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79章 尖脸汉子

不行,这下躲不过去了!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,挡在了我面前。

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人面前的石板,全部炸起,石屑划出尖锐的破风声,顺着祭坛,划出了一道白痕。

我的心一下凝滞了起来——是谁?

没有一个活人,能挡得住这种死气!

可看清楚,我顿时就愣住了。

这个人——身上没有被死气笼罩。

相反,他身上,有一种极其淡薄的神气,淡薄到,要不是我有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,甚至都看不出来。

不是我身边的人。

但就凭着这淡薄的神气,就跟一道玻璃罩子一样,硬生生就把那些青灰色的死气给挡住了。

这是……谁啊?

那是一个很瘦弱的身影。

瘦的肘部和膝盖骨,甚至是往外凸出的。

我不认识他。

可他回过头,就看向了我,满脸关切:“您没事吧?”

是一张完全不认识的脸——下巴削尖,颧骨突出,妥妥是个福薄命短相,活不过三十,而且毕生穷困潦倒。

这种人,怎么会有神气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马二龙立刻大声叫道:“哥——哥你还活着!”

这就是马二龙的那个翻山客大哥?

为什么,对我这么好?

而这个尖脸汉子转过了脸,看向了阴灵神,冷冷的说道:“你敢伤他。”

阴灵神死死盯着他,表情十分复杂:“你还没魂飞魄散?”

尖脸汉子嘴角一斜,露出了跟穷酸外貌截然相反的豪迈: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——不敢魂飞魄散。”

那个笑容——竟然有几分熟悉。

可是——好像不该出现在这张脸上。

除非……我挣扎起来,我知道他是谁了!

果然,外面一阵喊声:“大哥,是你不?你还没死?”

断眉的声音,从头顶响了起来,不胜欢欣喜悦:“大哥,把马二哥带出来,咱们走吧!”

可尖脸汉子回过头,看见躺在墙下的马二龙,露出了一脸歉然,喃喃说道:“你们怎么还回来了?不是说好了,赶紧离开吗?”

断眉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:“马二哥,不,是我们——放不下你!”

尖脸汉子神色一凝:“好……好汉子!是我不好,把你们拉下了水——现在快走,还来得及!”

可这个时候,面前一声冷笑。

阴灵神。

他猛然抬起了手,对着那个尖脸汉子就砸了下来。

“你不走,本神送送你。”

这一瞬,空气似乎都被撼天震地的死气劈开!

尖脸汉子飞快转身,我只觉得眼前一花,这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拽着我就躲在了祭坛前一角。

“嘣”的一声,我们前面的那块石头,轰然震开,“咻”的一声,死死楔在了墙面上。

我喘了口气:“多谢。”

尖脸汉子却摇摇头,两只手交叠,过了眉毛:“是属下愧对隆恩!”

哑巴兰已经背着红姑娘凑了过来,一听这话,顿时一愣:“哥,他……认识你?”

红姑娘吸了口气:“桑城平安神——你还在呢?我以为……”

尖脸汉子有些歉然:“给娘娘添麻烦了。”

哑巴兰一愣:“他,他怎么……”

他就是那个金腰棺材里的正主。

显然,这个尖脸汉子,并非他的本貌——他是托赖了这个尖脸汉子的身体出去的。

目的,应该就是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把阴灵神给封住,想找几个帮手。

果然,这位桑城平安神的本职工作,就是专门看守这个阴灵神。

这些年来,一直是相安无事的。

一开始下葬,还时不时会有一些善信来拜祭,但是时间久了,这个地方,已经被人淡忘,深深埋在了山里。

桑城平安神也就沉睡了很久。

直到前一阵子,他察觉自己的棺椁被移动了。

这个宝塔葬是十分精密的,就跟保温杯的盖子一样,松了一分,就不起作用了。

这下子,阴灵神压不住了,墓穴之中那些随葬的东西,都被阴灵神弄活了,出去作乱,那些乘坐公交的殉偶和喝酒的陶土人,都是诱饵。

就是为了,让本地的灵骨童女过来收拾——阴灵神吃了灵骨童女,就能逃出生天,找景朝国君复仇了。

他自然要阻拦,可他被封为桑城平安神的时候,只是一个活人,之后又断了许多年的香火,根本没法跟强大的阴灵神相抗衡,他也无法把自己的棺椁重新推回到了正确的位置。

这个时候,也巧,一个翻山客看出这里阴气外泄,认出这个地方有大量明器,立刻潜入进来。

也就是那个尖脸汉子。

尖脸汉子高兴的不得了,一来就来到了主墓室,可他贪心蒙眼,不等阴煞气散尽就想开棺,结果被阴灵神强大的煞气和积年累月的阴气冲撞上,合了他福薄命浅,承受不了大财的命数,横尸当场。

不过,这倒是给桑城平安神了机会——他立刻附着在了尖脸汉子身上,想把棺椁移到了正确的位置上。

可一个人的力量仍然不够。

那是金刚铁柏。

必须得出去找帮手。

他一出去,正碰上了马二龙和断眉。

这俩人也听说了殉偶作祟的事情,也想分一杯羹,平安神立刻就带着他们进来了,想借助他们两个的力量,合力把棺材给封上。

可没想到,这一重新回来,阴灵神的力量,已经越来越大了。

三个人的力量,也不够。

于是他就让马二龙和断眉,赶紧拿着自己已经得到了的那一份离开,也千万不要上主墓室。

他想重新想法子。

可马二龙和断眉不肯——他们非要去主墓室,怎么也拗不过他们。

于是他也抱着侥幸心理——万一能封上呢?

可没想到,阴灵神已经从棺材下伸出手来了,他只能自己挡住,让马二龙他们俩快走。、

说到了这里,他禁不住一脸惭愧:“到底——还是连累了无辜的人。”

我立刻问道:“这个地方,是被人给动了手脚,阴灵神才出来的——你的压棺石,是谁动的?”

尖脸汉子两手交叠过眉,还想说话,可这一瞬,又一个响指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四面八方,再次出现了攒簇的响声。

像是数不清的东西,奔着这里围拢了过来。

阴灵神用了“生”的那只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