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89章 头上灵芝

卖芝麻糖的阿姨一愣:“你——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她的子女宫一片晦暗,黑气犯到了印堂,要说最近有什么不舒心的事儿,肯定就在这上头。

而且,我发现,他们家,似乎并没有天女的神龛。

相反——放着很多其他的符咒,像是驱邪的。

这个时候,白藿香拿了糖给金毛吃了,也抬起了头来,好奇的看着阿姨。

阿姨一看见了白藿香的长相,顿时跟吃了一惊似得。

不光阿姨,其他路上的人看见了白藿香,也偷偷摸摸指指点点的:“天女!”

“可不是么,这个模样,一定是天女。”

白藿香被搞得莫名其妙,几乎疑心自己脸上粘了什么东西,可她好面子,梗着脖子装的若无其事。

这个时候,程星河给我挤了挤眼:“你看四周围的天女神像,都有一个特点。”

年轻貌美?

程星河往脑门上一指点:“这儿!”

顺着他指点的一看,我才看出来,在鬓发钗环的掩映下,所有的天女像,额角都有一对痕迹,像是——鹿角?

大姨当时就叹息了一声:“造孽啊——你们还是快走吧,这地方,不是你们该来的。”

程星河已经抱着那一大把花生糖进了屋:“大姨你慢慢说——我们是专业团队。”

你是吃瓜的专业团队。

大姨看我们铁了心似得,一寻思,说道:“也好——告诉给你们,你们就快点走,还来得及。”

说着,看向了自己的堂屋:“真是不想,别的父母,再受这个罪了。”

为了通风,内室的门是开着的,半掩着一个纱窗。

我们都看见,里面躺着个姑娘,身上盖着薄被,头上戴着睡帽,像是在睡午觉。

那个姑娘白皙苗条,哪怕睡颜,也看出五官精致,是个美人。

可再多看一眼,我一下就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个姑娘,跟哑巴兰一样——不是睡着了,是生魂没了!

白藿香也看出来了,跟我对看了一眼。

阿姨眼圈又是一红,领着我们进了内室,指着那个年轻姑娘就说道:“这是我家女儿,叫珊瑚,她……”

阿姨拿了纸醒了醒鼻涕:“她成了灵芝天女啦!”

灵芝天女?我们几个一对眼,这四个字,还真是第一次听见。

“没听见也正常,”大姨叹了口气:“全国,大概只有这里才有。”

说着,她担心的看了一眼白藿香:“都是她这样的漂亮姑娘。”

原来,本地一直有这样的怪事儿——如果哪一家的姑娘出落的特别漂亮,偶尔突然有一天,半空忽然响起了风铃鼓乐的声音,姑娘说一句“来接我了”,接着,就会一睡不醒。

姑娘这一睡,家里人往往会梦到姑娘。

在梦里,姑娘穿着绫罗绸缎,打扮的跟壁画上的天女一样,美艳绝伦,飘然欲仙,笑盈盈的跟家里人说,不要担心,女儿是去做天女了,天上应有尽有,快活逍遥,这一去,就不回来了,要是想念我,给我立个像吃香火就可以了,一有时间,我就回来探望您。

一觉醒来,这姑娘就真的跟梦里说的一样,再也醒不过来。

说死了吧,身体是暖的,还有呼吸,说没死吧,可这跟植物人也没区别。

更神奇的是,偶尔家里还会出现一些本地没有的珍奇东西,什么值钱的首饰啦,精致的食物啦,像是天女回来帮衬娘家了。

这娘家往往也会格外富裕昌隆。

这样的怪事,已经百十年了——那个年代人们受穷吃苦,女儿做了天女,那是值得夸耀的事情,左邻右舍都羡慕。

都成了神仙了,谁不高看一眼?家里姑娘不好看的,可能还得挨说——又馋又懒,你有本事当天女去,我们也跟你沾沾光!

