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02章 云母珊瑚

“小绿。”

小绿在我肩膀上,张开了大嘴。

往里一掏,掏出了一片马蹄铁。

就是上次在玄武局的时候,四脚人身上抢过来的。

仅仅靠着这个东西,那个四脚人就能横行霸道那么久,这东西的来头儿肯定是不小。

不过自从到手之后,我还一直没有用过。

土地神见到了,声音一凛:“你手里,怎么也有上头的东西?”

看来,是真能管用。

我把这东西来历一说,土地神的声音,顿时就凝住了。

虽然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但能感觉出来,他看的,似乎正是我的额头。

他,在看真龙骨?

可惜,现在真龙骨还没生长出来,估计看也看不到。

“难不成,你是……”土地神的声音一僵,喃喃说道:“看来,那个东西的劫数,是真的到了。”

我立马问道:“你是不是认识我?”

土地神不说话了。

算了,我也明白,泄露天机,对谁都不是好事儿,也就没继续往下问。

这个时候,我胳膊也差不离了,接着问道:“我现在要去救人,关于铁蟾仙,尊神还知道些其他的吗?”

土地神这才开了口:“那个东西,似乎很不喜欢狗。”

原来,自从铁蟾仙上了苁蓉山之后,这地方别的东西没什么变化,唯独以前盛产的山犬,都消失殆尽。

我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。

他不喜欢狗——是不是可以把金毛弄上来帮忙?

反正,现在他在丹房里也不敢出来。

我就问土地神,知不知道哪里有窗户?

土地神十分了解铁蟾仙,立刻给我指了位置:“他的窗户,会按着北斗星出现的方向出现偏移,一丝北斗星的光都不愿意错过。”

那就妥了。

我谢过了土地神,觉出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就要从洞里出去。

一站起来,土地神立刻说道:“您先等一下。”

您?

“您身上,还有一些小劫难,”土地神似乎看出来了什么:“出去的时候,会有一点小麻烦,万万小心,不要心慈手软,还有,千万不要粘荤腥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表示记住了。

但一转脸,我也想起来了:“之前——尊神进来的时候,铁蟾仙似乎拖了一个什么东西,那是……”

听上去,像是土地神的同伴,不过,下场似乎不怎么好。

土地神声音一凝:““那个铁蟾仙,夺走了我的一切,今天,也到了他还债的时候了,就要让他血债血偿。”

从地洞里出来,土地神去丹房附近牵制铁蟾仙,我就去找北斗星的方向了。

我对星相虽然没有杜大先生那么精通,可也学过认星点穴,常识还是有的。

可没想到,往外这么一走,就看到偌大的回廊里,出现了很多之前没有的东西。

山精——还有山獭!

这些东西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?

啊,对了,肯定是铁蟾仙为了防备我,从底下拉上来的保安。

其实偏安一隅,当这一方天地的主人,还真是给个神仙都难换——不过对他来说,还是想回去。

我就躲过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山精山獭,到了北斗星直射的方位,还真有一片窗户。

往下一看,心里却一提,底下空荡荡的,人呢?

不是说好了在这里等着我吗?难不成,出什么事儿了?

我立马就想下去找他们,可立刻就觉出来,这窗户还真跟活的一样,微微一动。

下去再上来,就更麻烦了。

对了,刚才山精山獭都来了,肯定是他们为了躲避,用水母皮把自己给盖住了。

我正着急呢,忽然就发现,自己那身撒金红裙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粘了一大片很光亮的东西。

云母珊瑚。

这玩意儿一千年才长出一小寸,质地类似珍珠,是很值钱的东西,估计是刚才在丹房里粘上的,我一乐,立马就把这玩意儿摘下来,往下一扔。

果然,几乎是瞬间,一只手凭空出来,就奔着那个云母珊瑚抓了过去。

程星河的狗爪。

他拿到了之后,跟我想的一样,第二件事儿,就是抬头往上看——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,想看看上头还有没有其他的好东西。

这一下,就看到我了。

不过这一看到了我,程星河的手一个激灵。

被我帅到了?

不对,我这才想起来,现在我顶的是一张跟潇湘极为相似的脸,估摸程狗都认错了。

我立马吹了个口哨——“布谷布谷”。

这个调子,是我和程狗传暗号用的。

果然,程狗一下掀开了水母皮,苏寻大汉还有金毛犬露了出来:“是七星!”

我立马就左看右看,想找个东西把他们给拉上来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。

有人?

