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96章 昔日旧人

转过身来,那就得穿帮。

我还要躲,可白藿香已经一把拖住了我的脸。

眼睛和嘴上,顿时一阵剧痛。

而这一拖,后面那个邪气的声音扬了起来:“怎么——你不想见本仙?”

这声音里,已经夹杂了怀疑。

附近的几个天女都好奇了起来:“是啊,这个哪个小姐妹,铁蟾仙跟你说话呢!”

“这么好的福分,不接着?”

那个最开始去迎接铁蟾仙的紫衣天女瞬间露出了几分嫌恶:“铁蟾仙,那不过是个小家子气,上不得台盘的……”

“本仙叫你……”铁蟾仙甩开紫衣天女,阴柔的声音从怀疑,变成了不悦:“回过头来!”

白藿香把我一推,我就跟铁蟾仙对上了眼。

没想到,铁蟾仙那双吊梢丹凤眼,瞬间就是一阵惊艳。

这个大厅堂里,有一面极大的黄铜镜子,我就从黄铜镜子里,见到了一个绝色美人。

哪怕所有天女,全是国色天香,可那个美人,却是其中最出挑的,似乎在人群里,能发光。

简直——有些像是潇湘!

可是,没有潇湘那种清冷,反而满脸妖冶,摄魂勾心。

而那个美人身上——我满头黑线,是撒金红裙。

我?

白藿香仅仅那么短的时间,就用蜇皮子给我换了一张脸,还是美的接近潇湘的脸。

周围所有的天女,都愣了一下:“对了——这是谁啊?”

“竟然这么美?”

那个紫衣天女看向了我们的眼神,瞬间凛冽了下来,接着,立刻抓紧了铁蟾仙的胳膊,像是怕铁蟾仙跑了一样。

可惜事与愿违,她没抓住。

还没等我回过神,香风一掠,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我下巴上,丹凤眼满是惊艳:“白潇湘……”

我的心顿时突的一下,卧槽,这货认识潇湘?

但下一秒,他眼神迷离了一下:“是我认错了——她,怎么会到这里来。”

一阵不舒服的感觉涌了上来——这王八邪祟,敢对潇湘,用出那种眼神?

看出我眼神不对,他哑然失笑:“美人,你莫要生气——我只是把你,当成了往昔的旧人。”

谁他娘是你旧人?

我想说话,可反应还算快,一张嘴就得穿帮,只好把脸转过去了。

“铁蟾仙大人多看你,那是你的福分。”周围一些天女察言观色,立刻劝道:“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其中几个天女,还偷偷拉了我一下。

这是好意,似乎是怕我得罪了铁蟾仙。

唯独紫衣天女脸色阴沉,充满了敌意:“别是,从哪里混进来的外人吧?”

可铁蟾仙立刻说道:“不要紧——本仙就喜欢她那个眼神,更像了……”

像你爹!

不过,认识潇湘——这货难道,也是上头来的?

难怪这么大能耐。

这倒是个机会,也许,能通过这个铁蟾仙,弄清楚了当初四相改局,潇湘被废黜的真相。

不过,现在嘴都张不了,怎么问?

“说起来……”铁蟾仙忽然皱起了眉头:“你是什么时候,来神仙洞府的?”

接着,看向了白藿香:“这一个,我也忘了……”

我心里一提,对了,这些天女,都是怎么来的?

其他天女似乎也反应过来了:“是有些面生。”

而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:“铁蟾仙不记得了——是跟我一起来的。”

是——刚才那个手臂上有疤痕的天女。

铁蟾仙皱起了眉头:“是么……”

“铁蟾仙平时记性就不大好,”那个天女微微一笑:“多喝几杯,也许就想起来了。”

说着,伸出有疤痕的手臂,就给铁蟾仙满上了一杯琥珀色的蜜酒。

铁蟾仙似乎是受宠若惊:“虞儿今日,对本仙也一反常态,可见今日里,本仙行了桃花运!”

行你二大爷。

紫衣天女更受不住了——她立刻往铁蟾仙身边靠:“铁蟾仙,喝酒……”

我趁机转身要缩到一边——先把程星河他们弄进来,接着一起找哑巴兰,确保了哑巴兰的安全,就把这货搞定。

可我刚一动,手腕就被这个东西给抓住了。

“你,陪本仙喝酒。”

那双邪气的眼神,只映照出我的身影来。

紫衣天女手一抖,琥珀色的酒就溢了出来。

可一个身影已经靠近,伸手倒了一杯酒:“对了,刚才铁蟾仙说心里不安,不知道,洞府要出什么大事儿?”

