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8章 女黑先生

那人也穿着保安服,土豪现在心情很不好,骂道:“死了人了,一大早就来号丧?”

谁知那个报信儿的一愣,立马说道:“老板真不愧是老板,真是前知一百年,后知一百年,料事如神呐!”

这一下倒是把土豪说愣了:“真的死人了?”

原来,昨天晚上牛爱花那个堂哥牛大强半夜翘班,往山下赌博,刚才回来的时候,马上要进岗亭了,可也不知道哪里掉下了一块石头,不偏不倚,正砸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当时他就被砸的脑浆迸裂,人完了。

话说到了这里,程星河手里的竹筐,剧烈的震动了起来。

程星河立马对我说道:“牛爱花哭了。”

“怎么着?”我问道:“难不成她还是对牛大强有感情,觉得牛大强死了,她心里也难受?”

程星河一撇嘴:“你懂个屁,牛爱花哭的这叫一个捶胸顿足,说早知道牛大强今天就死了,她何必这么大费周折,等几天不就解脱了吗?”

很多事情其实是天命注定的,所以才是天机。

程星河摇摇头,就把竹萝给了土豪:“拿去吧——到了她的病房,把睡衣搭在她身上,再连着喊“牛爱花回家吃饭”,她就该回来了。”

土豪呆若木鸡的接过了竹萝,张嘴想说话,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,模样显得更不聪明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杨大哥倒是悠悠醒转了,杨大姐高兴极了,抱着杨大哥就哭:“可吓死我了……”

杨大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边呲牙咧嘴的摸人中,一边憨笑着还问杨大姐怎么了?

我还想起了刚才那个人俑提起过的一杯水的事情,就问杨大哥那是什么意思。

杨大哥一开始没想明白,后来一拍大腿,原来那天他和把人俑扔到了后山,瞅着人俑头上挂着一块口水痕迹,怎么看怎么不舒服——那虽然只是一块石头,但怎么也有一个人形,于是他就掏出了自己的杯子,从小河里弄了一杯水,把那个人俑头上的痕迹给洗干净了。

之后他就忘了这件事情。

就这么一个无心之举,倒是救了杨大姐一条命。

不用说,人俑被挖出之后,山路没了镇物,垮塌了,如果当时不是人俑把杨大姐的衬衫给藏起来,那杨大姐也会坐上那个班车,一起翻到了山下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七星龙泉微微震颤了起来——有邪物?

啊,想起来了,这个土豪身上还有个阴骨牌。

我就让程星河别卖关子了,快告诉我阴骨牌里到底是哪个熟人。

程星河靠近我耳朵,就低声说道:“你还记得你同学安家勇那个车库吗?这是她那个二奶汪晴晴。”

奇怪,我不是让汪晴晴在安家勇那看着他吗?她怎么让人做成了阴骨牌了?

难不成……她之所以不来报信,就是因为被困阴骨牌里了?

好歹也是一场相识,人家又“哥,哥”的叫我,我就问土豪,这个阴骨牌是从哪里买来的?

土豪没想到我对这个阴骨牌感兴趣,蔫蔫的就把阴骨牌给撸下来了:“大师要是喜欢,这个小东西送给你了,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——还是尊夫人——不,牛爱花,在微商那上买的!”

微商?我就知道这年月的微商卖的东西很齐全,但没想到,连阴骨牌也能卖!

我就让他给我看看,什么微商这么本领通天,连阴骨牌都拿来做生意。

结果一看那个微商的名片,我顿时愣了。

这个人的微信我也有——张曼!

挺长时间没关注她,一瞅果然没错,张曼的个人介绍上写着:“资深黑先生亲手打造阴骨牌,求财运,旺桃花,防小三,保平安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阴骨牌做不到的,不要崇洋媚外,专注传统文化,华夏人,就用华夏牌!价格私聊,在线秒回,全国顺丰包邮,么么哒。”

再一看她朋友圈,不由倒抽一口冷气,不光是阴骨牌,甚至小鬼也卖!

贩卖鬼神可是最大的忌讳,一不小心就得引火烧身,她这个人命格也没壮到什么程度,哪儿来这么大胆子?

早先我就看出来,张曼面相有点邪,可怎么也想到,她竟然粘上这个了……

再说了……她哪儿来的门路?

啊,我瞬间想起来了——她上次跟我说过,有安家勇某种秘密要告诉我,可后来她把婆婆神那事儿给搅和了,最后也没告诉我。

下山的时候,我就让程星河问问汪晴晴,到底怎么回事?

程星河对着空气点了半天头,这才说道,汪晴晴说了,她本来是按着我说的,在那看着安家勇这段时间都在跟谁见面,可是等那天真来了厉害人物,她还没来得及找我报备,就被人给抓住了。

那人实在太邪了,她根本不是对手,就被抓进去了,卖给了那个土豪。

这搞得我一阵不好意思,当时我也没什么经验,只顾着让她盯人,没想到汪晴晴竟然也会遇上危险。

不过汪晴晴一点怪我的意思也没有,只是咬牙切齿说要怪就怪自己太弱了。

接着就可怜巴巴的问我,她现在形单影只,又被做成了阴骨牌,不积累一定功德也出不去,问我能不能收留她,我这么有本事,她混上点功德还不是毛毛雨。

我一寻思一个阴骨牌也不累赘,以后也保不齐真的有能用上她的地方,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汪晴晴高兴极了,我就觉得一股子凉气铺面围过来了。

这把我弄一个哆嗦,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手上的逆鳞猛地震颤了一下。

我顿时一愣,潇湘还那么小,已经有这么大力量了?