回头一看,几个美艳而冰冷的脸看向了我。

是一大群天女。

“新来的姐妹……”为首的一个天女盯着我:“你不在酒池待着,上这里来干什么?”

这个时候,我也懒得装了:“有点私事儿——你们让开,我为了你们好。”

一听我的声音,她们几个顿时一愣,互相看了看:“这个姐妹的声音……”

光看着那张绝美的脸,自然不可能跟这种声音联系起来了。

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长布条,伸手就要放下去。

“她果然是个奸细!”一个天女厉声说道:“肯定是来害铁蟾仙的!”

啥玩意儿?我是来救你们的好不好?

但瞬间,我就想起来了——虞儿说过,有一些天女,已经习惯了这里纸醉金迷的生活,对铁蟾仙有了真感情,不想离开这里了。

“人各有志——你们几位不想走,我无权干涉,可这里有想走的,我就一定会救。”

说着,我就把那个布条扔下去了:“接着!”

但没想到,有一个天女抬起了手,“咔嚓”一声,那个布条瞬间就断了。

我一愣——这个天女,可能是在这里时间长了,也有了强大的仙灵气,出手跟鬼仙相似。

“你要动铁蟾仙,就是要我们的命。”那几个天女冷笑:“一起上,保护铁蟾仙!”

好家伙,都成了羊圈里的羊了,还这么护主。

我这就知道,刚才土地神的话什么意思了。

遇上小麻烦——不要心慈手软。

我是能用斩须刀削了她们,可斩须刀一出,她们就彻底魂飞魄散了。

虞儿说过,还有很多人,等着这里的天女回家。

“七星,你在上头干什么呢?”程星河急的跳脚:“底下不行了!”

我一转脸——妈的,这水母皮一揭开,数不清的山獭和山精,奔着他们就围过去了。

几个个头大的山獭,奔着苏寻就要亲嘴,被元神弓全部射开,程星河一凤凰毛,也打飞了一片:“赶紧着!”

不光下头,这回廊里的山獭和山精,也逐渐围了过来。

那一大群天女也不是吃干饭的,趁着这个机会,冲着我就抓了过来,像是想把我给推下去。

没辙了,我抬手就要把她们挡住,可这个时候,窗户忽然开始动了起来——再一转,就到了另一个方向了。

行了,今天要破一破不打女人的例了。

我回过身,就要抬手,可这个时候,那些天女忽然不动了。

啥情况,良心发现?

但马上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她们的魂魄,微微变淡,像是被攻击了。

“先生!”后面是齐刷刷一片声音:“这些天女,我们帮您挡着!”

是——我之前在小灰舍里用自己的行气,救出来的那些天女!

因为得到的是我的气,甚至比这几个还厉害些!

太好了,我立马抓住机会,就把程狗他们给拉上来了。

程狗他们一上来,山獭山精源源不断,奔着我们就追。

可一物克一物,天女抬起手,动作优美空灵的跟跳舞一样,就把山獭和山精给阻隔住了。

摆明了,要给我保驾护航。

程星河一看这个阵势,顿时就镇住了“我还说夏卷毛是个妇女之友——到底没你专业。”我刚要说话,忽然两只钳子一样的手臂,就把我的胳膊给抓住了:“我爱人呢?”

大汉还是这么莽。两只眼睛赤红一片。

一个被我救过的天女立刻说道:“我知道她们在什么地方,这就领你们过去!”

可话音刚落,回廊尽头,忽然就是一声巨响。

一个小灰舍天女脸色一变:“她们——就在那个方向。”

我心里一提,出事儿了?

大汉怒吼一声,丢开我,奔着那个方向就跑过去了。

我们立马紧随其后。

到了地方一看,我们顿时就暗暗叫苦。

只见铁蟾仙正高高的坐在了长案上,一只脚下,踩着一个跪在地上的天女的脊背。

那姿势——跟天王踩小鬼一样。

而那个天女——大汉粗重的呼吸,顿时一滞。

是他爱人,那个虞儿。

大汉一丝都没犹豫,大吼一声,对着铁蟾仙就扑过去了。

坏了,我立马要拉住他,可他速度快,跟我离得又远,我根本就没拉住。

一瞬间,铁蟾仙抬起手,那股子青紫色的剧毒之气,奔着大汉的面门就过去了,大汉脸色一凝,还想躲,可那个速度,我都不好躲,更别说他了。

他健硕的身体猛然被掀翻,重重的撞在了大门上。

铁蟾仙抬起头来,看着大汉,微微一笑:“今天这地方,什么货都齐全了。”