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97章 方外仙人

我立刻护住了白藿香,可那个胳膊上有疤,名字叫虞儿的天女立刻说道:“别声张——你们跟我过来。”

跟白藿香一对眼,这天女不像是在骗人。

再一看她的夫妻宫,我瞬间就知道她是谁了,立刻跟白藿香点了点头,跟着她到了一个多宝阁后面。

她四下一扫,低声说道:“是不是他带你们进来的,他人呢?”

白藿香一愣,我已经反应过来了:“你说的,是那个挂着六个铃铛的大汉吧?”

虞儿立刻点头,眼里满是热切:“你们是他叫来的帮手吧?咱们现在就走,我知道一条小路!”

还真是大汉的爱人——从夫妻宫看出来,她的夫妻宫也是一片焦灼,那赤红气呈现一个甜甜圈的形状,这叫空璧相。

代表着,夫妻分离——人们常跟夫妻好合叫“珠联璧合”,现在玉璧跟珍珠分开,肯定是两口子分隔两地,急于想见的意思。

可我摇摇头:“我们是跟他一起来的,不过对不住,我们除了救你之外,还得再找一个人——你认识一个叫兰如月的吗?”

这个地方,是个幻境,一切都是靠着铁蟾仙的仙灵气来维持的,可毋庸置疑,这地方的“天女”,统统都是生魂。

虞儿顿时有些失望,但一想到我们找人肯定也很焦灼,立刻说道:“我不大认识,但我来的日子长一点,可以帮你们找找。”

那就太好了,这地方有向导,找哑巴兰就方便了。

但她说着,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:“他呢?”

那个大汉。

我把情况跟她说了一下,她才点了点头:“好,我帮你们找那个兰如月,你们带我出去。”

白藿香也跟着高兴。

说着,虞儿带着我们到了一扇窗户下面:“先从这里走。”

我们悄无声息就要走。

可这个时候,一只胳膊搭在了我背上:“新来的姐妹——这么着急,上哪儿去?”

这个声音——果然,是那个紫衣天女。

妈的,哪儿都有你。

虞儿也皱起了眉头,但立刻说道:“两个姐妹是新来的,呆不惯,想出去透透气。”

“那可不行,”紫衣天女眼神冷冷的:“铁蟾仙都说了,外头有东西,你们这会儿出去,什么意思——给铁蟾仙添乱呀?”

虞儿表情更难看了。

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地方这么多的女人,估计天天都在上演宫斗戏码——这虞儿和紫衣天女,摆明了就是宿敌。

而紫衣天女看向了我,眼神更别提多敌视了——打从刚才开始就这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把她爹推井里了。

我跟白藿香看电视的时候,到了这种撕逼桥段怎么也得多开一袋瓜子,可自己卷进去,才感觉小丑竟是我自己。

紫衣天女一把拉住了我:“打从刚才开始,我就觉得你不大对劲儿——你来历不明,这样美的脸,我们不会不记得……”

她的指甲,深深陷了下去,看意思给这个脸毁容了她就开心了。

这地方的事情还没弄清楚,哑巴兰也没找到,谁他娘有功夫跟你浪费时间,只能破一破不打女人的例了——她是生魂我是肉身,控制力道打散了,让她休息休息。

可就在这一瞬,白藿香忽然上前一步,啪的一下就打在了她头上。

干净利落,毫不手软。

紫衣美人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轻飘飘就跌在了一边——简直跟纱巾落地一样轻灵。

而白藿香一歪下巴,是个“走”的表情,眼神别提多凌厉了。

我和虞儿回过神来,赶紧出去了。

这一出来,是两条很大的回廊,交错纵横,檐角交叉出许多美丽的造型,点金漆描绘出极其华丽的装饰——地上的人估计很难做出这么精美又别出心裁的式样,长角白鹿,麒麟瑞兽,栩栩如生,宛如仙境。

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,这地方的建筑有些眼熟,好像来过一样。

预知梦里看到过?想不太起来了。

虞儿偷偷一笑,看着白藿香的眼神十分欣赏:“算是给我出了一口恶气。”

原来,那个紫衣天女对铁蟾仙一往情深,恨不得跟铁蟾仙粘在了一起,可铁蟾仙最讨厌善妒的人,她只能装出温良贤德的样子,其实每天都心生嫉妒,这感觉万箭穿心,也挺可怜的。

难怪呢,是个多情种子。

我预备着把程星河他们给拉上来,可一转脸——跟之前想的不一样,这地方,竟然根本就没有窗户。

奇怪,里面的景象,怎么跟外面根本不一样?

虞儿告诉我们,这地方的路口窗户,都会变化,全在铁蟾仙的掌控之下,只能等窗户出现再想法子了。

说着,她领着我们,就往一个比较偏的小回廊走过去了——说是今天没在酒池附近的天女,可能在小灰舍。

小灰舍?

“就是——一些犯了过错的天女。”

我不由担心了起来,哑巴兰这么莽的性格,别是把铁蟾仙给得罪受了责罚吧?

他要受了罪,非得让那个死娘炮双倍奉还。

“对了,那个铁蟾仙,到底什么来历,”我问道:“你们又是怎么上这里来的?”

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多了解那个铁蟾仙一点,之后也好对付。

能救出这么多女人,也是很大的功德——对真龙骨的生长,也有很大的好处。

虞儿叹了口气:“来路,跟他告诉你的一样,我们也是独处的时候,听到了仙乐,就到了这里,但来了之后,铁蟾仙都给我们一个机会,让我们回家一趟,可这一趟,也只能跟家人相见,无法自救。”

而那个铁蟾仙,自称是方外仙人,法力无边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。

“不过,他有两个忌讳。”虞儿说道:“一,是他额头上的那个东西——从来就没摘下来过。二,是刚才他提起的那个丹炉,也从不让我们靠近,说,那个是他的命根子。”

丹炉……

“我可恨透了他了,”虞儿咬牙切齿:“就是因为他一时兴起,奸淫掳掠,害的我们天人相隔——我恨不得杀了他,可一来没有那个本事,二来,杀了他,就更不知道怎么回去了。”

这种行为,确实跟旧社会的土匪没什么区别。

“刚才听说,之前丹炉那也发生过什么事儿?”

虞儿点了点头:“他似乎,有一个很厉害的对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