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698章 炼丹之房

原来,那个铁蟾仙每天没别的屁事儿,除了跟天女们饮酒取乐,就是上那个丹炉房里憋着,说丹炉房的东西,关乎他的命。

所以这些天女们没有敢靠近的——虞儿听说,之前有一个天女性格好奇,仗着铁蟾仙对她的宠爱,跑到了丹炉房去偷看,结果就再也没回来过。

铁蟾仙素来怜香惜玉,口口声声说这些天女比他的命要紧,可那件事儿算是给天女们上了一课——那是个没法触碰的底线。

有一天,铁蟾仙心情大好,搂着天女们开开心心的玩乐,说他的丹炉大有所成,今天就能得到个好结果,要庆祝庆祝。

还说,一旦丹炉里的东西成了,会让所有的天女,都跟着沾光。

大家正推杯换盏的高兴呢,酒没过三巡,那个地方,突然出现了很大的动静,像是什么东西给炸了。

铁蟾仙神情大变,推开身边人就过去了,回来之后,表情难看,身上有伤——说是死对头来添乱了,他早晚要杀了那个死对头。

天女们虽然平时养尊处优,可看见铁蟾仙那个表情,谁也不敢多问。

对头……能跟这个东西为难的,自然也不是善茬,我还真有点好奇。

白藿香却问道:“那——你们来这里做天女,平时都做什么?”

乍一看,这些天女过的,都是仙境一样的生活,难怪有些天女托梦回家,都说自己过的很好。

虞儿苦笑:“名字是好听——看上去,也光鲜,平时除了享乐,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,但我知道,我们不是真的天女,不过是供他取乐的活物而已,跟蓄养的牲畜,又能有什么区别。”

说着,她叹了口气:“自然,有些人,其实追求的也就是这个了,就想做养尊处优的金丝雀,可我不一样——我是个人,我要尊严,要自由,有些东西,只有自己给的起。”

我心里一动——其实,现在这个众生皆苦的年代,很多人都希望找到一个能帮自己遮风挡雨的城堡。

有些门票的价格,就是自由和尊严。

有得必有失,是这个世界的法则。

“所以,有些人醉生梦死,还有些真的对铁蟾仙有了感情,也算求仁得仁,”虞儿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她们忘了自己是谁,可我没忘。”

说着,四下里看了看,指着锦绣回廊最尽头的房子说道:“那就是小灰舍。”

刚才她说起,小灰舍是关不听话的天女的?

这地方比外面看着还要大,跟着她潜过去,小灰舍的门果然是一层灰色,看着跟附近的富丽堂皇格格不入。

上头有一把开口兽头锁。

这种锁是要把自己的手探入手头,开的开,就能进门,开不开,兽头启动,就把你的手给咬下去了。

白藿香一听瞬间有些担心:“你行吗?”

“我试试。”我冲她一笑:“真被咬下去,不是有你吗?”

白藿香一下皱起了眉头,没等她拦着,我就把手给伸进去了。

每次一开锁,我总得感谢自己在年少无知的时候,跟古玩店老板学的艺。

这开口兽头嘴里有十二颗牙一个舌头,跟密码锁一样,非得找到了正确的排列顺序。

我后脖颈子也有点出汗,弄三次不开,兽头合拢,就开不开了。

正在里面摆弄的时候,回廊尽头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像是一阵脚步声。

我们几个顿时一愣。

铁蟾仙?

但是声音不对,除了脚步声,还有一种拖行的声音,像是——一个人在拖着什么东西,比如……我皱起眉头,尸体?