白藿香?

她偷偷跟着我使了个眼色。

意思是她先帮我挡一下,让我赶紧脱身想法子。

铁蟾仙见到了白藿香,也是微微一笑:“这个眼生的姑娘,也好看——本仙就跟你们说了吧,凶星相冲,今日里,本仙说不定,会遇上一点麻烦。洞府里,要进来灾了。”

之前听说,他去拜北斗星了?这也是从北斗星那看出来的?

说起来奇怪,他拜北斗星干什么?

一般的邪祟甚至仙人,修行也是靠着月光修行。

“有灾?”一行天女你看我,我看你,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这地方怎么会有灾?世上,哪儿有铁蟾仙对付不了的东西?”

铁蟾仙显然对这话十分受用,伸出手在那个天女挺翘的鼻尖上刮了一下:“说的是——虽然是有些灾,不过,为了你们,本仙怎么也得挡住了。”

这个灾,难不成是在说我们?感觉有被冒犯到。

胳膊上有疤痕的天女,也多看了我们一眼。

唯独紫衣天女,看着我们的眼神,越来越有敌意了。

白藿香一看话题被转移开了,立刻就偷着捅我。

我转过身,也就趁机要离开,可眼角余光就看见,铁蟾仙把白藿香的手腕给抓住了。

白藿香的身体颤了一下,转过脸,眼神是说不出的厌恶。

一股子火一下就炸到了脑门上,我想都没想,一把就撸下了铁蟾仙的手,护住了白藿香。

白藿香一愣,铁蟾仙吃了一惊。

救哑巴兰确实要紧,可怎么也不能让白藿香牺牲色相——连身边的女人也保护不好,不配带把。

我做好了抽出斩须刀的准备,虽然现在没有金气龙鳞,可江老爷子行气在身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

白藿香立马拽我,意思是哑巴兰要紧,平时我没这么冲动,今天发什么疯。

可没想到,铁蟾仙一下就把我搂了过去,馥郁酒气喷在耳边,眯起眼睛:“美人吃醋了。”

我吃你爹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忽然“乓”的一声巨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掀翻了,所有人都被震了一下。

铁蟾仙一把松开我,豁然站了起来,邪气的丹凤眼扫向了东边。

“听声音——像是丹炉的动静!”几个天女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都留在这里别动!”铁蟾仙抛下了天女,自己大踏步奔着那位置就去了。

我也想趁乱出去看看,可紫衣天女忽然就挡在了我们面前,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起来:“咱们可得听铁蟾仙的——别跟上次一样!”

上次?这地方,之前也出过什么事儿?

“也对。”说着,一大群天女都挡在了门面,焦急的张望着铁蟾仙。

没辙,只能找机会了。

我护住白藿香,就找出去的门路,可白藿香忽然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嗯?”我转脸看着她,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:“怎么了?”

白藿香抿了抿嘴:“我——不该把你的脸做成这个样子,可是刚才,情急之下,根本来不及考虑,怕那东西伤你,只能把你做成了我心里最好看的模样……”

我心里一动——她心里最美丽的容貌,原来是潇湘的脸。

“没想到,弄巧成拙,”她声音越来越小:“还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我摇摇头:“什么话,刚才,可多亏你了。要不是你,保不齐闹出乱子,咱们就找不到哑巴兰了。说起来,你手艺进步真大!”

白藿香一抬头,有点不相信似得:“你,不生气?”

要说生气,也挺生气——生气的,是那个邪祟对潇湘的脸,觊觎的眼神,和对白藿香伸出的咸猪手。

“我不傻,”我接着说道:“你也别想那么多,这一路上,你帮我太多了,还有……”

我对她一笑:“你不生气了就好。”

白藿香这才想起来做诱饵的事儿,脸一红,撇到了一边去,又不搭理我了。

我瞬间有点后悔,这不是嘴欠吗?

正想找机会钻出去,一个声音忽然低低的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们两位——恐怕不是天女吧?”

我一愣,回过头,是那个手臂有疤痕的天女。

她,看出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