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00章 回灵玛瑙

哑巴兰一下就高兴了起来,可他身上的气已经黯淡下来了——刚才铁蟾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损伤。

白藿香已经跑过来了,手里拿了一个盒子:“找到了。”

打开一看,里面是个白色的东西——很像是煮熟了的鸡蛋清,上面缠着一丝一丝的红颜色。

仙灵气和阴气都极为盛大。

这东西一靠近,哑巴兰身上的黯淡瞬间重新完满了起来。

白藿香让他赶紧把回灵玛瑙含在嘴里——这东西跟定尸丹能保证尸体完整一样,但凡含在了嘴里,就能保证三魂七魄的完整。

可哑巴兰抬手推开:“我留着,给那些姐姐妹妹用……”

贾宝玉都没你这么多情。

白藿香没管,已经塞他嘴里了:“管好你自己吧,最多,一会儿你吐出来。”

哑巴兰一呆:“吐出来,那不就……间接接……”

你想的还挺多。

不过,能把他接到了,我心里是无比的踏实。

可我转过脸,就看向了那个铁蟾仙——接到了哑巴兰,就可以大闹一场了。

铁蟾仙看向了我,邪气的眼睛瞬间就阴沉了下来,不过,似乎并不意外,而是喃喃的说道:“凶星过境,还真是名不虚传……”

要我说——是你平日不做亏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门。

自己没抓这么多女人,谁会来找你的麻烦?这是你的报应。

他盯着斩须刀,眼神迷离:“这东西——好久不见。”

还真是上头来的,底下的杂毛,认不出这种高端的东西。

而他抬起眼睛,邪气的眼睛照出了我现在的脸来:“你到底是谁,跟白潇湘,什么关系?本仙不记得——她有孩子。”

还敢提潇湘——潇湘的名字,从你嘴里吐出来,都是一种折辱。

我冲他一笑:“我是你爹。”

铁蟾仙的脸色一变,丹凤眼沉下来:“也好——自古以来,美人跟好马一样,得驾驭。”

话音未落,一股子破风声,奔着我脑袋就砸过来了。

我一下护住了哑巴兰和白藿香,斩须刀对着那股子气就劈了过去,那股子气被斩须刀硬生生劈成两段,分别往左右炸开,四面的架子哗啦啦到了一片,空气里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儿。

白藿香一回头,就倒抽了一口冷气——那些药材都极为珍贵,她心疼。

她都心疼,更别说铁蟾仙了。

只觉得面前一阵风起,我立刻把白藿香和哑巴兰推远:“找个安全的地方,躲!”

这一阵破风声,几乎是贴着我的身体过去的。

我反应很快,躲过去了——但这个时候,就觉出了一阵力不从心来。

刚才把气分给了快要魂飞魄散的天女,虽然立刻调息了,但还没有恢复到平时的状态。

果然,勉强才躲过去,就觉出胳膊上一阵发冷。

一转脸,就看出来了——妈的,我左胳膊的袖子破出了一个大洞,冒出了一股子青紫色的烟气。

那个味道——极为刺鼻。

这个青紫色——我想起来了,脑袋就一阵发蒙。

剧毒!

白藿香的声音也立刻从后面的格子那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小心——别让他碰到你!”

看来我猜对了。

一阵剧痛猛然就在胳膊上炸开了。

一转脸,我呼吸一滞——那一片皮肤,先是缓缓起了一个水泡,接着,逐渐扩大,鼓胀了起来。

那感觉,剧痛剜心,好像比腐蚀了一样!

“美人,你放心——只要你以后听本仙的话,本仙保准给你治好了,还跟以前一样,”那邪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本仙舍不得,让你的美貌,有一点损伤。”

可他话没说完,斩须刀已经旋出了一道满月似的银光,对着他就劈过去了。

这一下,我用上了全部的力气,斩须刀带着九尾狐的邪气,一下对着他就劈了下来。

他眼神一骇,是想躲,可他躲不开。

斩须刀结结实实的削在了他身上。

这就齐活了——斩须刀连神都能屠,更别说你了。

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“扑”的一声,斩须刀是劈开了什么,但这个质感——不像是骨肉。

绵软,吹弹可破……像是含着液体的泡泡。

“嚓”的一声,一股子东西奔着我就溅过来了。

我折过身子,单手撑地躲开,“啪”的一下,就看见刚才自己站着的位置,被一股子粘液溅满。

而那股子粘液——咕嘟咕嘟冒泡,竟然直接把地面烧出了一个大洞!

我见过毒物——阿丑那的东西,都不是善茬,可跟眼前这粘液一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!

抬起眼,就看见铁蟾仙的一只手臂伤了,可手臂飞快的复原。

他身体里,流淌的是硫酸还是怎么着?

难怪——刚才那些天女说,我还不知道他的本事。

白藿香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跑!”

“李北斗……”铁蟾仙似乎在回味什么:“这名字起的很好。”

我要是跑了,那大家全走不成。

更别说……

我大声说道:“你带着哑巴兰去找程狗他们,我马上就到!”

白藿香自然不肯:“我不!”

“听话!”

白藿香似乎被这两个字镇住了,半晌,她大声说道:“那——你快点!”

接着,就是她带着哑巴兰出去的脚步声。

铁蟾仙折过身子,还想追,可斩须刀已经逼到了他身边。

他猛然回头,挑起了眉头:“你还能动……”

其实,接近动不了了。

那种毒性,从胳膊简直一路蔓延到了五脏六腑。

我跑,也跑不快。

既然跑不快,那爷就不跑了。

那股子青紫色的毒气几乎把身体给笼罩了起来。

我耳鸣,眼前一阵发白,可我还是站的稳稳当当。

铁蟾仙盯着我的眼神,更感兴趣了:“白潇湘的长相,九尾狐的妖气,斩须刀——你很有意思。”

承让。

斩须刀在手里,已经越来越沉重了。

果然还是被分出去的行气给影响了。

铁蟾仙闲庭信步一样,就冲着我踱过来了:“你的本事——对付底下的杂碎,是够了,可你不知道,本仙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
你是从哪里来的,管我屁事?

我表面不动声色,一只手早抓了一块不知道哪里落下来的碎石头。

就在铁蟾仙要靠近的时候,我手一甩,那个石头带着九尾狐的妖气,就奔着一个大香炉过去了。

铁蟾仙一愣,回过身,立刻奔着香炉过去了。

我没忘,这是他的命根子。

接着,斩须刀奔着他后背就砍了下去。

这一下,就更结实了。

但没想到,这一下虽然也结结实实砍中,但是他的身体几乎跟山精一样,重新合拢在了一起。

砍不死?

铁蟾仙已经截住了砸向了丹炉的石头,冷冷一笑:“美人的脾气,果然都不小。”

我一愣,这一瞬,我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这东西,没那么容易砍死——我告诉你个法子。”

我后心顿时一麻。悄无声息出现在我身边,却没被我发觉——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