那声音离着我们越来越近,果然,这一瞬间,铁蟾仙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本仙已经打死一个了——你要是乖乖出来,本仙可以留你一个全尸。”

真是这个王八蛋。

我倒是不怕跟他刚,怕就怕找不到哑巴兰。

躲也没地方躲了,于是我也着急起来,一边摆弄兽头锁,一边听着那个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白藿香直接挡在了我面前,虞儿则双手合十,无声的念着:“阿弥陀佛,快点,快点……”

终于,铁蟾仙的身影,从回廊里冒出来了一半,与此同时,手底下“咔嚓”一声,兽头就合上了,我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一下,白藿香差点没叫出来,可与此同时,门开了,我立马以最快的速度,把白藿香和虞儿推进去,门重新合拢,与此同时,铁蟾仙的脚步,就到了门前。

停住了,似乎,也觉得这扇门不对劲儿。

白藿香一下更紧张了,可也巧,不远的地方,又是一阵噼里啪啦,极快的脚步声,铁蟾仙一丝犹豫都没有,立刻奔着那个方向就追过去了。

白藿香立马抓住了我的胳膊,要看我的手——门外漏出的光线里,她的大眼睛一片赤红。

拽过去一看,手还是好好的,她一下就愣住了,眼泪这才哗啦啦的淌了下来,伸手就要打我:“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吓唬我?”

我连忙摆手:“天地良心——那玩意儿我确实弄不开。”

白藿香一瞪眼: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但我能弄坏。”

白藿香一下愣住了,可虞儿嗤的一声就笑出来了:“郎情妾意,真让人羡慕。”

一听这四个字,我们倒是异口同声:“我们不是。”

虞儿没听明白,可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那——很快就是了?”

也不是。

我刚要开口,心里猛然一沉。

虞儿身后,有许多黑魆魆的影子。

这才反应过来——这地方极冷,冒着森森的阴气。

而那些黑魆魆的东西,忽然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我立马把虞儿和白藿香拉到了身后,刚要抬手,虞儿忽然一把拉住了我:“先生,这地方,都是可怜人!”

可怜人?

虞儿说着,已经跑到了一边,点上了一盏灯。

我这才看到,这地方,密密麻麻,挤满了天女。

可她们跟外面那些衣着光鲜,恣意享乐的不一样——一个个面容呆滞,跟散了魂魄似得,冲着我们就挤了过来,伸手奔着我们抓。

简直,跟纪录片里的难民一样。

对了,生魂一旦没有了阴气和灵气的滋养,甚至会慢慢散开,把她们关在这里,不供给仙灵气——就跟让她们挨饿一样。

“她们这个下场,算是杀鸡儆猴,”虞儿吸了口气:“这些,都是得罪铁蟾仙的天女。”

白藿香看清楚了,就问道:“那个铁蟾仙不是最怜香惜玉吗?都是怎么个得罪法?”

“是想逃走的,被他抓回来的,还有激烈反抗他的。”

那哑巴兰会不会就在这里。

我说他怎么不回来——还以为是被这里的天女给迷住,乐不思蜀,现如今看来,难不成,他是被抓住扣在这里了?

“哑巴兰?”我立刻喊道:“我来接你了!”

白藿香也跟着我一起找。

可这里的天女太多了,还一个个是神志不清的样子,跟本没人答应,只是数不清的天女抓住了我们:“放我们出去——放我们出去……”

白藿香最恨迫害女性的行为,咬了咬牙:“那个铁蟾仙做的事儿,都不是人能干出来的,拿着女人当什么了?养的家畜?竟然还自称是什么仙,我看,是个魔头才对……”

虞儿叹了口气:“不过,这还算好的,铁蟾仙,最恨别人欺骗他。一旦有人欺骗,就被带出去放风。”

“放风?”白藿香有些好奇:“什么意思?”

原来,平时铁蟾仙对天女们虽然关爱备至,有求必应——只要你说得出,就没有他做不到的,看上去,也对每个天女雨露均沾。

但一旦发现有天女欺骗他,那就是大事儿了——不管欺骗过她的天女如何央求,他都会把天女带出去,说是放风,其实,也没有再回来过。

谁也不知道,那些天女到哪里去了。

我却忽然想起来——水底下那些半透明的女人来了。

难不成——是变成那种东西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