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690章 神仙洞府

看来——哑巴兰的魂魄,也机缘巧合,跟那些“天女”混在一起了。

我越过了巷子,看向了前头的山。

苁蓉山。

没错,山顶上,是有一层闪烁莫测的仙灵气。

看来,跟那个山,脱不开关系。

说着,大姨看向了白藿香:“你们也都听见了——还是赶紧走吧,莫要把这个姑娘,也变成了我女儿一样。”

她看向了床上的姑娘,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。

白藿香问道:“那,大姨,你的女儿,你打算……”

白藿香对姑娘的情况了如指掌,知道情况跟哑巴兰一样,都不用扎针摸脉。

“砸锅卖铁,我给治疗,”大姨一听这个问题,声音顿时就提起来了:“这是我闺女——我不管她是当了天女还是地女,怎么着,也不会让她走到了我前头。”

这会吃多少苦受多少累,她不会不知道。

本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,却搭上这种事儿,还是那句话,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。

这四个字,却在我心里划了一下。

我想起来,江夫人也是这样的——不过,只对江辰。

“大姨,你放心吧。”白藿香却说道:“我们会想法子把姑娘给带回来的。”

大姨一愣:“你们?”

程星河把个芝麻糖扔进了嘴里,嚼吧的咔咔响:“我们这一趟,也是为了叫醒一个人。”

大姨看着我们,半信半疑:“就你们?”

是啊,但凡是这一门买卖,苦主全是看资历看年龄,估计瞧着我们这岁数,容易认定是实习生的水平。

白藿香指着我,胸膛就挺起来了,眼里是遮盖不住的自豪:“他什么都做得到。”

她相信我,甚过相信自己。

那种自信,甚至把那个大姨都感染了,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:“真要是这样,那大姨求求你,我就那么一个闺女,我养她不容易啊!”

我妈如果是普通人,她会不会,也这样对我?

但我立刻就把那个念头给掐灭了——命里注定,我和她,都不是普通人。

我点了点头:“我们一定尽力而为——那个苁蓉山,怎么上去?”

大姨摇摇头:“那地方,上不去。”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不是吧,珠穆朗玛峰都有人能爬上去,那个山厉害在哪儿了?”

“你仔细看看。”

大姨说道:“那个山叫苁蓉山,就是这个来历。”

苁蓉也就是肉苁蓉,是一种中药材,宝塔形状,果然,仔细一看,那个山两面都是峭壁,只有山顶是一丛葱绿,跟个绿色的火炬一样。

我们一行人一只犼,确实不容易上去。

程星河碰了碰我:“你说,丢的都是魂,该不会咱们得成了魂才能飞上去吧?”

那还真有点难度。

铁蟾仙——那是个什么东西?

先过去看看再说。

到了山下,果不其然,那四面的绝壁,非得专业登山人员用专业工具才有希望——哪怕是他们,估摸也是冒着生命危险。

这地方,易守难攻啊。

白藿香忽然说道:“我有个主意。”

我有点猜出来了:“不行。”

白藿香一愣:“我还没说呢!”

“那个铁蟾仙,专门抓美女,你想着拿自己当诱饵,等到铃声鼓乐响起,我们跟着你被抓走的生魂上去?”我答道:“太危险了。”

白藿香脸一红,显然是心事被拆穿了,一边的程星河“嗤”的一声就笑了。

白藿香又羞又气,鼓着腮:“不——你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我一皱眉头:“那我什么意思?”

她猫一样的眼神瞪着我:“你就是觉得我丑,铁蟾仙肯定也看不上我,才不会拉我当天女,是不是?”

我瞬间傻了眼,不是,这是什么脑回路?

“你别不承认,”白藿香越说越生气:“你就是这个意思!死渣男!”

说着,转身就上了车,乓的一下把车门关上了,脑袋一歪像是躺下了。

我干啥了我?

这不是女人心海底针吗?简直流星砸在脑袋上——无妄之灾。

说起来,她已经很久没叫我渣男了。

程星河在一边笑出了猪叫声,金毛趁机把他手里的花生糖抢过去了。

程星河反应过来去追金毛,可金毛的舌头跟锉刀一样,追上也来不及了。

苏寻则皱起了眉头,只盯着那个山。

“你看出什么来了?”

苏寻回过神来:“那上头确实不好上去——那上头的藏,叫神仙洞府。”

这种阵法我也听说过。

这种阵法是专门用来保护地仙或者修行者的——地仙是本事大,修行者是清修之中,绝对不能被人打扰,只要有这种阵法,可能洞府就在你面前两米,可你就是看不见。

也可能机缘巧合之下,你一脚踏进去了,可你绝对不可能顺利回来,这种阵法甚至会让人忘记时间,好比说樵夫遇仙,下山过去了几百年,就是这种阵法,你再回来找,也绝对不可能再找到。

桃花源记,烂柯传说,都是这一类,所以被称为神仙洞府。

这种阵法听上去跟藏很像,却比藏要高级,不是地上的人能设的。

“洞府一日,人间千年。”看来,那上头的,确实不是普通邪祟,八成背景很硬。

“非得里面的人出来迎接咱们,咱们才能上去。”苏寻皱起了眉头:“可咱们,联系不到小兰。”

我们这一行人里,苏寻是唯一一个不跟哑巴兰叫外号的。

也对,一开始哑巴兰不说话,是因为他怕让人当成怪物。

等苏寻认识他的时候,他已经不再“哑巴”了。

那怎么弄?我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哑巴兰被困在那一辈子吧?

这个时候,我倒是想起来了,红姑娘给了我一个红色的信封。

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筹莫展了,不如拿出来看看。

我刚掏出来,还没来得及打开呢。忽然程星河提起了声音:“后面的朋友,别藏头露尾了,出来认识认识。”

回过头,只见一个枝繁叶茂的榛子树下面,就出来了一个人。

这个人倒三角身材,很健壮,小麦肤色,有点像是电影里的特种战士。

他盯着我们,倒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呦呵。”程星河一乐:“怎么,这山头是你们家的?”

可我一看这人的气,却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他印堂上有功德光,是久违的同行。

喜欢麻衣相师请大家收藏:()麻衣相师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