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92章 山来丑女

那一排牙齿暴凸,长长垂下,过了下唇,闪着冷森森的光——一身青气。

而那个女人的半边脸,也露出了狂喜的表情,看上去别提多可怖了。

金毛反应过来,对着那个女人就发出了威胁似得低吼。

在野外遇上这种东西,一般人可能要当场吓尿,但我们则信奉一个原则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

毕竟,这地方是它们的家。

无奈何——这个东西,似乎不是想的。

那“女人”从松树后面转过了身,一步一步,冲着我们就过来了。

看清楚了她的长相,程星河那口砂糖瓜梗在了脖子里,都没咽下去。

这是一个面目极丑的女人。

五短身材,极为粗胖,一张脸蜡黄浮肿,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,只有嘴大,披着一头乱糟糟沾着树叶的干枯长发。

此时,她一双眼睛,盯的是离着她最近的苏寻。

那几步还是“助跑”,下一瞬,这东西猛然暴起,对着苏寻就扑了过去。

那个势头,像是要抱着苏寻的脸,亲他的嘴!

我们一惊,全闻到了一股子极其难闻的腥膻气息。

苏寻一个洞仔,这种世面见的不少,头都没抬,元神弓奔着那女人来的方向咻的一下,“当”的一声,那女人直接被元神箭贯穿,挂在了松木上。

那女人挣扎了半天,不动弹了,腥膻之气,却更大了。

我肚子里没东西,都差点吐了,程星河刚吃进去的砂糖瓜,也哇的一声全呕出来了:“山獭……”

没错,就是山獭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个领路大汉矫捷的翻身,就要继续往上跑。

我也把白藿香拉起来:“赶紧走,不然这东西的味道跟信号弹一样,会吸引更多的同类。”

白藿香也知道山獭是何方神圣,立刻就要站起来,可这一路上,她已经走的十分勉强了,我也看出来了,没征取她同意,一下把她背在了身上。

可上去没几步,金毛停下了脚步,对着四周就沉下了脸来。

我们就听到了周围的灌木丛。“嗦”的一声响。

像是四面八方,聚拢了不少的来物。

果然,一转脸,山樱桃后面,黄连麻下头,密密麻麻,全是那种“女人”。

都有一个特征——一个比一个丑。

这都是山獭。

何为山獭呢?这东西最出名的就是一个字——婬。

如果居所附近有这种东西,男人的内衣就很容易丢失——会被这种东西拖到了窝里去闻。

而晚上,也会感觉被窝里多个毛毛糙糙的东西嗅自己身上的味道,也是这个作祟,要是挣扎不动,这东西就会顺着人的嘴吸阳气,腥膻无比,让人深为其恶。

一般精怪吸人阳气修内丹的传闻,也不少见,可这种算是恶名昭彰,是真的喜欢男人气,堪称兽中第一花痴。

但是因为没有其他灵物种族先天上的优势,所以山獭哪怕修成了人形,那模样也没有一个好看的,外带味道极为腥膻,很难跟其他灵物一样,顺利勾引到书生。

所以,形成恶性循环——越吸不到阳气越丑,越丑越吸不到阳气,只能霸王硬上弓。

而这东西一旦有选择,也是外貌协会,男人多的话,就肯定要找长得最好看的下嘴,苏寻在我们之中颜值第一,所以那东西没犹豫,奔着苏寻的嘴就下去了。

那些丑女估计也没同时见到过这么多男人,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,粗略一看,没有上千也有几百,密密麻麻的把我们给围住了。

接着,跟下雹子一样,对着我们就冲。

那个味道就别提了,简直跟晕车一样,我差点没把胆汁给吐出来。

正要运行气抵御呢,但鼻子上一阵清凉——白藿香匆忙之中,给我鼻子下抹了什么,这一下,樟脑丸和薄荷的清凉气息直冲大脑,眼前瞬间清明了。

一抬头,三四个山獭丑女对着程星河的嘴就扑过去了,都是满眼欲望,一脸痤疮,争先恐后要给他来个舌吻。

把程星河恶心坏了,一抬手,凤凰毛燎亮,打散了一大圈子。

可山獭丑女浑然不惧,你蹬我,我踩你,争先恐后就还想着奔着我们过来。

苏寻的元神箭又当当当把好几个射到了树上,估计腥膻味道越来越大,远处开始哗啦啦一阵响,数不清的山獭丑女对着这里就围了过来。

金毛护在我身前,嗷呜一张大嘴,对着那些东西就咬了过去。

可这东西的味道,搞得金毛歪过脑袋,把之前吃的芝麻糖也给吐出来了。

我抬手就把斩须刀给拿出来,九尾狐妖气一出,掀翻了一片。

这要是别的邪祟,一见这么锐的东西,早吓的回家找妈了,但山獭丑女不一样——她们没这种脑子。

可这个行气太大,一下把不远处的程星河他们也震的几乎站不稳:“勿伤友军!”

这地方实在太险峻了,小径也跟走钢丝一样,一个不小心从山涧滚下去,就得成了肉泥——我吃了蛟珠,也许是摔不死,可他们万一不小心被碰到,那就完了。

一抬眼,越过了密密麻麻的山獭丑女,我看到领路大汉一边回头,一边抓紧往上爬——估计是正庆幸,我们能帮他挡雷。

才想到了这里,几个山獭丑女奔着我就扑过来了要亲嘴,我还没抬手呢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几个山獭丑女脑浆迸裂,全落在了地上。后面的还要来,一把银针撒过去,寒光一闪,那些山獭丑女抱着眼睛就在地上打滚。

是背上的白藿香——这个手法上看,怒气还没消,正把这些东西当出气筒了。

金毛缓过来,对着那些丑女就冲了过去,一边咬一边呕。

我一阵心疼,不用斩须刀,有什么其他法子?

我一寻思,立马说道:“苏寻,把你衣服脱下来,扔到了山涧下面!”

苏寻没问为什么,立刻把外套给脱了。

外套顺着山涧一飘,哗啦啦一声,数不清的山獭丑女,奔着那个外套就追过去了——跟下雹子一样,半晌,隐隐听到了一片西瓜落地的声音,那些山獭丑女为了衣服,跌下去摔死了。

程星河一看来劲了,立马把衣服也拽了下来,往下一扔,果然,大量的山獭丑女也争先恐后奔着他的衣服,哗啦啦的摔下了山涧。

而靠近要亲嘴的,被白藿香大量近距离击毙——一个个死相极惨,有的嘴边冒绿汤,有的椎骨错误,还有的口眼歪斜。

金毛可算是解了气,伸出大脚,把不少山獭丑女的尸身给踹到了山涧下面,勇做清道夫。

“别说闻了,这看着就难受,”程星河喘了口气:“七星,你反应还挺快的嘛,有你爹的风范。”

有你大爷。

这东西性格也不算聪明,诱捕起来也是十分容易的——只要拿出男人的衣物,这东西就跟鱼上钩一样,争先恐后上去嗅闻,一抓能抓一山。

所以现在这玩意儿极为罕见,因为这地方人迹罕至,才有一些漏网之鱼。

白藿香从我背上下来,伸手想取一些山獭的器官,但又把手缩回去了——她没忘,大汉说了,这次上山,不能粘荤。

是啊,这东西要说有用,也有用——身体的某种部位能入药,做古代的违禁药。

正这个时候,头顶上哗啦一声响,一抬头,好么,又有数不清的山獭丑女,抓着个东西飞檐走壁——那个领路大汉!

那个大汉还在拼命挣扎,不过山獭丑女太多了,他再厉害,双拳难敌四手,根本挣扎不出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