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85章 还你自由

“完了?”程星河立马问道:“还能救吗?”

程狗自从跟我在一起,见这种离合悲欢,简直太多了。

可他一直没有麻木过。

红姑娘吸了口气:“来不及了。”

原来,那种陀罗炼狱火,蔓延到哪里,就消灭到哪里,所以连屠神使者也不会轻易用——一旦拿出来,不烧灭一切不罢休,等于同归于尽,玉石俱焚。

谁都不想魂飞魄散。

眼看着那黑色烟雾一样的东西奔着阴灵神烧过去,阴灵神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但是,嘴角是个心满意足的笑。

他缺的,不光是别人的温情,还缺对自己的认可吧。

红姑娘拉我一把:“快走,不然咱们也……”

我却回过头,踹了程星河一脚:“带红姑娘出去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你说啥?”

我却折过身子,从盗洞之中扑了出去。

“七星!”程星河几乎跳脚:“你疯了?”

我从盗洞蹿出去,那黑雾已经吞噬到了阴灵神的素色长袍下面了。

阴灵神觉察出来,睁开眼睛看向了我,狭长的眼睛也是一凝。

还没等他发问,我早就伸手,对着他说道:“你愿意跟着我吗?等我弄清楚了一切——还你一个庙,带你去听戏。”

阴灵神愣住了。

这个时候,黑色的烟雾,眼看着要吞噬到他的身体了。

“你要是信得过我,给我个寄身符!”

他忽然笑了。

“也好——这是你欠我的。”

一个黄铜小牌子,沉甸甸的落在了我手上。

跟阿满的满字金箔很相似,上面写着两个遒劲的字:“祝同”。

果然是神的名字。

那些黑色的烟雾,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但是烧过了铜牌的一瞬间,那些黑色的烟雾消失了。

隐隐约约,像是听到了一句话:“我可不是为了你——是为了我自己。”

程星河已经蹿了出来:“怎么样了!成了吗?”

“没有那么容易。”红姑娘叹了口气:“那是陀罗炼狱火。”

果然——我低下头,看向了手心的黄铜牌子。

那个黄铜牌子,一片焦黑。

“那阴灵神……”

他的神气,被燃烧殆尽了,呼唤不出来。

到底,还是没来得及。

红姑娘摇摇头,像是做好了决定,把寄身符从我手里拿过去,自己握紧了。

等她还给我的时候,我发现,寄身符的焦黑后面,隐然露出了一丝神气。

极其细微。

阴灵神,没有完全消失?

红姑娘答道:“算是我,偷偷给你们个人情——可别告诉别人。”

我一下高兴了起来:“他是不是还能回来?”

“大概,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吧。”红姑娘冲我眨眨眼:“谁也说不好。”

只要神气还在,哪怕他暂时消失,以后总还是有希望的。

有希望,就比什么都强。

“你很聪明。”红姑娘看着我:“这也许是唯一能救他的方法。”

也许,这是我欠他的。

回头看向了那个金腰棺材。

那一位,也在这里守了很长时间。

我冲着金腰棺材走过去,一只手盖在了棺材上。

这里面,是桑城平安神。

他尽忠职守,在这里镇压阴灵神这么长时间。

哪怕是个有期徒刑,也该到时间了。

额头一阵剧痛,隐隐约约,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东西。

这金腰棺材里,躺着的,应该是个年老却依然魁伟的将领。

我还记得,他看似和善,可冲锋陷阵的时候,怒目圆睁,让人肝胆欲裂。可一旦回到军营,风趣幽默,尤其喜欢听书,会跟着说书人的故事里的喜怒哀乐,拍桌大骂,或者击掌叫好,简直旁若无人。

是个性情中人。

他最爱热闹——有一次,因为跟军士游戏耽误了行军时间,他要受处分。

挨三百鞭子。

看在他年老的份上,要他单独关在帐子里三天即可,可他瞪起眼睛:“关臣下三天?那臣下请恩典——还是打臣下三百鞭吧!一个人憋三天,那个劲儿,那比三百鞭子还难受哇!”

可现在,他一个人镇压在这里,几百年。

难怪这里这么多舞乐俑——不光是阴灵神喜欢,他也喜欢。

我低声说道:“如果——当初是我把你封在这里的,那现在开始,桑城平安神,你自由了,这里,没有需要你再继续镇压的东西了,想上哪里,就上哪里吧。”

我听到了“咔嚓”一声响,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。

隐隐约约,像是看见了一个身影出现了,对着我拜了下来。

“一直以来,你辛苦了,多谢。”

那个身影磕了个头,倏然消失了,像是——如释重负。

可这一瞬间,那个裂开的声音,却并没有停止,相反,一路蔓延。

我们简直太有经验了——守护这里的平安神都离开了,这地方,留不住了。

眼看着这地方要塌陷,我们立马冲着盗洞就钻了过去。

天花板大片大片的塌陷,砖石瓦砾擦着身体哗啦啦往下掉,跟下暴雨一样,弄了我们一人一身灰,我们一路往盗洞冲了过去,可一回头,盗洞也堵死了。

“完了……”程星河回头看着我:“那就……”

抄近的地方没有了,那就只有一条路了——我们的来路。

我们只好折过身子往外赶,运气还算不错,目测勉强能出去,可没想到,出了主墓室,竟然看见了墓道里,黑压压一大片的人。

是本地的居民,都在抢这里的随葬品!

红姑娘一愣。

那人头攒簇的跟春运一样,把墓室口都堵满了!

“哎,你们觉没觉出来,这地方有点不稳当?”

有人嘀咕着说道。

“害怕就赶紧走——我反正还得往里弄点,要是让公家知道了,肯定把这里保护起来,就没咱们什么事儿了!”

“说起来,红姑娘呢?是不是在最里面,找最好的东西去了?鸡贼!”

后来我们才知道——原来是我们带着红姑娘上这里来的路上,被那几个熊孩子跟踪了。

他们一直想着报复红姑娘,看我们来了这个地方,就把家里人给喊来了。

那些人好奇,跟进来一看,才知道满城的阴物,是从这里出来的。

他们确实怕鬼,但是——穷比鬼还可怕,知道这里有大量值钱的殉葬品,一传十十传百,全来哄抢了。

“坏了……”程星河听着后面的动静:“这帮愚民再不让开,大家都得压在这!”

我立马大声喊道:“都让开,这里要塌了!”

可那些人听见,还嘻嘻哈哈:“唷,来了。”

“自己捞肥了,怕咱们分一杯羹?”

“还吓唬咱们呢?全让你们独吞就好了?”

“听得进去,那就不是愚民了。”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咱们先把命给保住,别成了大酱!”

红姑娘叹了口气,看向了身后,后面哗啦啦,以极快的速度,全部坍塌了下来。

可外面的人不知道,还在争先恐后,往里面拥挤,根本就不信这里会塌陷——自己还没捞到好处呢,它就不能塌!

我们能逃出去,可放着不管,这些人就不行了。

红姑娘看着我们:“你们先走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她没答话,一只手拍在了墙上。

四周围,忽然出现了璀璨的神气。

数不清的身影,交错出现,挡住了这里的塌陷。

那个碎裂的声音,霎时就停止了。

原来,是红姑娘把附近的闲散小神召唤过来了。

“快走!”

一股子极大的神气,从里面,向着外面逼了出来。

那些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,撒腿就往外面跑:“闹鬼了?”

“还真闹鬼了?”

“跑呀!”

程星河也要拉我跑,可我回过头,察觉到,红姑娘脸色不对劲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