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683章 不合规矩

那些屠神使者见状,显然也十分意外。

因为照着他们的计划,我和阴灵神现如今在底下,应该是互相厮杀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一起?

这些屠神使者虽然数目没有之前河洛出现的时候那么多,可看上去,煞气比之前那些强的多。

对了,他们也分三六九等。

这些,无疑是跟灵物的七八丹一样,算是屠神使者里的好手。

其中一个屠神使者大声说道:“阴灵神,你不是要杀景朝国君吗?现在景朝国君已经在你手上了,你可以……”

结果话没说完,一股子死气,奔着那个屠神使者就过去了。

那个屠神使者不愧是能站出来说话的,身子翩然一翻,直接就把死气给让过去了,一道墙在他身后轰然炸出一道深坑。

那种面具一样的笑,终于沉了下来:“阴灵神,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

我当时就笑了。

你说了这句话,那我就省事儿了——跟阴灵神之间的一场仗,是你自己亲自点的火。

果然,话音未落,铺天盖地的死气炸出,前面的屠神使者全被撞出去了老远。

那些屠神使者身上,都跟平安神一样,有一层神气,算是能跟防弹衣一样,抵御死气,所以一时之间,没有跟哑巴兰和马二龙一样当场扑街。

程星河已经从后面钻了上来:“社会我灵哥,神狠话不多!”

那些屠神使者因为自己的身份,也是被各种正神邪神畏惧惯了,一看阴灵神竟然抬手反击,表情也冷了下来。

“散神丝!”

那个领头的一声厉喝。

我心里一紧,这东西我在从须弥川出来的时候见过。

能把神气打散!

屠神使者就是靠着这个来猎杀犯了过错的神灵的。

阴灵神也不会不认识,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。

这一瞬,数不清的散神丝奔着这里就划过来了,像是劈破夜空的一道又一道闪电。

可我手一翻,斩须刀对着那些散神丝就划过去了。

“嘣”的一声,那些散神丝,竟然在斩须刀下面分崩离析!

许多屠神使者都被镇住了:“斩须刀……”

识货啊!

我翻转手腕,冷笑:“咱们比比,看看哪个锐。”

那些屠神使者暗地对望了一眼,都露出了“不妙”的表情。

散神丝是可以打破神气,可斩须刀,能屠神。

不过,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,这些屠神使者,似乎对斩须刀很熟悉。

屠神……

难道,这把能屠神的刀,曾经跟他们屠神使者,有什么关系?

没容我多想,那个为首的屠神使者厉声说道:“不管他能拿到什么,今天不把事情给结了,咱们回不去。”

剩下的听见了,都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数不清的散神丝对着这里一冲,我挡住了前面大部分,程星河的凤凰毛紧随其后,苏寻把哑巴兰往身上一背,元神弓也覆盖了一部分。

而这个时候,红姑娘也和白藿香一起出来了,盯着那些屠神使者,厉声说道:“你们这么做——不合规矩!”

也许,守规矩,就没法杀了我——屡次杀我,屡次失败,他们已经被逼到了无计可施的程度。

几个屠神使者对看了一眼。红姑娘其实也是他们利用的一环。

但红姑娘身份特殊,要是把事情捅出去,对他们来说也是麻烦,所以他们才希望红姑娘能跟阴灵神还有我们,一起消失。

眼看着散神丝再一次冲着阴灵神过来,斩须刀又是一削。

一回头,却发现阴灵神看着我的表情,凝滞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阴灵神微微皱起了眉头:“你——为什么要帮我?”

为他挡住了散神丝?

我对他一笑:“我听说——你给过一个樵夫逃过一劫的机会。”

阴灵神没回话。显然,他没忘记当年景朝国君不尊重他的事情,认定我们俩,应该是你死我活,仇深似海才对。

斩须刀一旋,面前的散神丝再次出现,也再次被全部切断,我回过头:“不瞒你说,以前的事情,我全不记得了,现在,我就在找那些记忆,不过,我觉得——但凡是知恩图报的,总不会坏到什么程度。”

阴灵神愣了一下。

可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话的时候,数不清的散神丝铺天盖地,交错纵横,几乎成了一道密实的网。

阴灵神皱起了眉头,忽然抬起了左手。

“哗啦”一声,许多人俑了扑了过来——用自己水袖,跟散神丝死死交缠在了一起。

但那些水袖怎么可能跟散神丝相提并论,一瞬间,全碎的跟蛾子翅膀一样。

散神丝确实厉害,可这里的人俑实在是太多了,加上之前被我喝了倒彩,脸上全有怨怼之色。

他们如同一道堤坝,正把屠神使者暂时牵制住。

阴灵神指向了一个位置:“你们先走。”

我一愣:“你——不杀我了?”

不光是我,程星河他们都看向了阴灵神。

是知道他喜怒无常,但不知道到了这个程度。

他没看我,只看向了人俑后那些屠神使者:“自从坐在了这个位置上,对我好的,世上没有几个。”

我明白过来了。

世人给他的,只有畏惧,没有温情。

他喜怒无常,也是因为极度缺乏温情?所以,会把信仰和尊严抓的很紧,看的很重。

所以,那个老太太不过一饭之恩,他怎么也得还。

得到的不多,就格外珍惜。

“我一直想成为一个正神,”他缓缓说道:“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平安神,财神,喜神——因为他们会给人带来好事儿,每个人见他们的时候,都喜笑颜开,我觉得,这是因为,他们都是正神。”

又有屠神使者的散神丝席卷了过来,数不清的人俑,挡在了阴灵神前面,被直接撕碎,但很快,雨后春笋一样,又起来了一批。

交错闪烁的神气,似乎溅到了他的眼睛里,那狭长的眼睛璀璨亮起:“所以,我一直都很想成为正神,你下令劫走我神庙里祭祀的时候,我已经接近正神了。甚至,只要成为了正神,我可以做主神之一。”

可因为景朝国君,他的信仰一落千丈。

一切全完了。

换位思考,谁都会恨。

那些人俑,虽然是在帮他抵御那些屠神使者,可身姿十分曼妙,甚至,不知道什么角落,还响起来了一些依稀的唱词。

不外乎才子佳人,你来我往。

阴灵神跟着那些声音,半闭眼睛,一只手,轻轻打着拍子。

“我喜欢听戏,其实就是因为,戏里的悲欢离合,我体会不到,我拥有的,只有畏惧。”

他这句话,几乎没有什么感情。

自己参与不到,才特别入迷。

一个高腔不知道在哪里扬起,在这一片屠戮厮杀之中,十分突兀:“一曲唱尽人间事,台下悲欢谁人知……”

阴灵神似乎很喜欢这一句。

他没有再说话,一只手,指向了那个位置:“你可不能死——收拾完了这些东西,我跟你的账,再慢慢来算,还有九尾狐的事情,你慢慢告诉我。”

那个地方,是一个很狭窄的小洞,应该是之前翻山客挖出来的盗洞。

程星河扯了我一把,意思是赶紧走吧。

我带着他们就往那地方赶,一群屠神使者涌了上来,要拦住我们。

可不管谁来,阴灵神一抬手,全部飞出去了老远。

他亲自给我们,开这一条路。

我回头想道谢,可他根本就没看我。

可这个时候,程星河拉了我一把。

那个屠神使者的领头的,倏然挡在了我们面前。

那个表情像是在说,你出不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