程星河咳嗽了一声:“那什么,汪晴晴抱着你亲呢!”

难怪呢……我忍不住高兴了起来,潇湘,你快出来吧——到时候,你亲手掐我。

我把心思正过来,就问汪晴晴,那安家勇身后的黑先生,到底是谁?

汪晴晴就咬牙切齿的告诉我,是个小姑娘,西川口音,也就十六七岁吧,长得虽然很好看,但是心狠手辣。

小姑娘……我瞬间就想起来了——那个少女黑先生?

汪晴晴就告诉我,她叫赤珠。

而那个赤珠,因为我害死了她爹,还羞辱过她,发誓要置我于死地。

但是我一直没在门脸,她找不到人,就一直在县城里等着,而她初入江湖,爹死了,也没什么依靠,安家勇看准了这个商机,就把自己那个阴地车库送给她了,自己改行,接过了她爹那个渠道,干起了阴骨牌的买卖,现在生意还挺红火。

妈的,看来我又多了一个仇家。

赤珠……不过名字还是挺好听的。

汪晴晴就跟我添油加醋描述了半天,说那个赤珠是何等的厉害,别看她岁数小,可是天赋高,不少成年的黑先生,看见她都躲着走,让我无论如何,一定要小心那个小蝎子。

我答应了下来,汪晴晴就欢天喜地的回到了阴骨牌里。

程星河心情不比汪晴晴差,眉花眼笑的,刚才事情完全没听进去,拿着手机亲来亲去:“七星,虽然你别的运气不行,可你财运跟狗一样,旺旺!五十万啊!这一波可以。”

程星河一天到晚说啥我欠他多少多少钱,这下连本带利还清了,也省的他天天叨叨。

我盯着逆鳞里面的“小虫子”,心说有可能等级越高的邪祟,处理之后得到的功德也就越多,潇湘成长的也就越快,再多找一些这种活儿,重逢的日子就要来了。

天阶……

这时程星河依依不舍的收起手机,用肩膀撞了撞我:“你说真龙穴真的有仙洞吗?”

那怎么可能,旧社会就是这样,有点什么事儿就传的那么玄乎,依我看,最多是个风水特别好的地方,仙洞,咋不说通往南天门呢。

程星河一寻思,点了点头说也是,爱是啥是啥,都没钱实惠。

接着程星河就摩拳擦掌的问我:“旅费现在也到位了,那咱们什么时候启程?”

我说随时都行——程星河也急着去破剩下那三相,好把老祖宗迁出来。

我想起了那个密卷,就让他拿出来再看看:“你们家守着的是哪一处?”

程星河就告诉我,说是玄武局。听说哑巴兰家是白虎局。

民间传说,白虎克夫,难怪哑巴兰家里不能有“男”的。

这么说,青龙局和朱雀局,是剩下那两个家族的。

不过,他们难道跟哑巴兰家一样,对破四相局并不着急?

其实四相局这东西,知道的人也不算太多,我们怎么也应该听见点风声,可这两个家族销声匿迹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程星河一边在身上找密卷,一边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那谁知道,可能这俩家族都没人了。”

是吗?

可我还是很好奇,第四个家族是谁家呢?

我还想起来了,说起来,我是被江瘸子裹进来的,难不成江瘸子也是四大家族之一?

而这个江瘸子,跟江辰,还有十二天阶的江家,是一家子吗?

这事儿挺复杂,闹的人脑仁疼。

可我脑仁疼了半天,程星河也还是没找到密卷,急的出了一头汗。

现在暑期还没过,我也有点嫌热,就说行了,回家再找吧。

程星河跟济公抓虱子似得,在浑身挠的更气劲儿了,一路从山上挠到了白藿香那。

白藿香还在门口摘药——保持着我们走的时候那个姿态,好像一点也没动。

见我们回去,也没搭理我们。

我识趣的没吭声,而白藿香倒是咳嗽了一声:“你们家大人没教给过你们,到家要打招呼?”

到……家?

我连忙说道:“啊,我回家了。”

回家……多长时间没说这两个字了?

白藿香嘴角要勾起来,但她还是压下去了,低头继续摘药:“饭在锅里。”

还是第一次,有人给我留饭。

“怎么?”白藿香没抬头:“不吃我喂狗了。”

“别别别。”我连忙说道:“我们这就吃。”

把饭拿出来,是青椒炒肉丝,西红柿鸡蛋,配着二米饭和芥菜汤,还有一小碟子盐笋。

很家常,但是特别温馨。

程星河第一次看见饭还没扑过来,还是在浑身乱挠,我说:“你痒的受不了不然抹点达克宁什么的,看着你就难受,别再传染给我点啥。”

程星河这才皱着眉头,说道:“怪了……”

我听出不对劲儿来了,心里顿时一沉:“你特么可别告诉我……”

程星河抬起脸,表情快哭出来了:“密卷……丢了!”

我豁然站起来,差点没把芥菜汤给打翻了。

程星河虽然看着不靠谱,但是跟财物有关的,比谁都仔细,不可能轻易丢东西,除非是……被谁偷了。

我心里顿时有了嫌疑人。

正在这个时候,白藿香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有人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