个打蛇随棍上,趁机问道:“你跟景朝国君——什么过节?”

这说不定——是能让红姑娘给他来个“如来神掌”的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