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93章 身后吹气

程星河顿时解气:“叫他跑,该!”

可话是这么说,眼看着大汉要被吸成了人干,我瞅了程星河一眼,程星河知道我什么意思,叹了口气,凤凰毛出手燎起了仙灵气,一下就把大汉给卷回来了。

那些山獭丑女不甘心,还要追过来,程星河一件背心出手,哗啦啦那些东西全跟着掉下了山涧,剩下的则被元神箭击毙,金毛咬死拱下。

大汉被凤凰毛卷回来,惊魂甫定,喘了半天气,表情阴晴不定,有不甘心,可也有尴尬,这才勉强说了一声谢谢。

声音跟蚊子似得,程星河立马一只手护在耳朵上:“哎你说什么呢?我耳朵长毛了听不清。”

大汉脸跟个高粱似得,就充了血,把脸给转过去了。

他的嘴唇是蚌壳唇,这种人嘴紧,不善言辞,我摆了摆手说算了,接着看向了大汉:“带着我们,不亏吧?”

大汉的表情这才和缓下来,毕竟是吃人嘴软,欠情难还。

但他看向了我们身上,表情有些犯难:“你们这样——不行的。”

我一低头,就明白了。

我们身上多多少少,都溅上了血迹,这按着大汉的说法,都是荤,进不了头顶的“神仙洞府”。

现在山都爬了一半,回去换衣服那肯定也不现实,唯一的法子,就是把这些粘了“荤”的衣服也给脱下来,

我们不禁有些犯难,天倒是不冷,可白藿香还在这呢,我们也不能把当野人啊。

大汉扫了白藿香一眼,眼神像是在说,早就不该让女人跟上来。

白藿香也弄清楚了,不禁也有些尴尬,想开口,估计是想说要不自己下去,可再一寻思,认定这地方危险,我们没她不行,所以梗着脖子,假装没懂。

事已至此,也只能勉强往上走了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。

我们一向是很乐观的。

程星河盯着那些山獭丑女的残骸一声感叹:“妈的,还是第一次有雌性要来亲我的嘴。”

我说你这意犹未尽的,要不你留下做女婿吧,天天能把你的嘴嗦秃噜皮。

金毛嗷呜了一声表示臣附议。

程星河说你个单方面抛弃水猴子的渣男还说我,我可不跟你当怪物连襟。

临走的时候,领路大汉看着这些遗骸,皱起了眉头。

我看出他眼神不对:“怎么了?”

大汉这才说道:“按理说,身上没有荤物,是不会引来这种东西的,这些东西是怎么出现的,有点不对劲儿。”

我们几个对看一眼,确实是没有其他带荤的东西了,程星河忍不住问道:“哎,你怎么知道,在这里带荤会引来怪东西?”

大汉回过头,给我们个后脑勺,拳头攥紧了,上头全是青筋:“是——我爱人告诉我的。”

爱人?

大汉抬起头,看向了苁蓉山。

大汉跟我们想的一样,是个跑单帮的——说起来跟济公差不多,走到哪儿,买卖跑到哪儿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

这一阵子到了本地,不走了——遇上他爱人了。

没脚的鸟,也终于要落地。

他爱人也跟他提起过,这山上有天女的传说,他看了看这个山,也认出来山上的东西不好惹,提议让爱人跟他离开。

可他爱人对这片土地有感情,不肯走,加上她老父亲独居,也放不下,就笑着说,真要是有这种事儿,你是干什么吃的?有你保护,我什么也不怕。

大汉听了这话,心里比蜜还甜——哪个男人不乐意让女人崇拜信赖?

他也就下定了决心,说那行,说定了,不管是什么,敢动他爱人,他就跟它玩儿命。

他爱人伸出小指就跟他拉钩,他一直记得,爱人笑的很好看,像是春日里山上的向阳花。

有自信倒是好事儿,可惜苁蓉山上的东西,给他上了一课。

那天他爱人去阁楼洗澡,久久不回来,他着急,就敲门去问,结果就听到了一阵鼓乐风铃的残响。

打开门,他爱人已经在淋浴下躺下了,再也没醒。

他大吼,他拳头砸墙,他把脑袋撞出了血,也没法发泄心里的难受——自己怎么就没把她保护好呢?

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应该算数啊!