时间长了,约定俗成,见怪不怪——本来特别漂亮的姑娘,也不是很多,一个家族出一两个,底下的家庭都跟着摆天女像,祈祷天女给“娘家人”谋福利。

不过时代变迁,谁家都过上好日子,犯不上让女儿去当天女。

加上时常真的会出现这种“脑死亡”,本地姑娘开始毛骨悚然,纷纷搬离。

难怪这里年轻人这么少。

而大姨本来是外乡人,早年没了丈夫,日子过得不好,来这里投奔亲戚的。

亲戚把这事儿跟她一说,她们母女俩并不相信,女儿还开玩笑,说真要是能当天女,我就去应聘,妈还能少受点累。

谁知道,一语成谶。

有一天大姨晚上听见外头有风铃鼓乐的声音,还以为女儿在看电视,可那个声音太诡异了,简直就跟半空真的有人奏乐一样,大姨一想,自家的电视,声音也没这么逼真啊,上去一看,傻了眼,女儿躺在了躺椅里,睡着了。

这下大姨吓坏了,怎么叫也不起来,倒是把附近的邻居给惊动了:“这么多年没听见天女乐啦!”

“你家闺女成了天女了?”

那些邻居都是老迈昏聩人,甚至还带来了红糖鸡蛋等等东西来祝贺——自己也粘一粘天女的神气,好保佑自己平安顺遂。

大姨急的不得了,想方设法,要把女儿给唤醒。

可女儿真跟传说之中一样,你叫,喊,哪怕用针扎,用辣椒水灌鼻子,也不管用!

看医生,也一样——检查不出毛病!看上去,就跟睡着了一样。

大姨吓坏了,她也忘了自己扛了多久,是实在支撑不住才睡着的。

别说,这一睡着了,还真梦见了女儿。

可跟本地传说之中,可不一样。

女儿非但没有喜滋滋报喜,反倒是痛哭流涕,说自己不知道怎么,到了个地方,就回不来了,请大姨想想法子,一定要救她。

大姨心疼的不得了,问她到底是到哪里去了?

女儿哭着就说了六个字,苁蓉山,铁蟾仙。

一边说,女儿还看向了身后,像是在害怕什么似得,就把一个东西,塞在了大姨的手里。

大姨还想问呢,可一觉醒来,是个梦。

可一张手——手里有个金灿灿的东西。

是个极为精致的金指甲套子。

上面是精雕细琢的各种图样,镶嵌着各色宝石,那种做工——把村口金匠吓住了。

金匠说,机器也做不出这么好的东西——怕不是天上来的。

跟前些年做过天女那些“娘家人”拿到的,一模一样。

我寻思了一下,看向了那个“午睡”的姑娘,问道:“那些出过天女的人家,把天女的身体怎么样了?”

“有的就养着供着,等着身体自生自灭,有的……”大姨没说下去。

不说我们也猜出来了,身后一阵恶寒。

眼看着天女的身体是永远也醒不过来,就活埋了。

白藿香吸了口气,眼神一冷:“天女?”

真正的天女,身体跟蝉蜕一样,不可能还活着。

这分明是被勾了魂。

苏寻立刻问道:“刚才你说,这些天女的名字,叫灵芝天女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大姨把那个姑娘头上的睡帽拉了下来,我们一看,都愣住了。

只见姑娘光洁的额头上,竟然生出了两朵小小的东西——乍一看跟鹿茸一样,可仔细一观察,晶莹剔透,柔滑润泽,更像是肉质的灵芝。

“成了天女,再也不回来的姑娘,额角上都会生出这种东西来。”大姨说道:“都说芝兰之气是仙气。所以管她们叫灵芝仙女。”

难怪之前那些塑像上,额角上都有一点痕迹,原来是这个东西。

我和白藿香一对眼就想起来了——哑巴兰的额头上,也出现了细微的红色痕迹,估摸着,再长长,也会变成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