困倦极了,就做了个梦。

梦到妻子哭着说,自己到了这里做天女,也想他,也惦记着孩子——她的身体有孕了。

求他赶紧来救自己,跟她一起的,还有好多其他的天女。

大汉立刻答应了下来,就要抱住梦里的爱人。

可爱人却闪避开,摇摇头,说她现在是天女,不能粘上男人的味道,让大汉记住了,要上这地方来,有几件事儿可一定要记住了,不然就完了。

一,上苁蓉山,身上不能带荤物,洞府是清净地方,粘荤上不来,清净能保平安。

二,上山都是绝壁,不过有一条小路,在某个位置找紫色六瓣花树后面。

三,一定要在初七这天来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

还嘱咐了一些其他的事儿,尤其当心这地方的山精水怪,全不好惹,最后,请他千万不要忘了她。

大汉立马问她,到底是谁把她接去做天女的?

爱人泪眼婆娑的说道,是铁蟾仙——叫你初七来,是因为他初七要出门,但愿,你别跟他打上照面。

他大怒,好个什么铁蟾仙,这事儿没完。

他醒过来,盯着拉过勾的小指头,恨不得当场砍下来,自己让她受了那么大的苦!

却被老丈人拦住了——你要是把手砍了,还怎么救她?

大汉如梦初醒,把爱人交给了老丈人,自己奔着这地方就来了,遇上了我们。

今天就是初七。

这大汉性格果然又燥又冲动,不过,真是爱妻心切,是个痴情人。

白藿香刚才看都没看大汉一眼,可现在,盯着大汉的眼神也有了几分敬意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我们能遇上他,八成真是那铁蟾仙运势到头了。

程星河就低声说道:“你说,这个铁蟾仙是个什么玩意儿,整这么多天女干什么?”

“这还用说吗?”我扫了一眼附近的山獭残骸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长毛的也有。”

程星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其实来的时候,我就看清楚了这里的风水,这倒是也不奇怪——这是苁蓉山嘛。

苁蓉是一种中药,也叫肉苁蓉,功效是什么,懂的自然懂,跟山獭能入药的理由,大同小异。

这地方的风水,会让居住者产生强烈的“爱美之心”,所以山獭丑女,都比一般的疯狂。

山主掳掠美女,也是一个意思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那还叫天女,那不是金屋藏娇吗?”

“咣”的一声,他话还没说完,面前就是一声巨响,不由一哆嗦——只见大汉一拳头砸在了山石上,哗啦一声就掉下了不少残屑。

这可惜就可惜在哑巴兰不在这,不然他们俩从莽到力气,都能battle一下。

大汉走的更急了。

不过,稍微一动,山林里就传来了一阵子一阵子的响声,像是又有东西要对我们靠近。

是被荤腥的味道招惹来的,这么耽搁下去就麻烦了,大汉一回头,给了我们一个卷子。

桑皮纸?

“遮挡一下,”大汉说道:“比穿着带荤的的衣服强。”

没辙,白藿香转过了脸,还好她被我背着,没粘上荤血,我们几个就把粘上了荤的衣服换下来,用桑皮纸把身体遮盖上了,一个个打扮的跟绿野仙踪的铁皮人似得。

一抬脚,大汉忽然来了一句:“之前说你们是菜鸡——是我不对。”

这对他来说,算是道歉了?

我和程星河对眼一乐。

这一路上继续往上,可很奇怪,哪怕换上了全素,也还是有怪东西层出不穷,金毛搭配凤凰毛还有元神弓,总算在天黑之前,蹬到了小径尽头,山顶下头。

不过浑身的桑皮纸已经被灌木什么的挂的一条儿一条儿的,跟嬉皮士的流苏一样。

到了山顶下头,抬头一看,山顶比下面反而宽大,形成瞭望塔一样的“甲”字。

壮汉在满山蔓草里摸索,找大门的入口,日头已经沉下去了,山脚下,残阳如血。

我们几个互相嘲笑对方是鸡毛掸子,白藿香则一直没好意思往我们身上看。

正互相揪对方身上的“流苏”呢,我忽然听到了一阵猎猎的响声。

低头一看,后脖颈子一炸。

我们身上的桑皮纸条儿,被吹的猎猎作响。

可面前的灌木树叶,一片死寂。

而后头,却有一种怪声,“呋……呋……”

像是——身后有什么东西,对我们吹气。

金毛第一个回头,眼里顿时露出了凶光,嗷呜一声就要奔着我身后扑过来,可一下扑了个空。

我立马回过头,就看到了一个人影。

周身是黑色的,只是脸上,一片雪白。

没有五官!

我耳朵里“嗡”的一声,这他娘的又是什么东西?

这一瞬,我就闻到了一阵血腥气,低头一看,但凡是被这玩意儿吹到的位置——虽然桑皮纸条儿没断,可自己的皮肤,像是被刀削了一样,皮肉翻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